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经济断崖式下跌真相

无界新闻记者 王一然/文     

2015年08月07日 18:55  

本文5900字,约8分钟

“我们承认断崖式下跌,但是媒体都在炒东北失速,没有解释断崖式下跌的关窍,没有给东北一个公道。”

吉林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孙志明

外界评论东北经济面临三个衰退:资源型衰退,结构性衰退,体制性衰退。

“我们承认断崖式下跌,但是媒体都在炒东北失速,没有解释断崖式下跌的关窍,没有给东北一个公道。”

“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不是提高你在全国的地位,而是抑制住下降的速度。”

“在重化工业领域存在严重产能。所以等到近几年全国增速下跌的时候,产能非常过剩的东北马上凸显了出来。”

“吉林省的快递进件与出件比的比率是4:1,意味着从省外进4件,从省内才出1件。消费带动的也是省外经济发展。”

“吉林是全国唯一一个地下管廊建设的省级试点。全省计划建设1000公里地下综合管廊,总投资约1000亿元,建成后对其他产业的带动会达到八到九倍。”

“吉林省对一汽是很依赖的,但我们不能只仰仗它,在它需要我们的时候没有作为。”

……

“全盘否定东北和盲目的区域对比,都是不准确的。”

2015年对于整个东北地区来说,无疑经历了一场经济地震。一季度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GDP增速排名,辽宁为1.9%,成为垫底省份。黑龙江与吉林分别是4.8%、5.8%,分别列全国倒数第四、第五。而上半年全国GDP增速情况,辽宁增速仅2.6%,依旧垫底。

中共吉林省委决策咨询委员、吉林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孙志明接受了无界新闻的独家专访,详细解释了东北尤其是吉林的经济失速真相。

“我上午刚刚在省里开完会,正好有很多说明问题的数据,”

孙所长急匆匆拿出文件包里的笔记本,“你们媒体最近提这个‘断崖式下跌’没有错,但是缺乏一个科学准确的解释。”

断崖式下跌

无界新闻:对于断崖式下跌的原因,从内因与外因来辨析你有什么看法?有媒体给东北经济定论:东北经济有三个衰退,资源型衰退,结构性衰退,体制性衰退。你同意吗?

孙志明:断崖式下跌是基于全国经济增速下降的背景,2011年全国的(GDP)增速还是9.3%,2012年直接下降到7.7%,连续两个7.7%到7.4%,吉林省2012年还没有大幅下跌,还是12%,到2013年8.3%,2014年6.5%,就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了,是1998年以来第一次低于全国。从数字上来看,断崖式下跌的说法是很形象的。

但是你说的这三个衰退我是不完全认同的。首先,结构上我们不能讲是衰退,而是扭曲。东北的经济之所以现在出现问题,源头是从80年代开始。80年代全国的轻工业发展较快,重化工业发展慢一些。但东北却是重工业比重较大,轻工业不仅比重小,而且发展的也不好,东北很多轻工业工厂都黄了。到2003年,全国的轻工业已经发展到了一定阶段,又到了发展重化工业的契机,所以开始提出“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中央的时机抓的还是很准的,东北重化工业的基础得以发挥作用,振兴十年取得很大成绩。

但也出现了新的问题,即严重的产能过剩,尤其是在重化工业领域。所以等到近几年全国增速下跌的时候,产能非常过剩的东北马上凸显了出来。在发展的契机上东北是尴尬的。

无界新闻:那么振兴十年有一定的成效吗?为什么没有在这个时间段调整呢?

孙志明:振兴十年当然有成效。东北在2003年的时候赶上了重化工业发展的良机,一是东北经济需要振兴,二是东北重化工业的基础好。1978年东北GDP占全国的14%左右,到2003年下降到全国的9.14%,而2014年进一步下降到了全国的8.4%。11年只下降了0.74%,比前25年大大减慢了。

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不是提高你在全国的地位,而是抑制住下降的速度。所以我们不能武断定论是结构性衰退,而是因为东北特殊的产业结构,是我国重化工业产能过剩非常严重造成的。

无界新闻:那么体制性衰退你认同吗?

孙志明:体制应该说是滞后的。在体制改革上,东北进入计划经济最早,退出最晚。在“一五”期间,国家引进156个重大项目,东北引进了三分之一还多。改革开放以后,国家首先在东部沿海进行改革,东北相对来说步伐比较慢。像农业承包制,吉林省基本是81、82年左右才开始推广发展的。

从工业角度来讲,现在全国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占25%,而吉林省占40%,国有企业比重还是比较高的。我们和东南沿海、和全国来比改革上都是滞后的。

外溢人口:“孔雀东南飞”

无界新闻:东北的人口红利关闭比较早,东北的人口竞争力下降是不是影响东北经济发展的重要内因呢?

孙志明:这个问题我们分几方面来看。一是,老龄人口比例比较高,要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负担比较重;二是社保负担比较重,全国(平均)大概是三个在职职工养一个退休的,而我们大概不到两个在职职工就养一个退休的。这是人口结构上的负面影响。但是东北平均的受教育程度则很高,记得前几年的数据还是排在全国前列的,高于全国的平均水平。

无界新闻:近几年的东北人口外溢现象严重,与东北经济下滑有直接关系吗?

孙志明:人口外溢这个现象,在九十年代的时候我们叫“孔雀东南飞”,人口流失尤其是人才流失现象比较严重,大家都谈“下海经商”;而近十年,东北的尖端人才被挖走的现象存在,但是不是成批量的迁移。外溢人口主要是低端劳动力,如今已经不只是“东南飞”,影响人口外溢的因素有很多,东北的经济不景气,是有一定影响的。

吉林与一汽

无界新闻:具体到产业,吉林省国有企业的改革完成情况如何?

孙志明:吉林省国有企业改革最开始比较慢。但自2005年起,吉林省进行国企改革攻坚。要求816家地方国有工业企业一年之内全部完成改制,到年底有813家完成任务,次年816家全部完成。仅用了二、三年的时间,吉林省3000多家国有企业完成了改革。吉林省地方国有企业改革应该说比较彻底。

截止到2013年年底,吉林省地方国有企业只剩900多家,总资产3000多亿,年营业额1000多亿,应该说改革的成效是比较大的。

无界新闻:那么一汽的改革吉林省做出了哪些努力呢?在央企的改革上,吉林省是不是比较乏力,中央与地方的协调上存在什么亟待解决的问题?

孙志明:央企的改革吉林省不能主导,但是吉林省要承接企业原有的一些社会职能。长春市专门为一汽成立了汽车产业开发区,专门承接一汽剥离出来的一些社会职能。像居民供电、供暖现在还是由一汽负责,但下一步就要进行完全剥离。这个要考虑到吉林省的承担能力,中央要下决心改革,就要与地方协调,将改革成本合理分摊,尽快完成大型央企的改革。吉林省国有工业比重高,央企占了很大一部分,所以央企的改革尤为重要。

无界新闻:现在重化工业“拖后腿”,一汽由领头羊到如今的衰弱,是不是对吉林省经济影响很大?甚至影响到关键决策?

孙志明:吉林省对一汽是依赖的,但我们不能只仰仗它,在它需要我们的时候没有作为。吉林省受惠于汽车工业,一汽是吉林省的幸运因素,一汽选择了吉林,那么吉林也要为一汽承担责任。在东北三省中,吉林省的GDP增速高于其他两省,有一定的因素是因为一汽,因为汽车工业占比较高,且近些年汽车工业也比较景气。虽然今年上半年的情况不很理想,但可能是暂时的。

产业结构调整:黑马建筑业

无界新闻:2013年,长春-吉林国家电子商务产业园成立。电商发展规模在逐年扩大,是不是说吉林省的产业转型之路要以互联网+为基石,把互联网产业培养为支柱产业?

孙志明:电商的发展让我们对服务业有了新的认识,一些新兴服务业可能也具有集聚效应。但是互联网只是一个工具和渠道,吉林省可以利用互联网的集聚效应,但要做大很难,因为我们的科技优势和人才优势不足,远比不上北上广深和东南沿海地区。

我们的支柱产业现在是汽车工业、农产品加工、石油化工三大产业,去年又提出要培育四个新的支柱产业,包括医药、装备制造业、旅游业、建筑业。

无界新闻:建筑业?建筑业在国内的发展规划上很少被提及,而且建筑业属于第二产业,吉林省这样做的考虑在哪?

孙志明:吉林省在东北三省中比较特殊,因为“原字头”的产业比较少,原材料的比重并不大。我们研究对比了美国,汽车制造业与建筑业是美国的传统支柱产业,上下游的带动效应非常大,都曾经在一个阶段发挥了重大作用。美国的建筑业已经发展的比较成熟,而我们的建筑业还有很大发展空间。

无界新闻:具体的带动层面是指哪些呢?

孙志明:吉林省现在是全国唯一一个地下管廊建设的省级试点。吉林省在全省范围开展地下综合管廊建设,全省计划建设1000公里地下综合管廊,总投资约1000亿元,今年计划开工建设100多公里,预算每公里1.1亿元人民币。

无界新闻:这个建成了最直接的影响是什么?优先进行城市发展建设的判断从何而来?

孙志明:最直接是城市面貌的改变,据吉林省省长蒋超良介绍,建成后对其他产业的带动会达到八到九倍。林毅夫(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教授说,宏观经济不佳时是政府基建投资的好时机。如今产能过剩是亟待解决的问题,发展建筑业,正好可以消耗过剩的产能,促进就业,刺激消费。

(备注:对同一问题,吉林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无界新闻的采访时表示:“今天的投资结构决定着明天的产业结构和发展方式。要提升产业层次,加快转型升级,必须加大有效投资,以必要的投入来促进新兴产业的发展和传统产业的改造提升。吉林省会坚持创新驱动战略,突出技术改造,工业技改投资已经占到工业投资的70%。同时,吉林省会逐年加大新兴产业投资,所占比重逐年提升,有效缓解科技投入不足问题,不断满足企业创新的需求。”)

三驾马车的抉择:短期内还是靠投资

无界新闻:提到消费,三驾马车中消费、投资、出口,其中投资这方面,吉林在东北三省的投资率最高,但是投资贡献率却非常低,未来吉林省是否还会增大投资比率?

孙志明:从短期来看,投资还是保经济增长的重中之重。吉林省的投资率的确比较高,2013年,吉林省的投资率达到69%左右,比全国平均47%高出20多个百分点,而中国与同等发展水平国家相比又高出了20多个百分点。甚至有两年,吉林省的投资总额超过了GDP总额。但是吉林省出口依存度很低,如果盲目减少投资,想靠消费带动,短期之内是行不通的。

无界新闻:消费为什么行不通?

孙志明:这里有一个很有意思的数据,吉林省的快递进件与出件比的比率是4:1,意味着从省外进4件,从省内才出1件。消费带动的也是省外经济发展。根源主要在于,虽然吉林的“原字头”产业比重不大,但是生活消费品产业不发达,我们更多是生产资料产业。所以消费短期内对吉林省经济增长作用不大。

无界新闻:那么继续投资重化工业吗?

孙志明:这涉及到优化投资结构。投资结构上,第一是我们前面提到的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第二是技术改造,新常态下需要产业升级,这方面的投资占全省的30%多,带动作用很大,而全国的这个比重(技术改造投资占总投资的比重)大概是15%左右。第三是房地产。

无界新闻:全国房地产过剩的情况下还要投资房地产吗?

孙志明:对。2012年,全国的城镇人均住房面积是32.9㎡,而吉林省2013年的城镇人均住房面积才28.3㎡。2014年,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长10.5%,而吉林省反而下降了17.7%,房地产还是有发展空间的。

(注:吉林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向无界新闻提供了详细情况:吉林省计划实施亿元以上项目超过2000个,固定资产投资增长12%左右,继续保持万亿元以上规模,谋划储备亿元以上项目1400个。继续把投资作为稳增长的重要支撑,努力克服经济下行和产能过剩对投资的冲击和影响,不断创新工作方式方法,在全国投资整体下滑的趋势下,吉林省投资总体保持逐月稳步上升态势。

上半年,吉林省固定资产投资完成4658.5亿元,增长12.1%,分别较1-4月、1-5月提高1.9、1个百分点,呈现小幅上扬态势,总体运行平稳,高出全国平均水平0.7个百分点。实施亿元以上项目1403个,完成投资1405.2亿元。本年新开工亿元以上项目总规模和单体规模都进一步扩大,其中总投资规模达到2217.9亿元,增长24.6%;项目单体规模达到3.2亿元,较去年同期增加0.6亿元。)

民营经济发展举步维艰

无界新闻:之前有报道说民营经济在东北发展困难,民企真正的状况是怎样的?

孙志明:吉林省民营经济占GDP的比重是51.1%,而全国的平均水平是60%以上。确实发展环境比较艰难。

无界新闻:原因在哪?政府干预的比较多吗?

孙志明:地方民企很难做大,做大了基本就走掉了。讲一个例子吧,以前有企业家投资了一个滑雪场,批地、建场的过程都很快,滑雪场投入运营之后,几乎总是有各种政府的部门来找“事儿”,不胜其烦。这个企业家到北京也建了一个滑雪场,建设的过程挺难,审核很严,但是滑雪场投入运营之后鲜有部门来找麻烦。

无界新闻:差这么大?民企发展一直是弱势吗?

孙志明:不能这么说,民企不见得弱。以前某知名洗护品牌在吉林建工厂,半个月左右就完成拆迁,办手续也很快。该企业负责人不断表扬政府办事效率高,扶持力度很大。这家企业是先前在省里任职过的领导介绍过来的,让企业来投资,该投资项目被列为当地领导包保项目,所以一路绿灯。

经济越不发达的地方,政府的办事效率越低,吃拿卡要现象就越严重,政府干预的就比较多一些,使得民营经济的发展环境就相对艰难。

国内语境的东北“新常态”

无界新闻:结合东北经济发展对新常态经济的理解?

孙志明:我个人认为,新常态在中国语境下,是指我们之前的36年GDP平均增长是9.7%,这是在一个长时期高速度的飞速发展,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我们不可能再持续这样的发展态势,要调整到中高速增长,比之前的10%左右下一个台阶。一是因为经济的“追赶效应”,过去我们可以“依样画葫芦”的比较多,发展动力依靠规模量产。而现在,我们发展到了一定阶段,可学的东西少了,靠自己的多了。发展动力依靠创新带动,产业结构也发生变化,要靠新兴产业来弥补。

所以我们的增速虽然下降了,但是跑稳了。

东北经济也在新常态的发展过程中,过去的重化工业过度发展和产能过剩等问题已经迫在眉睫,改革滞后的体制、扭曲的结构,发展新兴产业,提高企业创新力,共和国长子会重新跑起来。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