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专稿|逝者:乔石

《财经》记者 徐庆全/文     

2015年06月16日 16:11  

本文2298字,约3分钟

1990年代中期以后,“段子”开始成为民间文化的表象特征,乔石的“不苟言笑”常常入段子。有的段子说,乔石到某地视察,中办给该地省委书记打电话,乔委员长工作辛苦,这次去视察工作,你们的重要任务是让领导开心,放松,能让委员长笑一笑就超额完成任务了。于是,省委领导连夜研究让乔石笑笑的诸种预案……

2015年6月14日7时08分,中国共产党第十三届、第十四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原书记,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长乔石,在北京逝世,享年91岁。

中共第十三届、十四届中央政治局,因为中间经过了一场风波,能从十三届进入到第十四届的政治局常委,就格外引人注意。而乔石,则是在民间层面中最引人关注的人。

如果用一个词来描述乔石,“不苟言笑”最贴切。

1990年代中期以后,“段子”开始成为民间文化的表象特征,乔石的“不苟言笑”常常入段子。有的段子说,乔石到某地视察,中办给该地省委书记打电话,乔委员长工作辛苦,这次去视察工作,你们的重要任务是让领导开心,放松,能让委员长笑一笑就超额完成任务了。于是,省委领导连夜研究让乔石笑笑的诸种预案……

乔石,1924年12月出生于上海。少年时期,他接受进步思想,追求革命真理,积极参加抗日救亡活动。他于1940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相继任上海同济大学地下党总支部书记,上海地下党新市区委副书记,上海市北一区学委书记等职,是上海学生运动的重要领导人之一。

1945年至1949年,乔石任上海地下党学委中学区委组织委员、中学分委副书记兼组织委员,上海同济大学地下党总支书记,上海地下党学委总交通,上海地下党新市区委副书记,上海市北一区学委书记。1949至1954年,乔石任浙江省杭州市委青委宣传部部长、组织部部长、市委青委书记,中共中央华东局青委统战部副部长。

晚年,乔石回忆这段历史时说:“在上海的那段日子里,我过着非常危险的生活,尤其是在国民党的白色恐怖那段时期,我要时时警惕着被特务盯上,但这是我为理想奋斗的最重要的时期,因为那时我就一个信念:人民都应该得到温饱。这也是当时入党的梦想和动力。”

从乔石的这一履历看,他从做学生工作进入革命序列,1949年后有5年时间做青年团的工作。中学生就投奔中共,没有激情,没有信仰,如何能够?做青年团的工作唯一的要求是激情,如果那时他就是这样的“不苟言笑”,这个工作怎么做?

可见,青年时期的乔石,不是“不苟言笑”的人。

乔石开始是什么时候开始具有这个特征?应该是在1963年。这一年,乔石从中央高级党校理论班学习结业,没有回到原单位酒泉钢铁公司(此前乔石任设计院院长和酒泉钢铁公司陕西工程管理处党委书记),而是到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担任研究员,直接领导为吴学谦。从1963年至1982年,任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研究员,副局长,局长,副部长。

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由中共中央直接领导,负责开展对外交往工作。一直到现在,在一般人眼里也是一个相当神秘的单位。王稼祥有一句口头禅,是每一个到中联部来工作的人的第一条工作准则:“不说话是金,少说话是银。”乔石很快适应了工作的这种特殊性,“不苟言笑”也就在那个时候逐渐写在脸上了。

1978年,乔石被任命为中联部副部长。当时主持中联部工作的是常务副部长李一氓。李一氓参加过北伐和南昌起义,老资格革命家,著名的文化大家。他很器重为人稳重,修养深厚的乔石。乔石对李一氓也十分尊重,并且受他的影响很大。两个人都擅长书法。乔石的书法有自己独到的风格,在中联部内外都很出名,这种修养,使他少了官气多了儒雅。

1985年,乔石担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政法委员会书记。在一般民众眼里,“政法委”是明堂高悬、断案、断是非的机构,主持的人当然得有威严。那时候,民间有言论说,不苟言笑的乔石担任这一职务,格外增加了这一机构的严肃性,党中央可谓知人善任!

1980年代中后期,是中国法治建设的重要时期,也是法律逐渐完善的重要时期。历经“文革”浩劫,公众呼唤法律,全社会共建法律的的威严;乔石出现在公众的这种形象,契合了这种社会需求,也使法律格外的威严。

刚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时,乔石明确表示:政法委不能代替和包办政法各部门的职责和任务,他专门论述律师和法官的独立地位和作用;中央政法委每周开例会时,“如何推进民主法制建设”是经常讨论的议题。

1993年,乔石任第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此后即在常委会党组会上就提出,要修改刑法,取消反革命罪。他说,现在再不改,拖到什么时候去?不要等中央说话,主动提出,和中央政法委商量后,给中央写报告。稍后,乔石又提出:监督法还是要上,需要制定一个法律规范,对权力进行监督。权力如失去监督是非常危险的。

有人说,乔石主持的第八届人大的立法速度和数量,是前所未有的。不过,当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最后一次会议结束后,在人民大会堂东大厅举行聚餐会时,乔石表达了自己的心声:这届遗憾的是,监督法没有出台。

1998年,乔石告别政坛后,几乎没有公开露面过,甚至盛大的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2009年60周年国庆都缺席。

乔石唯一引起媒体关注的,是他在2012年6月出版了《乔石谈民主与法制》。媒体在宣传这本书的同时,配发了有关乔石主持政法工作和在人大主持立法工作的一些往事。乔石也以自己的行动再次为法律的建设添薪,把《乔石谈民主与法制》一书的稿费全部捐出,成立“志同法治专项基金”,致力于维护司法公正,推动中国民主法治建设的进程。

如今,这位威严的老人走了。他惯常的不苟言笑的形象,会驻下;他为法制建设的贡献,会入史。青史掩卷,齿印苍苔者几何?对于这位老人来说,这就够了。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