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器官捐献登记仅10秒钟,你会试试吗?

《财经》记者 贺涛/文     

2017年03月08日 09:52  

本文1773字,约3分钟

越多的人登记,就意味着等待移植的患者获得救治的希望越大。

在手机支付宝程序中搜索“器官捐献”,第一个结果就是器官捐献志愿者登记的链接,进入后只需十秒钟,就可完成志愿登记。

尽管如此,“器官来源始终是困扰我国器官移植事业发展的最大瓶颈。”在3月7日举行的中国器官捐献志愿登记宣传媒体见面会上,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刘秀琴不得不再次强调这一老问题。

2016年,中国完成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4080例,捐献大器官11296个,年捐献数量位居世界第二位。想到中国庞大的人口,再相比于全国年均约30万脏器衰竭患者的器官移植需求,器官捐献数量还是不高。

目前,在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中,约有3万名患者在苦苦支撑,排队等待器官移植机会。

为了缓解这种紧张局面,在今年“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无锡市人民医院副院长、无锡市肺移植中心主任陈静瑜带来提案,建议做好交通事故中脑死亡的器官捐献工作。

提案主要呼吁公安交通管理部门,在处置发生人员伤亡的道路交通事故时,应及时向当地红十字会、卫生部门通报信息;并配合红十字会、卫生部门向受害人亲属宣传人体器官捐献知识,协助动员自愿无偿捐献。对于已经作出自愿无偿捐献人体器官的交通事故案件,如果符合捐献条件,各级公安交通管理部门要积极配合红十字会、卫生部门启动捐献程序。

中国自2015年1月1日起,全面停止将死囚器官作为供体来源。这意味着,公民自愿捐献已成为唯一的合法器官来源。器官捐献志愿者首先应是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通过书面或网络方式,表达本人逝世后器官捐献的意愿。这个步骤就是器官捐献志愿登记。

当然,这只是参与器官捐献的具有实质意义的第一步。真正实现捐献,要等到志愿者生命结束后,工作人员会核实志愿登记信息库里的信息,确认逝者本人是否表达了捐献意愿,如有,还要对器官进行严格的医学评估,并征求全部直系亲属的共同同意。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管理委员会主任委员黄洁夫认为,器官捐献志愿登记,只是一种爱心表达。不是每一位器官捐献志愿者,都要实施器官捐献;器官捐献志愿者不会绑定,也不意味着任何义务的履行,更不用去主动联系医院。

中国政府在2010年初启动器官捐献志愿登记工作。“原先的登记程序确实很繁琐,最早的登记表有长长的三页纸,像干部考察表。”黄洁夫说。

到2014年,国家卫生计生委国际合作司和红十字会指导下的两个器官捐献志愿登记网站上线后,程序简化了一些,但进展也比较缓慢。直到2016年第四季度,两大登记平台仅收到约8万余份器官捐献志愿登记。

每一次提及这个数字,刘秀琴总是感到汗颜,“这个数字真是少得可怜。” 公开数据显示,美国有1.3亿人进行了器官捐献登记,美国总人口只有中国的1/4,两相对比,差距悬殊。

实际上,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支持的一项针对中国民众的《器官捐献公众意愿调查》,83%的参与调查者愿意成为器官捐献志愿者。那么,为何进行器官捐献登记的人这么少呢?该调查显示,有超过一半人没有登记的原因,是“不知道在哪里登记或手续太繁琐”。

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施予受器官捐献志愿登记系统主任赵洪涛分析称,社会动员不到位,志愿登记的渠道不好找,登记的流程复杂等因素,共同导致了登记人数的增长缓慢。

原因找到了,就得对症下药了。2016年12月,施予受网站率先在支付宝移动客户端开始器官捐献志愿登记服务,登记流程得到简化。

这个号称一键登记的平台上线后,仅仅两个月的时间,完成新增器官捐献志愿登记10万余人,对中国公民完成器官捐献意愿表达起到积极推助作用。越多的人登记,就意味着等待移植的患者获得救治的希望越大。

蚂蚁金服公共服务事业部医疗业务总监孙国锋告诉《财经》记者,在与施予受网站的合作中,支付宝只是搭建了一个更为便捷的入口和通道,并简化了登记流程。支付宝并不沉淀志愿者的数据。而且,登记只是志愿者对身后自愿无偿捐献器官的自主意愿表达,如果反悔,志愿者随时可以通过支付宝入口,进入登记平台取消。

当器官捐献登记只需要10秒钟,在手机上轻松点按几下就可成为一名器官捐献志愿者,有机会在身后以另一种方式延续生命,你会试试吗?

(《财经》记者 贺涛/文)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