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监会摸底城商行,终结表外资产激进扩张

《财经》记者 龚奕洁/文 袁满/编辑     

2017年05月05日 14:42  

依靠同业和表外理财实现资产扩张,甚至表现“激进”的城商行,在强监管风暴下,注定要经历一场阵痛。

近年来,城商行的资产扩张速度极快,每年均高于行业平均水平。图/CFP

近年来,依靠同业和表外理财实现资产扩张,甚至表现“激进”的城市商业银行,在强监管风暴下,注定要经历一场阵痛。

《财经》记者获悉,银监会城商行部于4月24日安排浙江、江苏、宁波、云南四个地方银监局对几家城商行的委外情况摸底调研。

其中一家城商行人士告诉《财经》记者,监管的调研函要求上报委外的规模、增速、投资去向等数据。而早在3月下旬,银监会还对城商行下发调研函,摸底表外理财,要求城商行上报表外业务规模和结构变化以及大力拓展表外业务的原因。

就上述两次摸底来看,监管部门重点关注城商行表外业务、同业业务和与此二类相关的委外业务。这与央行MPA考核及银监会3月底以来的多道专项检查行动,一脉相承。

近日,银行委外市场“赎回潮”引发关注,债市与股市双双承压,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和农商行被指为赎回主力。

多家城商行人士和分析人士指出,监管压力下,城商行将在持续一段时间内调节资产负债规模和资产负债结构。赎回委外,仅是城商行调整的表现之一。

“这次的一系列监管措施,肯定会对近几年资产规模高速增长的城商行有很大影响,特别是那些刚刚上市以及准备上市的机构。”北方一家城商行资产负债部门的资深人士如是说。

“今年城商行的相应业务规模肯定会萎缩,但对于城商行可持续发展来讲是好事。”华东一位城商行资管部负责人提醒,监管也要考虑银行业一起缩表可能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

资产快速扩张

近年来,城商行的资产扩张速度极快,每年均高于行业平均水平。根据银监会的数据,截至2016年6月末,全国133家城商行的资产规模共计达25.2万亿元,较五年前增长近1.9倍,年均增速近40%。

民生证券研究院高级宏观研究员朱振鑫表示,城商行资产扩张渠道在近十年来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呈现“贷款-存款”表内扩张的方式向“理财-投资”表外扩张方式转变,即由资产驱动负债变成了负债驱动资产。

根据近年《理财市场年度报告》,截至2016年6月末,每季度城商行的理财规模增速均高于平均水平,而城商行理财规模所占比重也越来越大。

从已发布2016年报的A股和港股上市银行来看,城商行的投资类资产所占资产总额的比重,普遍高于股份制银行与国有大行;其中11家城商行的投资类资产占比在40%以上,辽宁锦州银行以64.56%的比重遥遥领先。

利率市场化背景下,往年“高息揽存”的城商行,与国有大行和股份制银行相比,处于竞争劣势,负债成本上升。而经济下行对城商行对公客户,即中小型企业的冲击最大,也带来城商行对实体经济的投资回报率下降。为追逐高收益的资产,城商行就大力通过委外理财、资产管理计划等投向资本市场,包括债市、股市以及产业基金等。

朱振鑫此前指出,“城商行的逆周期扩张,并不代表其在经济下行时仍能找到实体经济的优质资产,更多程度上是为了扩张而扩张、为了生存而扩张。”

商业银行,尤其是城商行此前重视资产扩张的原因,正是为了维持利润正增长。经济下行、不良上升的背景下,如果 资产规模保持不变,为了满足拨备和资本的要求,其利润必然下滑。若要保持利润,继续做增量是可选方向。

“已经上市的和准备上市的城商行,都要把业绩做好,抬升股价,才好对股东交待。” 前述北方某城商行资产负债部资深人士表示,而城商行又担心放贷的不良风险太高,因此创新同业业务以套利的积极性高。

从银行资产负债表来看,资产端主要分为以下几个项目:贷款、同业存放、买入返售、应收款项类投资、可交易及可出售金融资产。其中同业存放、买入返售、应收款项均涉及银行的同业业务。

《财经》记者统计发现,近年来,城商行信贷资产所占比重逐年下降,同业业务所占资产端的比重大幅上升。即在资产扩张上,城商行呈现信贷扩张向同业扩张转移的趋势。

2014年银监会就开始注意同业扩张的问题,《关于规范金融机构同业业务的通知》(127号文)要求单家商业银行对单一金融机构法人的不含结算性同业存款的同业融出资金,扣除风险权重为零的资产后的净额,不得超过该银行一级资本的50%;单家商业银行同业融入资金余额不得超过该银行负债总额的三分之一等。

但一路资产狂奔的城商行并未停下脚步。

2016年9月,时任银监会主席尚福林在城商行年会中明确提出,城商行要尽快扭转投资超过贷款、表外业务发展过快的局面,这些业务的快速发展,实际上意味着隐藏的信贷风险,可能会影响金融安全。

而在同业业务上,尚福林表示,城商行要充分意识到,跟随大银行做业务、给别人当通道、拼盘融资垒大户,既缺乏业务竞争能力,又没有商业谈判优势,还容易埋下风险隐患。

排查重点:同业和理财

央行MPA考核趋严在前,银监会6号文、46号文、53号文等一系列监管文件及对风险和乱象的专项检查在后,金融领域去杠杆政策意图强烈。

4月24日,银监会城商行部安排浙江、江苏、宁波、云南四个地方银监局对几家城商行的委外情况摸底调研,要求上报委外的规模、增速、投资去向等数据。

3月下旬,银监会还对城商行下发调研函,摸底表外理财,要求城商行上报表外业务规模和结构变化以及大力拓展表外业务的原因,包括但不限于担保类和承诺类、非保本理财业务、委托贷款业务和委托投资业务开展情况,以及潜在的风险点。

“银监会一直在摸底这些业务的规模,以便在金融去杠杆过程中,能够把握和即时应对可能带来的风险。”某银行资管部从业人员表示。

按照国泰君安银行分析师王剑等人将监管类别与简易银行资产负债表的类比,受监管影响较大的业务,按照严重程度排序,分别是理财业务、同业业务、信贷业务。

银监会近两年对理财业务和同业业务非常关注。

在2016年度《银行业理财市场报告》尚未披露之时,4月21日,郭树清在一季度经济金融工作会议中就率先公布了2017年理财和同业的数据:3月末,银行业金融机构境内同业资产和同业负债余额分别为21.7万亿元和30.3万亿元,比年初分别下降1.4万亿元和1.9万亿元;银行理财产品余额29.1万亿元,比年初增加958亿元,同比增长18.6%,增速比去年同期大幅下降34.8个百分点。

在实际操作中,同业业务往往作为理财业务的上游,成为资金链中嵌套的环节。银监会近期的监管文件中,强调了理财业务和同业业务存在的空转套利、隐匿不良资产、投资非标资产和通过通道业务占相当比例的委外,以实现监管套利等。

王剑等人认为,从银行业整体看,由于同业投资毕竟处于银行表内,日常监管更严,故预计其问题严重程度轻于理财业务。但具体针对城商行来说,通过同业套利的问题却更严重。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通过同业融资投资委外套利的行为,是监管的重点对象。

在53号文中,对于同业业务,银监会提出了5项指标硬约束,相较于此前127号文等的要求,新增一条:将商业银行发行的同业存单计入同业融入资金余额,是否超过银行负债总额的三分之一。据了解,这一指标下,多数商业银行的检查可能不过关。

监管一方面要严控银行同业融资规模,6号文对同业负债占比高的银行还要求“一对一”贴身盯防。

“这是把银行目前采取的,大力发展同业业务,以带动资产继续高速扩张的发展路径给完全堵上了。”一位城商行资深从业人士指出。

华东某城商行资管部负责人表示,对城商行的问题要区别对待,133家城商行的分化很严重,在资产规模、结构、配置偏好等多方面的差异较大。其所在行的资产管理以主动管理的固定收益类资产为主,委外业务多是量化对冲和权益类产品。

“摸底调查之后,监管将对同业和理财等业务继续出台怎样的细则,是我们最关心的。”这位资管部负责人表示。

“这次的一系列监管措施,肯定会对近几年资产规模高速增长的城商行有很大影响,特别是那些刚刚上市以及准备上市的机构。”前述北方一城商行资管人士表示。

具体而言,一是同业投资的风控管理、资本和拨备计提监管更严,重现前两年规模大幅增长基本不可能;

二是同业融资规模和占比受到更严的监管限制,要依靠居民和企业的存款增长来提供资产投放的资金,对绝大多数城商行来说都很难;

三是前期同业业务发展较快的城商行,面临很大的业务调整和合规整改压力;

四是对同业和理财业务的强监管,可能会导致部分机构爆出大量不良,46号文里也说了要严查不良出表、不良认定的违规套利行为,监管一旦查出,势必会限制机构的业务发展和扩张。

“监管的潜台词就是:想发展?老老实实吸存款放贷款,好好服务中小企业。”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缩表”来临

监管从严的背景下,城商行或主动、或被动地收缩资产负债表,调整资产负债结构。业内人士指出,委外赎回就是银行缩表的表现。

多名业内人士分析,监管对同业的要求,肯定会让一部分机构开始降低同业负债规模,倒逼资产端回收资产,自然也就包括了委外赎回。

央行MPA考核拟将表外理财纳入广义信贷、将同业存单纳入同业负债。中信债券明明团队调研发现,赎回委外会相应减少银行金融资产科目的规模,会对MPA考核有利,对广义信贷增速、资本充足率、流动性覆盖率、净稳定资金比率等监管指标均有改善。

业内人士分析,五大行和股份行的委外中,理财、私行业务的资金依靠同业融资投委外来套利的情况应该相对较少;但城商行的情形正相反,估计只有个别理财业务发展比较好的大型城商行是例外,其他近两年资产规模高速增长的机构应该或多或少都存在同业融资投委外的套利模式。

同业存单快速膨胀支撑了委外和理财大幅扩张,随着监管初步明确了对发行和持有同业存单的计入同业业务以及相应标准,同业存单规模收缩,其对接的委外和同业理财也就面临赎回压力。

后续来看,对于监管压力较大的银行,仍然存在主动赎回情况;对于监管压力相对较小的银行,后续也将随着委外到期不再续作,实现委外规模被动缩减。此外,即便监管压力不大,在监管明确收缩委外投资、缩降商业银行投资杠杆的情况下,银行整体委外占比面临进一步调低。

“今年银行资产端规模肯定会缩减,”前述华东城商行资管部负责人表示,“但长期来看,利好银行业长久发展。”

该负责人提醒,另一方面,监管部门一定要考虑银行业一起缩表可能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

缩表时表内资产可能的演变路径,海通证券分析师认为,第一阶段应当是负债端维持、而资产端结构变化,定制公募基金委外或被银行优先赎回,同业理财和非标资产到期不再续。姜超测算,2016年底银行表内基金配置规模或在9000亿元甚至更高。

接下来,随着同业套利链条被监管,同业存单或将纳入负债,预计中小行的存单发行规模将减少,与之对应的资产端同时减少,银行缩表。

此后,随着缩表逐步完成,银行风险偏好下降,缩表过程中储蓄的流动性可重新配置更安全资产。

(实习生温博对此文亦有贡献)

(《财经》记者 龚奕洁/文 袁满/编辑)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