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专稿|日本通过安保法案 适用范围可能性巨大

《财经》记者 江玮/文     

2015年09月19日 11:59  

本文1487字,约2分钟

安保法案将美国等“关系密切的国家”遭受武力攻击的情况认定为“存亡危机事态”,在此情况下日本就可行使集体自卫权。日本政府还将在中东霍尔木兹海峡进行扫雷作为行使集体自卫权的代表事例之一。

尽管在野党采用了各种拖延战术,但日本安保相关法案还是无可挽回地于9月19日在参议院全体会议上得以投票通过,从而正式成为法律。

执政的自民党原本希望最迟在9月18日完成投票,但当天日本民主党、维新党、共产党、社民党和生活党5个在野党向众院联合提交了内阁不信任决议案,日本民主党也向参院提交了针对首相安倍晋三的问责决议案。在野党试图以此阻止参议院全体会议对法案进行表决,但最终这些决议案均遭否决,只是将投票时间拖延至19日凌晨。

在执政联盟自民党和公明党的多数优势下,参院全体会议以148票赞成、90票反对的投票结果通过了安保法案。

以解禁集体自卫权为核心内容的安全保障相关法案包括两部分,一部分是包括《武力攻击事态法修正案》、《重要影响事态法案》、《自卫队法修正案》、《PKO协力法修正案》等10个修正法构成的和平安全法制完善法案,以及一份新的立法《国际和平支援法案》,后者使得日本自卫队随时为他国军队提供后方支援成为可能。

日本宪法解释禁止集体自卫权,日本历届政府至今禁止行使集体自卫权。日本大学文理学部助理教授日吉秀松对《财经》记者表示,安保法案最大的影响在于自卫队可以较为容易向海外派遣。“这次法案的通过放宽了自卫队走出日本国门的法律限制,增强了灵活性。”他说。

日本共同社报道称,自卫队的海外活动范围由此扩大至全球,战后的日本安保政策大幅转变。

安保法案将美国等“关系密切的国家”遭受武力攻击的情况认定为“存亡危机事态”,在此情况下日本就可行使集体自卫权。日本政府还将在中东霍尔木兹海峡进行扫雷作为行使集体自卫权的代表事例之一。

“安倍的解释很模糊,留下很多解释空间,这意味着掌握行政权的人可以任意使用决定权,提供了太多可能性。”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卢昊认为。

安倍政府对法案的修改方式也是此次在日本民众和政界遭遇巨大反对声浪的原因之一。卢昊对《财经》记者表示,安倍政府利用行政权来解释宪法存在问题。

安倍力推的安保法案与日本现有的和平宪法第九条存在冲突。在今年6月和7月,日本200多名宪法学者两次发表声明,认为安保法案内容违反宪法第九条,要求撤回。日本宪法第九条规定日本放弃战争,不设军队。日本只被允许行使个别自卫权,但安保法案使得日本可以在没有受到攻击时也可行使集体自卫权。

与此同时,为了抓住机会窗口尽快通过安保法案,日本政府省略了许多程序,对于新安保法案的说明并不充分,卢昊说。

今年7月,安保法案已经在日本众议院全体会议得以通过。法案此后被提交至参议院接受审议。

在过去两天的时间里,为了阻止参议院和平安全法制特别委员会对安保法案进行表决,民主党、维新党等在野议员在国会与执政党议员展开了彻夜攻防。致力于推动安保法案通过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到17日早上四点半才离开国会。17日傍晚,尽管在野党仍反对结束审议,但参议院特别委员会强行表决通过安保法案,为其在参议院全体会议上表决扫除了最后一个关卡。

日本《朝日新闻》15日公布的最新民调结果显示,接近七成的日本民众反对本届国会通过安保相关法案。在安保法案进入国会审议后,上万民众在国会前集会以示抗议。安倍晋三在国会答辩时也承认,相关法案并未获得国民的广泛支持。

围绕安保法案的争论造成了日本社会的分裂。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卢昊认为,日本普通民众认为日本需要和平的环境,而安保法案与日本过去的和平环境经验有抵触。精英阶层则认为日本的安全环境出现了变化,日本不应再束缚自己的手脚,需要做出改变,这部分人对民意有主动影响。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