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砍柴:“爸爸去哪儿”VS“妈妈去哪儿”

无界新闻 十年砍柴/文     

2015年08月12日 14:57  

本文2675字,约4分钟

明星们的亲情更具商业价值,于是可以用一切手段来扩大、演绎、粉饰、推销。而穷人们的亲情,在这个马太效应泛滥的社会,几乎是奢侈品。

近期,我的故乡湖南邵阳市所属的两个县,正上演着两场“亲情剧”。一场是悲剧“妈妈去哪儿”。媒体报道,邵阳县黄荆乡在校的“失母学生”132人,其中母亲逃婚与改嫁的有116人。“无妈乡”成了黄荆乡的另一个称谓。另一场是喜剧也可以说是闹剧“爸爸去哪儿”。湖南卫视的真人秀《爸爸去哪儿3》在绥宁县关峡乡拍摄。县政府为拍摄顺利进行出动了警察维持秩序,还贴出了一份堪比“戒严令”的通告。通告显示,在拍摄期间,通过拍摄地的省道不许行车;当地居民必须凭身份证或户口本进出自己的村庄;不许留宿外地人——甚至包括在外面工作的本村人;不许用手机拍照、发微信。

绥宁县这份通告在网络社交平台上爆出后,舆论哗然。有人甚至揶揄剧组,能否在绥宁县拍完《爸爸去哪里》后,顺便到邵阳县在拍摄《妈妈去哪里》。

当然,也不乏网友为绥宁县政府的举措辩护,说批评县政府此通告的是站着说话不腰痛,殊不知《爸爸去哪里》能大幅度提升当地的知名度,促进当地的旅游产业。这样的说辞也有些道理,《爸爸去哪儿》前两季播出后,拍摄地确实吸引了大批游客涌入,当地居民得到了实惠。绥宁县政府对湖南卫视的拍摄无微不至地予以保驾护航,其初衷便在此,如该份通告所言:“电视专题片的拍摄是宣传推介绥宁、发展绥宁旅游的一项重要举措”。

作为一个贫困县, 绥宁县政府急于发展当地经济进而造福当地居民的急切心思可以理解。但正因为如此,我认为更需要警惕的就是此种“有好处就是硬道理”的执政思路。换言之,当地政府在扮演一种强势的、无所不管的大家长,对着子民说:“爸爸为你们好,你们得听爸爸的话,别打扰爸爸请来的贵客。”现代政治文明一项重要的也是底线的标准是,不管公权力有何种冠冕堂皇看起来无比正确的目的,它必须在法律的允许范围内行事。

一个县政府为一个电视片的拍摄,可以禁止车辆通行省道达60个小时,我认为有滥用《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三十九条的嫌疑。该条文规定对道路交通进行限制的情况一般指“大型群众活动、大范围施工”。法律将适用交通管制的前提条件与程序要求规定得十分严格,如在严重影响交通安全的自然灾害、重大国事外事、大型群众性活动等情况时,经过事前告知、行政决定之后,才可采取交通管制。“禁止通行”为交通管制最高级别。即使在首都北京遇到外事活动对某条道路交通管制一般半个小时或一个小时;遇到阅兵这样重大国事活动对某些线路的交通管制也就半天或一天。而该县政府不许村镇街上停靠车辆,甚至进行封村,并剥夺当地居民使用手机发微信的通讯、言论自由。更是匪夷所思。

如果顺着“政府只要为居民谋福利其举措就正当”这样的逻辑推演,政府修一条路也是为了当地居民的福祉,那么它是不是可以任意强拆居民的房屋?——事实上,我们一些地方政府就是这样做的。

撇开绥宁县政府通告的法律争议,单就《爸爸在哪儿》剧组中的小演员和他们的同龄人——黄荆乡那些“失母”孩子进行对比,我们会发现,我们生活在一个撕裂的社会,富足与贫困、热闹与寂寞、宠爱与冷漠,是如此近距离地共存。

湖南卫视的《爸爸去哪儿》无疑是一档非常成功的商业化节目。它利用现代拍摄技法和传播方式,添加诸如“淳朴、遥远、美丽”的乡村元素,对人类最普适、最宝贵、最无私的父子(女)亲情进行包装。于是感动了大批身处城市远离故乡为了谋生忍受无趣职场生涯但总盼望去远方的小清新们。收视率哗哗哗地上来了,广告价也跟着飙升,连拍摄地外景也跟着沾光。这也是地方政府将《爸爸去哪儿》剧组敬若神明的原因。

这档在商业上非常成功的节目,剥开其“亲情”的外壳,其宣扬的仍然是流行的成功学:有钱有名就是成功,成功者是赢者通吃,包括享受亲情。

《爸爸去哪儿3》在绥宁拍摄的两位嘉宾王宝强和邹市明,可谓是草根励志典范。他们出身底层,各自在演艺界和拳击界经过千辛万苦的搏杀,成为了幸运者,赢得了名声和金钱。于是他们的女儿和儿子便成了万众瞩目的宠儿,网友们在微博、微信、贴吧上热议着两对父子(女)的点点滴滴。而那“失母”的132名孩子呢?留给多数人的印象仅仅是“132”这个数字。如果王宝强和邹市明当年失败了,他们的孩子,有可能进入“失母”行列。

唐代大诗人元稹在妻子死去后,写下了悼亡诗《遣悲怀三首》。诗中云:“谢公最小偏怜女,自嫁黔娄百事乖。”“诚知此恨人人有,贫贱夫妻百事哀。”夫妻如此,父子或父女之间何尝不是这样?每个孩子都是天使,都应该得到父母和社会的爱,但有钱人家的孩子得到的爱要多得多。

我无意指责观众的“势利”。追求商业利益最大化的媒体,导演出一季又一季“亲情秀”,其目的就是为了猎获容易被亲情感动的观众。明星们的亲情更具商业价值,于是可以用一切手段来扩大、演绎、粉饰、推销。而穷人们的亲情,在这个马太效应泛滥的社会,几乎是奢侈品。

同处一市的黄荆乡到关峡乡有多远?地理距离不过200公里左右,而实际上隔着云霄河汉。

附:

关于确保关峡等地电视拍摄活动正常进行的通告

湖南卫视8月11日至13日在我县关峡等地拍摄大型电视宣传片,为确保拍摄活动正常进行,现将有关事项通告如下:

一、8月11日上午7点半至8月13日晚7时,省道S319关峡至横路头路段实行交通管制,禁止车辆通行,所有车辆绕道行驶。

二、关峡街上以及关峡至大园、南庙公路沿线禁止车辆停靠。违者,一律抄牌并强行拖车。

三、电视拍摄期间,关峡大园村实行封村,无关人员严禁进入村庄;本村村民一律凭身份证、户口本出入。严禁本地村民留宿非本村人员(含在外工作的大园籍人员)。严禁村民及其他人员围观拍摄现场,严禁用手机、照相机、摄像机摄影摄像,严禁发微信。

四、电视专题片的拍摄是宣传推介绥宁、发展绥宁旅游的一项重要举措,希望全县广大人民群众理解支持配合。凡不听劝阻,违反通告要求的,现场执勤干警有权当场处置,情节严重的坚决依法予以治安处罚;涉嫌犯罪的,坚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绥宁县人民政府

2015年8月10日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