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专稿|巴黎气候谈判前景渺茫 2度目标被称“缺乏严谨”

《财经》记者 韩舒淋/文     

2015年09月10日 12:42  

本文1730字,约2分钟

将于今年12月在巴黎举行的第21届气候变化大会,将对2020年以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做出具体安排,形成有约束性的文件。其目标之一,是到本世纪末将温升控制在2度以内。但在夏季达沃斯论坛上,一些权威人士认为这个目标没有实现的任何可能

众口一致表示悲观

“(巴黎会议)怎样都不可能实现这个目标”,在大连召开的夏季达沃斯论坛上,被问到巴黎气候谈判结果能否实现将全球气温身高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时,气候组织大中华区总裁吴昌华如此肯定地回答;其他一些参会嘉宾则纷纷表示,同意吴的判断。

为应对全球气候变化,1992年,联合国政府间谈判委员会就气候变化问题达成《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力求将控制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排放。1995年开始,联合国每年在不同城市举办气候变化大会。

将于今年12月在巴黎举行的第21届气候变化大会(COP21),期望达成一项具体协议,对2020年以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做出具体安排,形成有约束性的文件。该协议计划的目标之一,便是到本世纪末将温升控制在2度以内。

吴昌华在9月9日的讨论中表示,目前已经有超过50个国家提出了自己的减排计划,如果以到本世纪末温度上升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为目标,已经无法实现。“巴黎谈判很可能实现的目标是控制在3.5摄氏度以内”,吴昌华表示。

不仅仅是吴昌华,参与气候变化议题讨论的嘉宾对此颇有共识。俄罗斯铝业公司总裁Deripaska在讨论中表示,大家很可能会达成一个协议,但是目前不可能阻止温升超过两度。

联合利华首席执行官Paul Polman和天合光能董事长高纪凡也表示,根据目前各国提交的文件估计,巴黎大会不可能将温升控制在2度以内。

研究表明,二氧化碳浓度变化与全球气温升高有相关性。据参加达沃斯论坛的NASA科学家、长期关注二氧化碳排放的David Crisp介绍,在工业时代之前,全球二氧化碳基准浓度为278ppm左右,而2014年底这一浓度已经上升到了398ppm,全球平均气温因此上升了约0.8摄氏度。此前曾有测算认为,如果二氧化碳浓度相比工业时代之前增加一倍,全球气温将因此升高两度。因此,将温升控制在两度以内,逐渐成为应对气候变化的一个目标。

David Crisp对《财经》记者表示,两摄氏度的目标本身也并不严谨,目前的推演表明,若二氧化碳浓度翻倍,其温度变化的范围将很可能是升高三度,并有正负三度误差,也就是说最极端的情况将升高六度。

尽管温控目标难以实现,不过吴昌华认为,巴黎大会只是一个起点,它保证了应对气候变化的国际进程持续下去。巴黎大会的议题是对2020年之后行动的承诺,它也一定会有一个结果。“谈判总是艰难的,但是进步也在达成”,吴昌华说。

中国将比哥本哈根谈判更加主动

为准备巴黎气候谈判,主要温室气体排放国家已经逐步提出了自己的《国家自主贡献预案》(INDC)。今年6月底,李克强访问法国期间宣布,中国制定并向《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处提交了中国的国家自主贡献文件。

在这份自主贡献文件中,中方提出主要目标包括:到2030年,二氧化碳排放2030年左右达到峰值并争取尽早达峰;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60%-65%,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到20%左右,森林蓄积量比2005年增加45亿立方米左右。

吴昌华对《财经》记者表示,中国的自主贡献预案不仅仅有上述定量化的目标,也有非常具体的行动计划,是全经济范围的承诺。

2009年的哥本哈根会议,中方曾经陷入非常被动的状态。如今,中方正在采取更加积极主动的策略参与气候变化议题。吴昌华介绍说,李克强总理6月底在巴黎宣布中国自主方案时,与之前的一个重要区别是提出中国会积极推动其他国家为巴黎谈判达成协议努力。“中国现在已经进入另一种状态,无论是兑现自己承诺,还是承担打过角色,要把大家集合起来,尤其是与77国集团的合作,在发展中国家里,中国会积极主动”。

中国的另一个鲜亮旗帜是南南合作,吴昌华说。2014年9月,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作为习近平特使出席在纽约举办的联合国气候峰会,在发言中首次正式提出了南南合作。在2014年底的利马气候变化大会的谈判中,中方正式表态不参加联合国绿色气候基金(GCF),但是承诺南南合作。参加利马会议的中国代表团团长、时任发改委副主任解振华在会上表示,从2015年起,中国将设立气候变化南南合作资金,每年提供1.4亿元人民币支持。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