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辅导暂时中止,广发银行:为保障股权变更期经营稳定

《财经》记者俞燕/文 袁满/编辑     

2017年07月13日 22:44  

在诸银行中上市进程最为曲折漫长的广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广发银行”),自2011年启动的IPO项目于日前暂时中止,引起市场关注。对此,广发银行回应称,此举是为了保障股权变更过渡期的经营管理稳定,在有条不紊继续推进上市准备的同时,暂未继续进行上市辅导。

中止上市的缘由

广东证监局6月16日发布的“广东辖区已报备拟上市公司辅导工作进度表”显示,广发银行于4月26日暂时中止IPO上市辅导。除了广发银行,该进度表上还有8家企业也是暂时中止状态。由于广发银行作为金融机构的身份,其IPO辅导中止颇引市场关注,亦引发各种猜测。

根据《中国证监会发行监管部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审核工作流程》规定,在审查申请材料过程中,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作出中止审查的决定:申请人因涉嫌违法违规被行政机关调查,或者被司法机关侦查,尚未结案,对其行政许可事项影响重大;申请人被中国证监会依法采取限制业务活动、责令停业整顿、指定其他机构托管、接管等监管措施,尚未解除;对有关法律、行政法规、规章的规定,需要进一步明确具体含义,请求有关机关作出解释;申请人主动要求中止审查,理由正当。

对此,广发银行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广发银行自2011年启动上市项目、2013年股东大会审议批准相关议案以来,一直高度重视和积极推进各项准备工作,总体接近可申报状态。2016年,广发银行完成重大股权重组,公司治理、发展战略、组织架构和业务经营均在相应优化调整。根据有关法律法规和监管指导意见,为了保障股权变更过渡期的经营管理稳定,暂未继续进行上市辅导。

去年2月29日,中国人寿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国人寿”,601628.SH ,2628.HK)与花旗集团(Citigroup Inc.)和IBM Credit LLC分别订立股权转让协议和股份收购协议,以每股6.39元(人民币,下同)、233亿元总对价收购两者所持广发银行的股份共计36.48亿股。收购完成后,中国人寿持有广发银行的比例增至43.686%,成为其最大单一股东。

去年7月29日,广发银行股权变更事宜获得银监会批准,中国人寿正式入主广发银行,在当年年报中将其作为联营企业核算。

随着股权变更落定,广发银行管理层亦随之而变。去年8月30日,广发行董事长董建岳和行长利明献(Morris Li)双双向全体员工发出告别信,与其同时离任的,还有来自花旗方的副行长周卫华(Edward Chou)和罗杰(James Morrow)。至此,花旗无论从股权还是管理权上,都悉数退出广发行。次日,广发行发布公告,披露董事会已选举董事刘家德作为副董事长,并在新董事长正式到任前代行董事长职权,执行董事、副行长张凤鸣则代为行使行长职权。

去年9月,刘家德接任广发银行行长,原国寿资产管理公司副总裁尹矣任副行长。至2016年12月,广发银行新的管理层已集结完成,形成一正六副的架构。

 据了解,除了中国人寿入主带来的股权变化,去年广发行还基本完成不合规股东的清理工作,股权规范和股东确权的相关工作亦取得进展。

一位拟上市公司董秘表示,公司控股权的稳定性是IPO发审的重点之一。根据有关法律法规和监管指导意见,如果拟上市公司发生重大股权变化,需要运行一个完整会计年度,才能再重新申报IPO。此外,接受IPO辅导的董、监、高人员要进行相应的考试,如果一家公司董事会和管理层成员在上市辅导阶段变化较大,也将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上市辅导的进程。

据了解,根据有关规定,企业IPO中止审查后恢复审查的,视同新申报企业按出具恢复审查通知的时间排队安排有关审核工作。恢复审查时,如发行人对其财务报告期进行调整达到一个或一个以上会计年度的,审核部门可再次出具反馈意见。

广发银行人士表示,广发银行正集中精力加快改革发展,将在综合考虑内外部环境与需求的基础上,择机启动上市工作,重新提交辅导备案申请,建立资本补充长效机制。

上市路漫漫

作为国内首批组建的股份制商业银行之一,广发银行的上市之路格外艰辛,实现上市亦是广发银行管理层的夙愿。广发银行前董事长董建岳在告别信中坦陈,“由于客观条件的限制、中外方文化的差异以及更主要的我个人能力所限,有一些工作的成效尚未达到我预期的目标,有些工作存在疏漏,还有很多工作在推进的过程中,特别是IPO,几经努力,使出洪荒之力,也未达成。每每想到这些我都感到深深的不安和愧疚。”

早在2007年初,广发银行便着手准备上市前期工作。2009年4月,根据广发银行制定的“2010年-2012年资本管理规划”,确立了“以股份增发为首选,次级债发行为辅助,积极推动IPO进程”的资本补充路径。根据当时的规划,在2010年上半年通过股份增发的方式补充核心资本,在2010年底前后择机发行次级债券,同时拟在2012年实现上海和香港两地同时上市,最终建立资本补充长效机制。

2010年4月,广发银行完成了资本补充方案的第一步,向原股东定向增发150亿元,将核心资本充足率提至8.3%。

2011年5月31日,广发银行完成上市辅导备案,由中信证券和高盛高华证券作为上市辅导机构。

董建岳亦在当年对媒体表示,350亿元的融资规模,是根据广发银行2011年-2015年的五年战略规划制定的,以保证到2014年时广发银行仍有充足的资本金。

然而,2012年7月,证监会暂停A股上市,广发银行2012年实现上市的计划由此落空。

上市迟迟未果,广发银行只好靠发行次级债补充资本,到2012年底时,其核心资本充足率为8.37%,依然徘徊在监管红线附近。2013年,广发行的核心资本充足率进一步降至7.49%,跌至红线之下。

到2014年时,种种信号显示,广发银行上市进程加快。比如,2014年3月,广发银行董事会审议通过《董事会就本次公开发行并上市相关事项对指定人士进行转授权的补充议案》,5月审议通过《关于广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方案的补充议案》和《关于提请股东大会授权董事会办理本次公开发行并上市相关事宜的补充议案》等议案。而广东省委省政府则在下发的《2014年支持大型骨干企业发展若( “151号文”)中,把“推动广发银行上市”首次正式写入政府文件。

迟迟上市未果,广发银行的资本实力频频告急。2016年报显示,截至2016年,其资本充足率10.54%, 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及一级资本充足率均为7.75%,比去年下降1.27个百分点,低于8.0%的监管红线。

为进一步拓宽资本补充渠道,今年4月13日,广发银行推出300亿元股份增发方案,中国人寿以132亿元认购逾18亿股,持股比例保持不变。

广发银行人士表示,公开上市是银行建立长效资本补充机制、夯实持续发展基础的重要途径和必由之路。目前,该行资本充足率符合监管要求。今年的增资扩股工作,进一步夯实资本基础。

也正是在这月,广发银行上市辅导暂时中止,自此,其已报送了11次辅导中期报告,而彼时的辅导机构也已由中信证券和高盛高华变为只有中信证券一家。

一位拟上市公司董秘表示,一般来说,在上市辅导阶段中止,由企业自行提出的情形较多。从目前市场上的情况来看,很多主动提出IPO中止的企业不排除受到去年证监会开展的IPO大检查的影响,因为“一旦被查出存在问题,对董监高的处罚金额非常大”。

去年以来,证监会对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的查处持续保持高压态势,并且严查IPO发行环节的包装上市、披露不实乃至欺诈发行等行为,并出现相应退市事件。截至去年3季度,有近90家企业“中止”和“终止”审查。

亦由业内人士指出,广发银行发生的多起飞单事件以及去年底侨兴债事件中的假保函所折射出来的风控和管理漏洞,亦或对其上市有所影响。

不过,上述广发银行人士强调指出,广发银行IPO上市辅导的状态为“暂时中止” 而非“终止”,目前该行仍在有条不紊继续推进上市准备工作。

银保协同全面展开

随着中国人寿入主广发银行尘埃落定,广发银行也开始进入国寿主政的时代。

2016年,广发银行与中国人寿集团启动实施了“368工程”(三大板块:保险、投资、银行;六大项目:交叉销售、客户迁徙、网点共享、投融资协同、客服升级、金融创新;八大机制:专员派驻、项目管理、联席会议、基本法考核、预二算引导、信息共享、冲突协调、风险防火墙),双方将在资源共享、相互服务以及联合营销三大类共百余个项目方面开展业务合作与协同。

据了解,中国人寿与广发银行为此成立了资源整合与业务协同领导小组,进入“高层推动、整体规划、全面合作、深度协同”的银保协同新阶段。双方先后推出国寿广发联名借记卡、联名信用卡,与中国人寿电商公司合作建立了国寿一账通系统平台,广发银行的职工年金计划由中国人寿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管理。

广发银行披露的信息显示,目前广发银行在代销人寿集团保险、代销手续费收入、投融资项目、资产托管、现金管理和代发薪等方面都取得了“令人振奋的成绩”。

广发银行2016年报显示,截至2016年,广发银行代销中国人寿集团各类保险6.6亿元,同比增长三倍。实现手续费收入4050万元,同比增长三倍。投融资合作项目合计金额56亿元。

虽然上市进程曲折,中国人寿入主后的广发银行仍对其未来的发展充满底气。其今年制定的《“十三五”发展规划纲要》提出,战略目标是“建设全国一流商业银行”,将在网络金融、银保协同、综合金融三大领域着力推进创新,走差异化发展之道。

《财经》记者俞燕/文 袁满/编辑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相关新闻
最新评论
  • 薇薇籽
    6个月前
    2016年,广发银行与中国人寿集团启动实施了“368工程”(三大板块:保险、投资、银行;六大项目:交叉销售、客户迁徙、网点共享、投融资协同、客服升级、金融创新;八大机制:专员派驻、项目管理、联席会议、基本法考核、预二算引导、信息共享、冲突协调、风险防火墙),双方将在资源共享、相互服务以及联合营销三大类共百余个项目方面开展业务合作与协同。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