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巨人沙特转身?

《财经》记者 左璇/文     

2016年06月01日 12:43  

本文4478字,约6分钟

世界油价持续低迷,产油大国沙特的“去石油化”经济改革已经箭在弦上。经过一系列铺垫,沙特政府在4月25日发布了综合性的“愿景2030”改革路线图,提出在2030年前使经济结构多元化、逐步摆脱对石油的依赖的具体步骤。

实现这一目标的主要思路是将阿美石油公司不超过5%的资产上市,用所募资金形成世界上最大的主权财富基金,通过该基金多样化投资来代替单一的石油收入。

5月7日,沙特国王萨勒曼罕见地同时更新了几个内阁要职:任命阿美石油公司董事长哈立德·法利赫为沙特阿拉伯能源、工业与矿产资源大臣,代替80岁的原石油部长、被称为“OPEC的格林斯潘”的阿里·奈米;分管国际事务的副行长Ahmed al-Kholifey代替Fahad Al Mubarak成为新任央行行长;古赛比负责新成立的商业和投资部。据了解,新上任的官员均是谙熟现代管理制度的人士。

另一项重头戏——阿美石油公司部分资产在国内和国际市场的IPO进程也在向前推进。阿美董事长法利赫在5月11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IPO的策划工作已经接近尾声,具体方案将很快提交阿美石油最高委员会审核。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在与彭博社的专访中提及,IPO的时间最快会在明年。

美国大西洋理事会全球能源中心资深专家塞内克(Jean-Francois Seznec)告诉《财经》记者,“愿景2030”为沙特设定了很高的目标,逼迫沙特进行现代化改革,从方向上来说是完全正确的。

它受到国王萨勒曼的力挺,并由30岁的副王储负责,在这个人口结构偏年轻化(30岁以下的年轻人口占总人口的70%)的国家受到普遍支持。

但是,塞内克认为改革计划能否顺利推行下去还有很多挑战,主要是国内不少势力不欢迎这样的改革,例如改革教育体制,让更多妇女得到工作会受到保守的宗教机构的阻挠;改革还会触动王室其他成员的既得利益,招致抵抗。

执行改革计划的现代管理人才在沙特也很欠缺。“你能想象在沙特什么是法利赫不管的吗?但是除了他也没有几个人有能力担此重任了。”塞内克说。

被迫发生的全面转型

沙特的改革是一场被迫发生、自上而下的全面转型。从2014年超过100美元/桶的高位到2016年最低不到30美元/桶的低位,国际油价不到两年来跌幅高达70%。这对于70%-90%的财政收入来自石油出口的沙特来说是一个致命打击。

IMF研究报告显示,2015年能使沙特达到收支平衡的国际油价应在105美元/桶,与俄罗斯相当;挪威、科威特、阿布扎比等经济相对多元化的产油国的收支平衡油价均在55美元以下,而尼日利亚、伊朗、阿尔及利亚、委内瑞拉均高于122美元。

2015年沙特由高油价时期的财政盈余变为财政赤字,且赤字额高达980亿美元,GDP占比约为15%。为了平衡财政,沙特的外汇储备急转直下,仅2015年,外汇储备消耗1150亿美元,接近总额的20%(2016年3月沙特央行数据显示其总值为6020亿美元)。

美国能源信息局(EIA)预计2016年国际油价平均将维持在34.04美元/桶,2017年增加到40.09美元/桶,如果到2017年底油价仍然不能高于40美元,沙特外储很可能在这两年间再次下降1500亿到2000亿美元。外汇储备下降将直接影响里亚尔与美元之间的固定汇率制以及以此为基础的政治经济关系。

短期内油价恢复的可能性较小。2015年12月,巴黎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签署新的减排协议。不容乐观的气候变化前景让诸多投资人对化石能源的兴趣大幅下降,以洛克菲勒基金为代表的一批国际投资者表示将撤离在化石燃料上逾百亿美元的投资,给国际油价的回升蒙上一层阴影。

2016年4月17日,沙特与主要产油国在多哈举行限制产量以提高石油价格的谈判,由于伊朗拒绝加入限制协议而以失败告终。

2015年伊朗在经济制裁被解除后大力恢复石油生产,由于和伊朗关系紧张,世界油价的高低变化在沙特看来更像一把双刃剑:高油价同时帮助伊朗变得更加强大,与伊朗的对立也促使沙特决心走出对石油的过度依赖。

除了经济原因,国内的社会压力也不可忽视。根据咨询公司麦肯锡发布的报告,接近50%的沙特人口不到25岁,他们中不少人将在未来几年面临找工作的问题,这意味着沙特需要创造比2003年-2013年的高油价时期多两倍的工作岗位才能消化新的劳动力大军。失业的年轻人是很大的社会动荡因素,他们在2011年掀起了“阿拉伯之春”运动。

吃紧的财政状况却让沙特的劳动力市场面临更大压力。在沙特80%以上的人口供职于政府部门,由于“精简”政策,政府部门提供的工作减少了。缺乏活力、体量微小的私营部门又不能产生足够的工作机会。很多私营企业依靠政府的订单过活,现在政府削减开支,私营公司的生意随之惨淡,能提供的工作越来越少。

财政收入与转型资金

如何平衡财政收支以及筹集转型所需的资金是改革者要面对的首要问题。2014年和2015年,沙特政府预算分别为2280亿美元和2293亿美元,其中防务、教育、医疗和社会事务三个大项的花费占总开支的约80%。

2015年12月,政府宣布将在下一年度将政府支出削减14%,并同时开启了一系列开源节流的措施:降低政府补贴,将“和瓶装水价格相当”的汽油价格提高了三分之二,天然气、柴油、水和电的价格也随即提高。沙特是世界上能源补贴力度最大的国家之一,2014年的能源补贴金额为1070亿美元,占当年GDP的13.2%。

副王储萨勒曼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还提到进一步的措施:继续减少能源补助和提高燃料和公共产品价格,预计到2020年每年可以节约300亿美元;引进增值税,到2018年将会有另外每年100亿美元的收入。

其他收入来源还可能包括对雇佣外国人的公司征收费用,每年可以获得100亿美元左右,向外国人出售沙特的长期居住权也可能带来约100亿美元收入。目前大约有1000万外国人在沙特工作,他们大多在低薪的建筑行业谋生。

更远期的收入来自非石油部门的增长。“愿景2030”表示政府将致力于提高非石油工业带来的收入,计划在2020年和2030年非石油工业将分别入账1600亿美元和2670亿美元,去年非石油工业仅创收436亿美元。

不过,这些措施在当下还不能满足维持财政收支平衡的资金需求,进一步大幅削减政府预算则显得不切实际。首先,沙特正在也门对什叶派开战,难以降低防务开支;其次,80%的沙特人受雇于政府部门和附属单位,他们的薪资占用了所有公共开支的40%,这些公务人员的权益很难大幅降低。因此,副王储萨勒曼的计划中最重要的“现金牛”来自将沙特国有的阿美石油公司5%的资产IPO。

阿美石油公司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值钱的公司之一,外界对它的估值大约在2万亿美元左右。据Market Mogul网站估计,即使世界油价在未来几年保持50美元/桶的低位,由于沙特产油成本很低(大约每桶10美元),再除去税收等成本后,阿美每年的净利润仍有270亿美元,大约为苹果公司2015年净利润的一半。

沙特石油部的高级顾问穆汉纳对《华尔街日报》表示,由于沙特股市很小,IPO的定价将主要由国际市场决定。

5月11日,阿美石油公司罕见地邀请媒体参观了位于达兰的公司总部,总裁纳塞尔(Amin Nasser)描述了公司发展的远大前景:2020年阿美将发展成为世界领先的综合能源与化学产品企业,实现碳烃产业链的价值最大化。具体目标包括:为沙特国内新创造50万个工作岗位,天然气日产量在十年内翻番,从目前的120亿立方英尺提升至230亿立方英尺,石油炼化日产能翻番,从目前的540万桶提高到1080万桶。

市场分析人士对阿美未来前景的判断褒贬不一。惠誉旗下BMI研究机构中东北非地区风险分析师纳贾尔(Olivier Najar)对《财经》记者指出,阿美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公司,未来将大力发展的下游产业是该公司擅长的领域,且市场巨大,因此前景值得预期。

专注沙特能源工业的分析师瓦尔德(Ellen R. Wald)则提出质疑,她认为大型国企上市仍然会面临信息不透明的问题,例如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巴西国家石油公司都存在严重的贪腐现象;而且按照沙特的计划,IPO募集的资金将主要用于沙特的经济转型,而非用于公司的扩大再生产,投资这样的公司应该慎重。

目前,阿美公司还没有明确表示IPO部分是否包括2600亿桶已经探明的石油储量还是仅仅是一些下游的资产,这是投资者最为关心的部分。

主权财富投资

如何让石油财富运转起来,帮助沙特社会的转型?挪威为沙特提供了可以借鉴的先例。上世纪60年代,挪威在西部沿海发现了大量可开采的石油,石油收入迅速扩充了政府的金库,其中一部分石油收入被放入特别“缓冲”基金,以备油价震荡时填补政府支出。目前,挪威拥有世界上最大的、近9000亿美元的主权财富基金。

沙特同样计划把募集资金投放到“公共投资基金”(Public Investment Fund, 下称“PIF基金”),用于主权财富投资。目前该基金的规模为1600亿美元,萨勒曼副王储计划将其提高到2万亿美元,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主权财富基金。

“愿景2030”指出,PIF基金将在沙特国内投资需要大量资金的、战略性的项目;在国外,将入股大型跨国公司、获取沙特发展需要的新兴科技,追求投资利益的最大化。

据当地媒体报道,政府最初的投资将主要集中在国内,例如将由PIF基金重新开发利雅得的阿卜杜拉国王金融区,重新整饬和建设工业新城,投资采矿、轮船制造等项目。

不少分析师对这些投资的效果存疑。独立政治风险研究机构GeoEconomica的执行总监贝伦特(Sven Behrendt)分析认为,PIF基金一方面在国际市场要肩负利益最大化的使命,另一方面在沙特国内要扮演战略投资者的角色,后者意味着不能把利润放在优先考虑的地位。“这两种角色的投资哲学完全不同,相应的管理方法、估值方式也完全不同,很难混合管理。”他说。

在世界经济复苏缓慢的情况下,PIF基金是否能在国际市场获得可以代替石油收入的投资回报,也是一个未知数。咨询公司Competere Group的首席顾问Shanker Singham表示,沙特不可能在国际市场取得超额的回报,现在没有投资者能取得超额回报。

所幸,“愿景2030”是一个综合性方案,改革税收制度、减少对外资的限制、激发私营部门活力等措施至少能部分实现改革目标。塞内克表示,这次改革与以往改革最大的不同在于沙特政府试图建立经济的透明性,从阿美IPO开始,政府的账本将不再是最高机密,对于重构经济来说是一个良好的开端。《财经》杂志 左璇/文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