评论
  • 重返心脏地带
    2个月前
    我赞成土地成本的长期化,也赞成土地收益更多的向农村倾斜。但是,取消或大幅缩小用地指标政策的主张,似乎意味着否定国土空间规划的必要性,而这是值得商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