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联涛:颠覆者特朗普

《财经》杂志 沈联涛/文     

2016年11月17日 16:03  

本文1769字,约3分钟

颠覆来自强大的意志力。要么颠覆别人,要么被颠覆

这周所有的新闻都被赢得美国总统大选、推翻了既有格局的唐纳德·特朗普占据了。当权者都认为希拉里会赢,《纽约时报》更是预计她有85%的胜算,《经济学人》周刊更是用希拉里做封面,认为她是美国以及全世界的最大希望所在。

特朗普的胜利是英国脱欧事件的翻版。这一切让精英们无法理解。选民充满愤怒。即使希拉里有女性、非裔和拉丁裔选民的支持,但还是不够。特朗普利用了在过去30年过得不如意的白人选民的愤怒,并将其归咎于全球化、移民、颠覆性技术以及最主要的——精英们对这种愤怒情绪的充耳不闻。

美国大选颇能体现达尔文适者生存定律。站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强势的男性角色,他挑战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当权者;谁也没有想到他竟然能够击败布什家族和共和党的高层,获得提名。接着,他击败了强势的女性对手希拉里——这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人们无法确信她的真实立场。华尔街作为她最主要的支持者,如果希拉里当选,最大的赢家估计会是这些人。但如今谁还敢相信银行家呢。

特朗普终结了克林顿/奥巴马时代。未来预计华尔街会面临一些重要的变化。想当年,富兰克林·罗斯福1934年当选总统之后,立即让肯尼迪总统的父亲约瑟夫·肯尼迪去整肃华尔街。

特朗普是怎么走到今天的?首先,作为商人,他正确地解读了所有的信号——普通的美国选民充满怨气,希望改变现状,所以他明白旧的模式已经失败了。其次,他知道主流媒体都反对他,但这些媒体没有看到他看到的民情。网络点击量表明,他的出格言论触到了人们心底的痛处。说到底,政治是动之以情而不是晓之以理。第三,舆论调查专家还是用的老一套,他们不知道选民不到最后一刻不会轻易亮出底牌。

我的一位美国朋友观察到,他的多数朋友都拒绝告诉别人自己其实支持特朗普。他们不希望因为支持一名不走寻常路、夸夸其谈的候选人,而显得政治不正确。但他们希望改变,而奥巴马没能给他们带来他们想要的改变。

那么特朗普和亚洲的未来如何?

从竞选期间的言论来看,特朗普很可能会用同样强硬的态度对待美国的盟友和竞争对手。美国将不再给盟国提供无偿军事支持;对待敌人会更加强硬。这意味着每个人必须守好自己的利益。

这次大选还告诉我们,选民最关心的是好工作。这也体现出全球化和技术颠覆对现状的破坏。工作要么流向了工资较低的国家,要么是技术发展让很多制造业回流,但牢骚满腹的工人又被机器人逐渐替代了。技术时代唯一的解决方法是教育和职业培训。在技术时代,政府不能盲目认为市场可以在没有国家帮助的情况下自行提供工作。雇主需要意识到,不能一味裁员而不投资于人才。互联网对大学和学校构成挑战,因为人们可以通过网络免费获得最好的教育。

联网和不联网的人之间存在数字化鸿沟。社会逐渐成为商品、服务、信息和价值进行交易、交换和创造的网络。能够享受网络资源的人才会变得富有,否则只会被甩在身后。

香港因为自由港的身份,交易成本低,拥有法治和信息自由,成为城市成功的典范。拥有优质的海港、机场、道路以及与中国大陆相连接的铁路,不仅让香港成为中国与世界转口贸易的中心,也让它成为与全球互通的城市。

但是,随着技术对所有行业带来破坏性挑战,通过贸易、金融和房地产赚钱难以为继了。阿里巴巴、亚马逊、谷歌和Facebook等公司都是一小批聪明人通过数字平台整合多个市场。他们的成本开支比远低于传统企业。这些企业能触及全球,特别是在年轻人市场和移动领域。

这些都意味着,如果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像他承诺的那样)重新变得强大,那么每个国家或者城市都需要参与到更加激烈的数字时代竞争。

上个月我去深圳考察他们如何适应数字时代。深圳的发展非常绿色,非常有活力,无人机技术、华为通信技术,还有基因技术,都走在创新前沿。我接触的那些人并不在意仍在为港人身份争吵不休的香港所弥漫的焦虑情绪。深圳正在稳步发展,与硅谷、班加罗尔、上海、杭州等竞争。而在30年前,这里连大学都没有,也没有像样的制造业。这是一个在全球技术领域恰当地找到了自己立足之地的移民城市。

颠覆来自强大的意志力。要么颠覆别人,要么被颠覆。特朗普和深圳就是很好的例子。我们需要清醒过来。

作者为香港大学亚洲全球研究院杰出研究员、香港证监会前主席,编辑:袁满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最新评论
  • 财经网友
    4年前
    毛颠覆,是华尔街统治玩不好了。恢复权力中心主义。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