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大使谈中加自贸协定:要说服加拿大人这对他们是有利的

《财经》记者 江玮/文     

2017年04月18日 18:05  

本文4190字,约6分钟

导读:加拿大民众和美国人、英国人没有太大不同。如果他们担心全球化,加拿大人也会有同样的担忧。政府的应对非常重要,我们要确保的事情之一是就业机会。

在抵达北京不到24小时,加拿大新任驻华大使麦家廉(John McCallum)就向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交了国书。他用不太熟练的中文向习近平说了三个数字:100%、50%、40%。“我的太太是百分之百的华人,我的三个儿子是50%的华人,我的选区40%的选民是华人。”

在出任加拿大驻华大使之前,麦家廉担任过加拿大国防部长和移民部长。在提出将麦家廉派往中国时,特鲁多表示中加关系比以往更加重要,需要有一个能直接与他对话的人来担任这一职务。作为特鲁多的内阁成员,麦家廉具备这样的优势。

在麦家廉3月下旬赴任之时,中国与加拿大就自由贸易协定展开了探索性讨论,虽然这并不意味着中加自贸协定谈判的开始,但将为两国政府未来是否启动自贸区谈判提供重要参考依据。当贸易保护主义在一些国家抬头,加拿大和中国的领导人都表达了对自由贸易的支持。

“在支持开放、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和支持全球化上,我们的意见是统一的,现在不是所有的政府都持有同样的立场。”麦家廉近期接受《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

《财经》:在来到中国之前,你有没有对自己的任期设定目标?作为加拿大驻华大使,你的工作重点有哪些?

麦家廉:我可以用三个词来概括:更多、更多、更多。在我抵达中国24小时内,我就向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递交了国书。我代表总理特鲁多对他说,我们希望与中国建立更加强大、深入的关系。我们希望更多的贸易和投资、更多的游客和学生,在不同领域有更多的合作。所以我的使命就是拓展加拿大与中国的关系,加深两国在经济、贸易、投资、人文交流等领域的合作。

《财经》:三个更多是特鲁多总理对你的指示吗?

麦家廉:他没有使用完全相同的词,但他对我说,中加关系比以往更加重要,他希望有一位大使可以直接和他说上话,因为我曾是他的内阁成员。他希望借此传递出讯息,即这段关系比以往更加重要,他希望我能代表他实现这样的想法。我也是这样对中国国家主席说的。

中国和加拿大在一系列事情上都有相同的看法。在支持开放、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和支持全球化上,我们的意见是统一的,现在不是所有的政府都持有同样的立场。这也是我们认为与中国加强关系是一件好事的原因。

《财经》:在贸易方面,中国已经和加拿大开始了自贸协定探索性讨论,讨论将如何展开?

麦家廉:讨论还在继续,这个月在加拿大还会有更进一步的对话。我们也在国内开始了公众咨询的进程,看加拿大民众和企业最关注哪些问题。我们还没有做出最后决定,但我非常乐观,这将会是富有成果的一个领域。

《财经》:在向公众征询意见的过程中,我想也会有反对意见,反对者的顾虑主要是什么?

麦家廉: 加拿大人的意见不会完全一致,不会100%持同样的看法。某些特定领域和人群对与中国的自由贸易协定抱有热切的希望,但也会有人担心这对加拿大来说不一定是好事。这也是我和我们政府需要做的工作,要说服加拿大人这是一件好事,重点是就业机会。这也是我为何强调游客的重要性,因为每个到加拿大的中国游客都在加拿大创造就业机会。我们每次向中国出口、中国企业每次在加拿大的投资也都在创造就业。我们要说服加拿大人这对他们是有利的,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但我们有很好的机会。

《财经》:你预计谈判会持续多久?

麦家廉: 我不知道。澳大利亚与中国的自贸协定谈了10年,虽然我们不会完全一样,但已经有这样一个模型,谈起来应该会更快一些。

《财经》:所以中加自贸协定会建立在中澳自贸协定的基础之上?

麦家廉: 那是一个起点。不会所有事情都一样,但至少中澳自贸协定已经签署,他们达成的一些事情,我们可能也想达成。但我们应该会更加深入或者采取不同的方式。不过至少已经有一个模板了。

《财经》:中国对加拿大投资在哪些领域还有潜力可以挖掘?

麦家廉:基本上我们所有领域都是开放的。除了传统的矿产和油气领域,还有高科技产业、基础设施等。在一些情况下如果涉及国家安全,有一些规则要遵守,但这与我们开放的态度并不矛盾。

《财经》:在能源领域呢?上届政府限制中国国有企业对能源领域的投资,我们会看到这些限制放松吗?

麦家廉:这是有可能的,虽然我们还没有做出决定。上届政府允许中国企业投资,后来又加以限制,这是我们在观察的事情。事情有可能发生变化,但还未决定。可以肯定的是,我们欢迎中国投资。

《财经》:解除这些限制需要经过哪些程序?

麦家廉:这可以作为自贸协定的一部分内容,也许会在议会进行讨论。现在还没走到这步,不过这是我们在考虑的事情。

《财经》:中加两国会在反腐上展开更多合作吗?

麦家廉:我们一直在合作,已经有多人被驱逐或者自愿回到中国。我们需要确保这符合加拿大法律。加拿大皇家骑警和中国公安部门有很好的合作,在这一领域取得了诸多进展。去年在中国总理李克强访问加拿大期间,两国签署了分享和返还被追缴资产的协定。我们还达成了就安全和法律议题展开定期对话的协定。

《财经》:在你担任移民部长期间,加拿大接收了2.5万叙利亚难民。对你而言,那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吗?

麦家廉: 的确不容易,但那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我们最初的承诺是2.5万,在2016年2月我们就达成了这一目标。每一个难民都经过了安全和健康检查。这段经历让我对身为加拿大人感到骄傲。当世界上很多国家对难民关上大门,我们却敞开了大门。我们的总理特鲁多去机场迎接了第一批难民,我们的民调也显示绝大多数加拿大人支持我们的做法。

《财经》:你如何确保这些难民融入加拿大社会?

麦家廉:我们在数十年前就开始接收难民。最初几年通常都是困难的,但后来他们可以融入。一开始是一种人道主义行为,加拿大人出资帮助他们,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也将为加拿大社会做出贡献。

告别一段尤其艰难的生活来到一个全新的国度,对难民而言,开始从来不会容易。但伴随着他们的努力以及社区的支持,他们可以做得很好。我已经不再是移民部长,现在我们新的移民部长是来自索马里的难民。 我们有两位总督以及多位议员也曾经是难民。我的观点是他们的确可以融入加拿大社会,即使开头很难。

《财经》:当我们在很多国家看到全球化倒退,加拿大却恰恰相反,你们如何应对全球化遭遇的反弹?

麦家廉:我们要很小心,因为加拿大民众和美国人、英国人没有太大不同。如果他们担心,加拿大人也会有同样的担忧,所以政府的应对非常重要。我们要确保的事情之一是就业机会。我不希望加拿大人认为中国企业夺走了他们的就业机会,或者加拿大的工作转移到了墨西哥等其他地方。我们希望加拿大人相信全球化和自由贸易对他们是有益的,这意味着我们要保证我们的政策可以帮助普通人,而不是只有富豪受益。在我们与中国商谈自由贸易协定的时候,我们要向加拿大人证明这对他们有利,对就业有利。这是一个挑战,但我们可以做到。

《财经》:加拿大制造业是否面临工作流失到海外的情况?

麦家廉:我们在制造业方面的确有一些压力。在制造业创造的就业机会上,中国和墨西哥等国的确增长得比加拿大快。因此,我们需要作出调整,但我们也在鼓励发展新形式的制造业,并在其他领域提供就业机会。

《财经》:作为TPP的成员,在美国退出之后,加拿大会继续寻求推进一个没有美国的TPP还是会邀请新的成员加入?

麦家廉:TPP已经结束了,或者至少就它的初始形式而言。美国已经说不,我们该怎么办?现在我们着手与中国的双边自贸协定,我们正在与印度展开自贸协定谈判,与欧盟的自贸协定已经签署。我们对自由贸易协定持开放的态度。

我是一名经济学家,从经济学家的角度来看,最好的形式是全球自贸协定,比如通过WTO,但这种形式即使并非不可能,也是非常困难的。所以其次的解决方案是多边形式,TPP是其中一种,还有其他国家协商的多边自由贸易协定。

我们与中国展开了自贸协定探索性讨论,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也可以发展成多国讨论,但现在还为时过早。没有人知道答案,但我们并不反对多边讨论,TPP也是如此,因此新形式的TPP可能出现,或者是新的多边组织,但我们还没到那步。

《财经》:对于TPP剩余成员来说,放弃TPP会是很可惜的事情。有没有邀请新成员加入的可能性,比如中国?

麦家廉: 这是一种可能,存在不同国家的组合或者不同的安排。但我现在也没有答案,我们目前专注于加拿大和中国的双边贸易协定,但有可能出现其他国家的组合。

《财经》:美国退出TPP是否给加拿大带来了更多在亚洲的机会?

麦家廉:我们与中国的关系的定位是非常明确的,那就是更多、更多、更多。 美国的立场则不那么明确,这和加拿大不同。一方面,美国是加拿大至关重要的合作伙伴,我们的总理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已经举行过会谈,我认为我们在培养这段关系上做得不错,但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我们与美国维持强劲关系的决心是坚定的,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同时寻求与中国发展更强大的关系,这也是我的工作。

《财经》:你如何看待当前的中加关系,你面临的挑战是什么?

麦家廉:当前的中加关系处在非常好的阶段,充满希望。发展一段良好的关系需要双方的努力。我知道加拿大方面非常热切地想要推进,不仅是我们的总理,还有其他内阁部长和各省政府。从我迄今为止与中方的对话中我也能感受到中方的热情。所以我认为前景是非常好的,要比多年以来更好,前方还有很多机会。

挑战在于,达成一个中加双方都能同意的协议,在一些领域双方持有不同意见。另一个挑战则是说服加拿大人这对他们是有利的协议。当西方国家纷纷反对自由贸易,说服加拿大人继续坚持自由贸易和全球化是一个挑战。

《财经》:加拿大早在2012年就向中国游客发放了10年签证,你们还有别的计划让访问加拿大变得更加方便吗?

麦家廉:到访加拿大的中国游客在2016年增加了24%,这已经是很好的数字了,但我们希望继续保持快速增长的势头。2018年将是中加旅游年, 我们有很多事情要做。中国政府已经同意加拿大在中国新设七个签证申请中心,我们需要推进此事。我们需要更多的航班,提高处理签证的效率。我们需要向中国民众展示加拿大是一个好地方。我们有优美的乡村、湖泊、河流,在加拿大北部能看到北极光。我们也是一个好客的国家,当其他国家向难民关上大门时,我们已经接纳了4万叙利亚难民。有很多华人在加拿大生活,中国游客在温哥华这些城市会觉得像是在家一样。

(《财经》记者 江玮/文)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