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推中国经济转型,中信集团探寻金融务“实”之道

《财经》记者 秦嘉敏/文 王东/编辑

2017年07月05日 15:33  

《财经》记者  秦嘉敏/文  王东/编辑

今年以来,金融监管持续趋严,去杠杆力度加大,资金成本可能进一步传导到实体端。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受到关注。中信集团旗下多家金融机构在服务实体方面积极探索,包括银行对政府融资平台的公司化改造,证券对军工科研所的改制,以及信托成立服务中小企业的专门基金等。发挥综合金融优势,提供创新解决方案成为中信集团的金融务“实”之道。

6月23日,中国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在"走进中信"沙龙活动上表示,金融要提高服务实体经济的水平和能力,需要首先对服务的对象有深刻的理解,要比客户更了解其所在的行业和他的业务。中信的金融实践表明,顾问服务要先行。金融服务要从单纯融资进入“融资+融智”的新阶段。

在中信银行杭州分行副行长朱义明看来,银行等金融机构承担了经济周期下行的压力。“真正需要考虑的是如何在新的历史发展时期、在新的经济业态下,用一种更有价值的手段和转型下的手段去支持实体经济,使中国在这次转型的过程中实现顺利的切换。”除了实体自身努力之外,银行和金融机构也必须迎合到切换过程,顺应切换的潮流,他表示。

国家发改委产业经济与技术研究所所长黄汉权认为,在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方向上,只有紧扣产业转型升级的大方向、大背景,以及进入到创新驱动发展阶段,把创新作为第一推动力,更好的设计金融产品和“一揽子”的顾问服务,才能让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更加顺畅,让新兴产业更加快速的成长壮大,实现新旧动能转化、接续,让中国经济继续保持中高速增长。

"融资+融智"纾困地方政府债务

2008年以后,地方融资平台业务大量发展。主业不突出、线条不清晰、管理不到位,是地方融资平台被社会诟病的重要问题,也是地方债务突出的主要原因。当前中国的金融风险比较大,除了企业的高负债以外,最重要的就是地方融资平台的债务。

在民营经济占较大份额浙江,中小企业占比达到97%。企业"小、散、碎"的特征明显,国有企业不多,特别是垄断性的大国企非常少。同时,浙江的县域经济特别发达,百强县数量长期位居全国最前列,地市和县域财力强。

位于浙江省绍兴市的柯桥区是绍兴中心城市的重要组成部分。2016年,柯桥区实现GDP1239亿元,人均生产总值18.85万元。柯桥区的经济持续发展特别在基础设施建设、产业转型、民生工程建设等三大领域需要强有力的金融支持与保障。

另一方面,柯桥区的国有资产分布比较分散,缺乏核心业务定位。虽然有柯桥区国有资产投资经营有限公司,但作为行政性的管理机构,公司治理有待进一步完善,没有健全的内控制度体系,没有办法到债券市场上融资。

对此,中信银行绍兴分行与中信系券商联合进驻柯桥,梳理其主营业务,形成以轻纺城市场经营、水务、安置房建设等为核心的十大业务板块。同时,健全相关公司治理制度,协调会计师事务所提供完善的财务制度顾问服务和建立内部控制制度,出具三年连审审计报告。最后引入外部评级,聘用律所机构,出具募集说明书,全面完成发债准备。

经过梳理后的柯桥国资总资产1180亿,净资产470亿,外部评级AA+,成为浙江省内综合实力最强的区县级大型城建企业,登陆债券市场以后受到投资者的青睐。2015年到2016年,中信银行绍兴分行和中信系券商合计为柯桥区注册债券金额198亿,目前已经发行了157亿元。

通过"融资+融智"的全面服务,对客户来讲,融资渠道进一步打开,融资规模增长,融资成本降低,市场影响力提升。与此同时,柯桥区政府债务管理更加规范,分散型债务管理向集中型债务管理转变。城市基础设施建设速度加快,招商引资实力增强,对优质项目、实力企业的吸引力增强。

"柯桥模式"案例最重要的经验就是地方融资平台脱离地方政府进行公司化改造。曹远征提到,"柯桥模式"把庞大的业务梳理成几个公司,将业务平台组合起来,根据业务进行分类管理。同时不同的行业有不同的物理性质,会产生不同的现金流,从而能够根据业务链条的性质提供融资安排。

在浙江省政府和中信集团的强强联合下,"柯桥模式"快速复制推广。目前,"柯桥模式"已在浙江省绍兴市的上虞、诸暨、嵊州等地落地。

中信银行绍兴分行副行长温伟祥总结称,"柯桥模式"是中信银行杭州分行借助中信集团综合平台优势,在过去为政府提供融资的基础上,为地方政府提供的“顾问式”服务、“一揽子”融资,实现了从单纯融资到“融资+融智”的转变,构建起了新型的银政合作关系。

“顾问先行”服务产业并购升级

金融要对实业提供服务,首先必须对行业和实业有深刻的理解。“从军品到民品,从央企到民企,从债券、IPO到并购,如果金融企业能够提高自己对产业的理解力和行业的理解力,就能够比较好地服务于客户,伴随客户持续成长。” 中信证券投行委运营部负责人、董事总经理王治鉴表示。

2016年,中信证券完成了中国动力(600482.SH)的重大资产重组项目。中船重工成立于1999年7月1日,是我国十大军工集团之一。交易方案是将中国船舶重工集团下面的五个研究所的相关研发力量,包括中国重工以及风帆集团下面的发动机资产,全部注入风帆股份(重组后更名为“中国动力”)。

A股上市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和核心价值集中在研发力量,而我国传统的军工研发力量集中在研究所。在资本市场看来,重组前的风帆股份缺乏有效的具有核心竞争力的投资品。此外,军工产业离市场较远,而研究所往往是事业单位,研究人员也是事业单位的身份。这几个方面约束了军工研究的发展。

资本市场对接原有的军工研发系统,可以体现极高的融资效率,也有助于研发向产品、生产、产能的转换。整合后的中国动力将研究院所和整个的生产公司、生产装备厂全部打造成一个平台,从研究到产能的扩张、市场的推广,从军品的保障到民品的推广和开发,实现了全方位的整体统筹。

除了“钱”之外,“人”是关键。原有的科研院所是事业单位体制。在完成了重大资产重组之后,2016年下半年中国动力立即实行了核心技术研发人员的股权激励计划,从而把研发人员的研发动力和市场表现结合起来。

在曹远征看来,中国动力的重大资产重组中,中信证券不仅进行了整合,最重要的是改制。“中国最难的问题就是事业单位改企业,改制是最困难的。同时还是科研院所的改制,而且有股权激励。这对于人力资本的提升和研发水平的提高有重大意义。”

中国动力的案例最终的交易规模是275亿左右,其中配套融资规模134亿,投入到五大研究所的相应规模近100亿。在12个月之内完成100亿的研发方向融资,相当于这五家研究所历史上所有科研经费的拨款总和的1.5倍。

王治鉴认为,中国动力的资产重组为投资银行提供了很好的交易,为资本市场提供了比较好的投资品,即具有核心研发能力的军民融合的发动机研发平台,也有助于推动传统的军工事业单位向市场化转变,与资本市场对接。

“核心问题是金融机构对于行业的理解”,曹远征表示,“投行本身就是顾问,对行业的理解要比你的客户更加深入。一定是你对这个行业的了解比行业里的人还要深刻,我才能把业务交给你。”

黄汉权认为,在金融与实体经济融合的过程中,不仅解决了实体经济的金融需求,还给实体经济提供了增值服务。“实际上是跟企业捆绑在一起发展,形成命运的共同体。大家彼此共进退、同呼吸。如果要做到这一点,就需要金融机构具有强大的产业研究和分析的背景,对产业发展趋势有深入了解。”

中小企业“商业可持续”融资道路

在我国的经济构成中,中小企业一直是其中非常重要的部分,并且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但是,中小企业时常受融资难问题所困扰。大的央企找银行贷款,银行就是基准利率,甚至基准利率下浮。中小企业都是初创企业,找传统银行贷款一直比较难,并且议价能力偏弱。

中信信托高级经理王大为介绍,中小企业的融资需求是非常复杂的,具有“短、小、频、急”的特点,占用的业务资源较多,给银行造成了很大的业务压力,相关金融机构的操作成本直线上升。

同时,中小企业的议价能力又很弱。出于风控的考虑,银行往往会给这些企业设定很多的审贷和放款条件。中小企业不得不放弃自己的灵活性需求,去满足银行的条件,才能拿到贷款。如果企业不放弃自己的需求,必然与传统银行形成僵局。

以中信信托北京中小企业发展信托基金系列项目为例,发放贷款的平均单笔金额是1200万元。在操作的时候,单笔金额最小的可能不到100万元。涉及行业众多,基本上覆盖了全行业。“这么多行业的中小企业,金融机构放贷款之前一定要做尽调,这对人力和操作成本的占用是非常巨大的”,王大为表示。

“商业上的可持续才是可持续,政策上的可持续并不可持续”,曹远征表示,防范风险的最好办法就是提高利率,这是传统手段。最后企业感到融资难、融资贵。金融机构放不出去贷款,自己也没有收益。“中小企业的问题是在商业上融资很困难,变成全球的难题。”

中信信托自2012年起设立了北京中小企业发展信托基金系列项目,向北京市中小企业发放信托贷款。2012年至2017年6月,北京中小企业发展信托基金共放款661笔,总金额达到82亿元,总共涉及到359家企业,信息技术和高科技企业占将近一半。

王大为表示,“目前我们操作一笔贷款,企业基础资料齐全,立项审批只需要2天时间。在合同要素都确定的基础上,再花2天时间印制合同,之后就是合同签署。对于基础资料齐全的企业,从立项到最后放款一周以内就可以完成。”

从行业的角度来看,信托是支持实体经济的重要力量。信托本身最大的特点是灵活,信托本身具备横跨货币市场、资本市场、实业市场的制度优势,拥有股权、债权以及制度优势的灵活运用方式,能够通过自身的制度优势,借助于其他金融子行业的连接,整合服务实体经济。

中国经济进入当前阶段,实体企业面临的已经不是一般的融资安排问题。“钱很多,融资又很困难”,曹远征介绍说,过去各大银行都有中小企业贷款部,平均融资规模500万。其实更重要的是500万以下的微型企业市场。“信托可以用它的特殊安排为中小企业提供服务。”

“如果找不到一种盈利的方式,支持中小企业是做不长远、是不能持续的”,中信信托副总经理赵娜表示,“我们为中小企业安排了特殊的流程和绿色通道,不仅节约了我们自己的人力、提高了效率,也扩大了规模。规模扩大了,经济效益就体现出来了。”

中信集团金融务“实”协同作战

中信集团在综合金融方面有比较强的优势,同样非常注重实业的发展,涉足资源能源、高端制造、工程承包、房地产、环保、现代农业、信息产业、文化和消费等多个领域。中信集团也已明确提出要在巩固综合金融优势的同时,加大对实体资源的配置,实现金融与实业更为均衡的发展。

 “协同对于中信来说具有重大意义,我们也在实践过程中积累了经验,并且不断发展。”朱义明将中信集团不同金融机构之间“协同作战”满足实体经济需求的基础因素总结为信任逻辑、整合优势和文化优势。

中信天然的血缘关系以及我们平常的合作是我们本身的信任基础。当我们利用这种信任基础去推行商业服务的时候,服务的一致性、有效性,以及最后成功的概率会大幅提高,并且服务的综合价值会提升。这是信任逻辑,朱义明表示。

其次,中信旗下的金融机构在各自领域里拥有专业优势和资源优势,在此基础上的协同能够带来较强的聚合效应。不仅能有效降低风险,还可以提升市场竞争力,形成1+1>2的整合效应。所以,第二个逻辑是资源分布形成的整合优势。

第三个是文化优势。因为同属一个体系,各家机构都有共同的价值观和经营理念,很容易在某个思维角度上达成一致,也很容易在一种行为方式上获得共鸣。

朱义明总结到,“在此基础上,中信集团又从战略上去引导构建相互协同的业务形态和发展形态。这种协同效应不仅在中信的体系内扎根,而且在对客户服务、对社会经济发展的助推和集团发展内生动力上,都形成了有效的发展模式。”

融合已成为中国金融业发展的重要趋势。曹远征认为,中信的“柯桥模式”等案例体现出金融服务“跨市场”、“跨行业”和“跨品种”的融合特征。

“金融业的这场转型是深刻的,是与中国经济发展和产业升级相对应的。中信集多种金融工具于一身,具有独特的综合优势,可以为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探索好的模式。这也是中信这样金融和实业并举的国有企业的使命”,曹远征表示。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