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影响特朗普

《财经》记者左璇/文 袁雪/编辑     

2017年01月23日 10:51  

本文3659字,约5分钟

特朗普政府里有不少相互较劲和竞争的力量,只有分辨这些不同才能找到进入迷宫的钥匙

1月23日是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白宫上班的第一天。按照此前向媒体披露的计划,他将首先与国防部的将军们会面,指示他们在30天内制定一套打败“伊斯兰国”的计划。

他还将忙于签署各种文件——由于在国会遭遇共和党的强大阻力,奥巴马任期内的多项提案都未能立法通过,只能以行政命令的形式存在。特朗普只消大笔一挥,这些命令都将失效,其中包括禁止驱逐非法移民的孩子、限制发电厂排放温室气体、允许叙利亚难民来到美国等。

颁布行政命令是总统施政最立竿见影的途径,特朗普可以以此快速兑现多条竞选承诺,例如放松对枪支购买的背景审查,加强对外国游客的背景审查,指示商务部对中国发难,提起贸易诉讼及宣布中国为汇率操纵国。

在这些容易的成果达成之后,特朗普将转向国会着手解决一系列更复杂的问题,例如减税、获得修建美墨边境隔离墙的预算、彻底取消奥巴马医改等。

面对共和党掌握国会两院,以及自由派和保守派大法官人数处于4∶4的平局、将由特朗普提名第9名关键大法官的最高法院,理论上特朗普正处于权力巅峰。

大多数前任总统在胜选后往往改变竞选期间严厉、夸张的措辞,在权力的博弈和制衡中回到现实主义的传统政治轨道。但是特朗普在过渡的73天里的表现却是一个例外。他在主管贸易和经济的内阁职位上提名了数名反自由贸易“斗士”,和俄罗斯总统普京隔空喊话,试探其是否愿以削减核武为条件换取取消经济制裁,他甚至在第一次新闻发布会上与CNN记者发生争吵,还亲自把反对他的俄亥俄州共和党主席博尔赫斯赶下台。

对于具体的政策措施,特朗普政府三缄其口。当英国和德国记者追问他将如何打败“伊斯兰国”时,他说:“我不会说,我不想像奥巴马和其他人那样把计划都说出来。”

波特兰州立大学的政治学教授格多夫(Mel Gurtov)对《财经》记者分析,特朗普缺乏预见未来的能力,对战略没有兴趣,常常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或者做什么,由着性格行事;因此保持“不确定性”或许是他最大的战略。

心理学看特朗普

针对特朗普的善变,心理学相比于其他科学或许更能揭示其中的规律。美国西北大学心理学教授麦克亚当斯(Dan P. McAdams)曾做了深入研究,他认为特朗普具有在政府公职人员中比较罕见的性格:虽然他的性格和不少前任总统一样非常外向,但几乎没人像他那样易怒、难以相处和不分场合地展现自己的个性。

外向型性格常常在大脑分泌的多巴胺驱动下,无止境地追求成功的感觉,外界的认可、名望和财富等对这类人极其重要;在取得成果后,他们喜欢听到别人的赞扬,自恋程度较高。

特朗普对成功有极大渴求,他在2004年出版《像百万富翁一样思考:你应该知道的关于成功、地产和生活的所有事》一书中总结成功的诀窍。例如他说富翁从不休假、只睡很短的时间、即使在打高尔夫球时也在谈生意;他们的注意力往往只能集中很短的时间,在对方说出三个字的时候就能判断他接下来要说什么;富翁总是把自己当成“一人部队”,能够独自策划和完成自己的计划;如果别人低估了你的实力,其实对你来说是有利的;要依靠朋友,但更应该相信家人。

他毫不掩藏自己的成绩。在推特上,每当一家大企业宣布增加在美国的投资和创造更多的就业,特朗普就会发言提示:是他为美国带来了工作机会。

另一方面,喜欢赞美的特朗普非常讨厌批评。一般情况下,成年人能够根据所处的场合控制自己的愤怒情绪,但人们发现特朗普的行为常常不计后果、由冲动驱使。在竞选中,当他被一名阵亡穆斯林士兵的父母责怪时,他会在多个场合反复回击;一名小孩的哭闹打断了他的演讲,特朗普粗鲁地将其请出去。他在撰写《成交的艺术》一书时提到他的人生哲学: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麦克亚当斯对《财经》记者分析,特朗普的这种性格通常会令他热爱各种危机,因为这是他实现自我的好机会,他很有可能把一些国家之间的小不合升级为大事件,从而制造危机;在危机来临的时候,他很有可能选择最大胆和高风险的决定,从而追求最大的回报。

大棒政策

特朗普有强烈达成协议的愿望,而最可能成功的手段就是率先拿出“大棒政策”。特朗普在近期接受欧洲媒体专访时抱怨说,为什么纽约满大街跑的是德国的奔驰轿车,而德国却不买美国的雪佛兰汽车,并威胁称上台后可能向宝马出口美国的汽车征收35%的关税。

几天前,特朗普在推特上批评通用汽车在墨西哥生产雪佛兰科鲁兹汽车并在美国销售,他威胁如果不把工厂搬回美国就收取高额的进口税。在总统的压力下,福特汽车宣布不实施在墨西哥投资建厂的计划,转而在密歇根州建厂,增加700个工作岗位,空调制造商Carrier也表示不再将厂房搬迁到墨西哥。

在外交关系上,特朗普同样采取了类似的“大棒政策”,并且刻意让人难以捉摸。他曾表示将对来自中国的商品征收高达45%的关税——尽管美国主流经济学界认为对于两个经济关联度如此之高的国家来说这种办法毫不可行,特朗普丝毫没有后退的意思。

领导白宫全国贸易委员会的特朗普经济智囊纳瓦罗(Peter Navarro)曾撰文表示,征收关税不是最终目的,而是敦促贸易伙伴停止欺诈行为的谈判手段。这段话被阐释为,特朗普主要使用威胁的手段来让谈判对手软化自己的立场,虽然这些威胁并不都是说说而已。

《百年马拉松》作者、美国哈德逊研究中心中国战略研究主任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在近期解释说,特朗普认为中国人是世界上最聪明的谈判者,如果跟他们谈判肯定要失败,唯一的办法是让中国政府觉得对方是不可预测的人。

特朗普对俄罗斯总统普京却是例外,不仅公开夸奖普京是“好领袖”,还主动表示要和普京“谈生意”。特朗普表示,如果俄罗斯愿意削减核武器,美国可以考虑取消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普京回应:取消制裁可以,核武器不能削减。

麦克亚当斯析认为,特朗普和普京的关系至今还是一个谜,两人交好可能有两个原因,一个是特朗普曾在俄罗斯有很多生意往来,多次到访俄罗斯,因此相比于其他国家他更熟悉俄罗斯;另一个是他们都喜欢用强硬和威胁的方式来达成事宜,普京控制着媒体,喜欢采取直接与民众对话的方式进行领导,特朗普从中受到了不少启发。“不管怎么说,能和特朗普做朋友的人都是可以满足他的利益的人,他很快就会面临在国家利益和自恋之间的选择。”

影响特朗普的有效途径

特朗普的性格和行事风格终究有些规律可循,华盛顿庞大的游说团也因此找到了一些门路。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问询了八名资深共和党说客,让他们总结可以影响特朗普的有效方法。

游说者们发现虽然特朗普对身份低微的说客嗤之以鼻、扬言“放干K街的浑水”,但如果被支持他且有权势的人游说,则成功机会很大,例如前参议院议长、前总统候选人多尔(Bob Dole)就成功帮助他的台湾客户取得了通话的机会,前国防部长盖茨和前国务卿赖斯则成功游说特朗普提名蒂勒森为国务卿。

作为一名商人,特朗普和公司的CEO们在一起最为自在,如果要游说他,老板们最好亲自上场;商人重数字,喜欢计算投入产出比,没有什么比一条漂亮的增长曲线更能打动他的了。

成功影响特朗普还得选对引荐人。特朗普最看重他的家人,女儿伊万卡和女婿库什纳深受他的信赖;副总统彭斯对特朗普也有一定的影响力。此外,特朗普政府里有不少相互较劲和竞争的力量,例如白宫幕僚长普里伯斯和总统首席策略师及高级顾问巴农分别代表了建制派和局外人两支人马,只有分辨这些不同才能找到进入迷宫的钥匙。

正式就任后,国会和最高法院对特朗普可以形成一定的制约:国会每年控制总统的财政预算,如果总统有叛国、受贿、严重违法等不当行为,国会有权启动弹劾总统的程序。但是在实际运行中,总统的权力在时效性和决断力上都强于由数百议员组成的国会。

一项统计数据可以更直观地看出这种权力的不对称:历任美国总统曾否决过1506项国会决议,其中仅有111项重新在国会获得三分之二多数推翻总统否决。

格多夫表示,特朗普最需获得国会支持的是需要大量花钱的地方,例如修建美墨边境隔离墙;在外交问题上,例如军事行动、与俄罗斯的关系等,国会议员可以发表言论,但是权限滞后于总统。例如国会可以决议取消某项军事行动的经费;根据《战争权力法》,总统在发起军事行动后,如果未能在60天内获得国会授权,必须停止行动。历史上,第一种情形很少见,第二种情形基本没有成功过。

对于特朗普每天的外交决策,能形成最有效制约的应该是美国国务院。虽然内阁的部长们都由特朗普提名,但他们有自己独立的想法,并不完全遵从特朗普的指令;而且在国务院工作的大量职业外交官,并非政治任命,他们曾供职了多届政府,有特定工作的程序和模式,也不会完全听命特朗普。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最新评论
  • 财经网友
    3年前
    成为他的卧榻之人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