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兴资本包凡:未来三年内没有颠覆性的商业机会

《财经》记者 刘一鸣/文 宋玮/编辑     

2017年01月11日 17:27  

创新趋缓、信贷周期走向紧缩、世界政治格局变动,是资本市场将要面临的三大不确定性因素。

《财经》记者 刘一鸣/文 宋玮/编辑

“未来三年内,我还没有看到颠覆性的商业机会。”华兴资本董事长包凡在1月11日展望2017年时指出。他认为,从创新角度来说,创投行业已经进入瓶颈期。

造成这个瓶颈期的原因首先是创新趋缓。包凡回答《财经》记者提问时强调,IT行业的创新核心是技术基础,而如今技术基础已经到达了瓶颈。现在IT的新技术中,无论是人工智能、IOT还是VR、AR,仍然看不到一个技术能够在较短时间里,获取全球几亿、几十亿用户的机会。

所以包凡认为,下一个真正的创新点,未必产生在IT领域,可能在新材料、生命科学等领域出现,但这仍需要较长的发展时间。

另一方面,包凡强调信贷周期与世界政治格局对资本市场的不确定性。

首先,包凡认为比经济周期更为重要的是信贷周期,因为信贷周期决定了资产价格。起源自90年代末,那时候美国市场的信贷比较宽松,同时也制造了互联网泡沫。到了2000年初,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开始加息,此后立即导致互联网泡沫被挤掉,产生了很多恐慌。

随后美联储又采用了相对宽松的信贷政策,造成了美国下一轮房地产泡沫,也直接导致了2008年的次贷危机。此后央行又继续“放水”,导致从2008年以后信贷周期更趋于宽松。

在包凡看来,近20年宽松的信贷周期将走向尾端,而接下来新周期是相对紧缩的。在这两种周期的转换中,资产价格将发生比较大的变化,出现金融危机的可能性也比较大,但目前市场并没有充分预估这些风险。

其次,从世界政治格局的大环境来说,包凡认为2017年是相当关键的一年,也是充满诸多不确定性的一年。2016年无论是美国大选,还是英国脱欧,都说明这个世界正变得越来越复杂。从地缘政治角度来说,以前的世界更是一个单极的世界,因为从二战以来,由美国确定的世界秩序已经运转了很久。

但以前的世界秩序在去年发生了一些变化,未来可能会从单极往多极的方向走。但多极的世界未必是一个更好的世界,这里面会充满不确定性。

而互联网行业是全球化的得益者,在这样的变动背景下如何处理与政府的关系变得越来越重要。包凡说,自从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上台后,从他选举之前和之后与硅谷互联网精英的关系,也可以看出一些端倪。高科技行业一向是全球化的最大得益者,而全球化也是西方精英阶层近年来最推崇的概念。

所以当面对政府监管时,互联网公司从骨子里比较抗拒,因为互联网是去中心化的过程。但包凡强调,像Uber这样一路与政府斗争的公司,未来其他公司是否还能效仿,仍需谨慎观察。互联网公司如何处理与政府之间的关系,也非常值得研究。

面对这些不确定性,包凡说华兴资本会主要做那些相对确定的事情。

包凡认为无论是经济、就业或者是资产结构,新经济一定是未来。而新经济不仅仅是高科技领域,还包括医疗健康、高端制造、大消费等领域。

另外对于金融机构来说,也需要回归本源,而不是利用信息不对称套利。

2016年10月,华兴资本正式获得A股证券牌照,逐渐从一家精品投行走向全业务投行,目前华兴资本的业务涵盖了企业全生命周期。

据包凡透露,华兴私募融资财务顾问业务从2004年成立至今,累计参与了350项交易,总交易额接近300亿美元。在市场较为冷清的2016年,华兴资本完成了41个项目,共计120亿美元融资,并且在5亿美元以上规模的融资项目中,华兴占据三分之一的市场份额。

并购财务顾问业务方面,华兴自2001年开始涉足,累计完成450亿美元交易额,并在2016年完成了10个项目、160亿美元交易额。

私募股权投资业务方面,华兴自2013年开始由自身的团队运作,直接投资管理的资金规模超过100亿人民币,旗下有4支基金,投资了70多个项目,包括链家、奇虎360、京东金融、药明康德、分众传媒等。

海外上市业务方面,2014年至今完成了25个中国新经济企业赴美IPO,在其中12个有中资投行参与的交易中,华兴独家参与了9个。

包凡说,在2017年,华兴将主要做的三个方向是专注新经济、国际化、技术型投行。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相关新闻
最新评论
  • dycdyc117
    1年前
    这种话一般就是说出来被打脸的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