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王坚:城市大脑,用数据重新认识城市

2017年08月19日 14:14  

非常感谢有机会在萧山区做这个分享,刚才胡鞍钢老师讲的我深有感触。我从大学毕业开始做“863”,今天这个主题,我想讲两件事,正好可以从大学毕业开始对一下标,都是在中国发展30年里面深刻体会到的事情。

城市是人类最了不起的发明,互联网属于国家的未来

第一个事情,就是我最近才意识到一件事情,城市是人类历史上最了不起的发明,没有之一。大家天天生活在城市里面,已经忽视掉了它是人类历史上最了不起的事情。

第二个事情,就是关于互联网的事情。这也是今天我分享的非常重要的两个线索,一个是城市,一个是互联网。

在中国,今天一讲到互联网就会想到几家大的互联网公司,在美国也是一样,不知不觉大家把对互联网的认识和这些公司联系在一起。几年前国家开始在乌镇召开互联网大会,乌镇的这个互联网大会其实告诉我们一件事情,就是互联网不再只是传统意义上互联网公司的互联网,它变成一个国家的事情。

当我在后面谈到互联网的时候,请大家从今天熟悉的互联网公司里面跳出来,互联网是一个国家、社会、经济发展重要的基础设施,一个属于国家未来的东西,不然不需要开一个世界互联网大会。

中国老百姓对互联网的信心超过任何一个国家

到了今天,互联网对中国有什么意义,我想有两层意义,会影响我们城市的发展,甚至刚才讲的产业的转型。

第一个意义,站在一个国家的角度应该如何看待互联网?从简单的上网,到今天互联网真正变成一个国家社会经济发展的基础设施,这句话意味着什么?

大概也就是30年前,我去美国的时候看到一个东西叫支票,发现写两个字就可以付钱了,我当时印象非常深,想中国什么有支票,国家就很发达了。可是到今天为止我还没有支票,但是今天我们突然有个什么东西,就是支付宝。今天在杭州,老百姓可以直接拿手机用支付宝买茶叶蛋,但是30年过去了,美国大部分的老百姓今天还是用支票付水电费,这是一个巨大的发展上的差异,这个差别就是一个国家对于互联网这个基础设施的依赖的差别。如果今天中国的老百姓有支票,这个社会一个非常重要的进步的机会就没有了。

在20世纪初完成了工业革命的时候,美国发展成为一个车轮的国家,所有城市的形态、工业的设计都是按照这个来做的。尽管互联网的发源是在美国,但中国会比美国更早的生活在互联网上,这句话我在美国很多场合也讲过。我经常开玩笑说在杭州一定会发生一件事情,一个要饭的也会在地上放一个二维码才会要到饭。

我前几天讲,互联网是制造业的未来,但同样的一个没有制造业的互联网也是没有未来的,这句话想强调的,就是互联网是所有人的互联网。

那对老百姓来讲互联网是什么?也许大家还没有意识到,就是中国老百姓对互联网的信心超过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我们还没有习惯用信用卡付钱的时候,就习惯了用手机付钱,而且大部分老百姓觉得手机付钱比信用卡安全。

所以大家想想看,中国的老百姓对互联网的信心从打电话就开始了,中国的老百姓比美国老百姓第一天就适应了用手机打电话,而手机其实让美国人适应了很长时间。那从支票到用手机付钱,我想美国人要适应更长的时间,这需要巨大的信心和决心才能完成这个变化。

城市大脑是中国为城市发展贡献的一个全新基础设施

为什么会突然想到做城市大脑这件事情?今天能在这里谈城市大脑,我觉得非常感谢。城市大脑不但是杭州的一个探索,更是萧山的一个创举,城市大脑的起步就是在萧山。

城市发展到今天,我们是不是可以有一个新的思考。我开过很多城市规划的会,有一个非常大的感触,今天谈城市规划,可能还觉得把世界上好的东西放在一起就是一个好的城市,这也仇部长讲的关于钢筋水泥的事情。

世界为城市发明了很多东西,中国可以为未来的城市发明什么东西,这是一定要回答的问题。

现在我们都觉得一个城市离不开电网、离不开地铁,但并不是第一天有城市的时候就有这些东西。更不用讲城市里面最基本的东西,从下水道开始到供水系统,这都是城市了不起的事情。

那么今天除了把人类有的发明完善一下,我们可以为城市贡献什么发明,这一定是要思考的。这不是为了发明而发明,而是因为我们今天面临的城市发展挑战已经超过了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

但中国也有自己独特的优势,我们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更有机会率先生活在互联网上,所以中国的城市所拥有的数据资源也是超过世界上任何其他城市的。

大数据人人在谈,但很多城市在成立大数据部门的时候实际上把它当做一个招商部门来看,而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城市发展的机会来看。所以我们当时考虑城市大脑时有三个重要思考:

一:数据资源应该跟土地资源一样变成城市最重要的要素

这不是用简单谈谈大数据可以涵盖的,大部分人今天讲数据和城市之间的关系的时候,想的是我可不可以拿一点数据来证明规划应该怎么做。其实未来二三十年,城市和数据的关系就会土地和城市之间的关系,没有土地城市也不会存在,没有数据也是如此。

数据资源为什么重要,为什么我说这是一次巨大的发明创造的机会,是因为这个资源跟传统意义上的资源有绝对的差别。

大家都在讲分享经济,但实际上物理资源的分享是极其有限的,但是数据资源的分享使得我们有一次非常巨大的跨越机会。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去年和上汽合作推出互联网汽车,这个车也变成了畅销车。

今天,当车跑在路上没有贡献数据的时候,除了给城市带来拥堵以外,城市没有得到任何好处。实际上,城市里跑的汽车所产生的数据应该是这个城市的一部分,用来不断完善城市的自身治理。

同样一个车跑在路上不产生数据,也没有办法用来完善制造业。数据资源会成为制造业转型最大机会,也是对整个产业的贡献。

对车主同样如此,过去开车除了开得很辛苦,开车的过程除了把你从A点送到B点之外,就没有其他价值了。但是现在通过数据知道你的驾驶习惯以后,就可以帮你省油了。用数据来省油跟改善发动机生产工艺来省油,其实本质是一样的。所以这是对个体产生的价值。

去年,我们组织了一场互联网汽车的拉力赛,从杭州云栖小镇到陕西安康,所有的数据都得以沉淀,沿途的植被、空气、每一条路的平整度都一清二楚。

数据资源如何管理,这是我们面临的挑战,需要长期思考。就像土地公有和私有还在考虑,数据这个资源应该怎么分享使用,这是人类要探索的课题,但是不能因为没有探索清楚就停下脚步选择放弃。如果中国能够第一个把这个问题想清楚,就意味着中国是第一个发展的国家。

二:城市大脑会成为数据资源的基础设施

城市发展有个了不起的概念叫基础设施,一个城市要把水送到老百姓手里,就需要一个基础设施叫自来水网;要让老百姓方便的用上电,就需要另一个基础设施叫电网。我也一直在思考,如何让数据资源能够为老百姓服务,就需要一个基础设施来承载,城市大脑就是这个基础设施,也就是说所有的数据要通过一个城市大脑这个全新的基础设施来不断完善改进这个城市。

所以我想在下一个十年、二十年,中国可以为世界城市贡献一个新的发明、一个新的基础设施,就是城市大脑。要实现这件事,需要做好三件事。

首先,城市需要像规划土地一样来规划数据资源。建一个城市之前你要认真想一下,数据资源应该怎么规划,就像土地资源规划一样。

第二,用数据资源优化所有公共资源的分配。道路是公共资源,水和电是公共资源,数据是一个非常好的东西,让我们重新思考如何优化一个城市所有公共资源的分配,这是一个巨大的题目。

一个城市不得不拉闸限电,最大的原因就是不知道老百姓是怎么用电的。政府还要出政策,让大家要把空调温度调高节能。但除了发个文件,城市其实永远不知道每家每户的空调到底调高了没有。如果一个城市能够实时感知,需要的时候自动把每家的空调调高2度,可能就再也不需要拉闸限电了。我听说江苏有些地方在做这个试点,这是一个非常人性的做法。

如果一个公民把自己的行为习惯贡献给城市,对城市有巨大的价值,这会是一个全新的人类文明。

第三,数据能够最好的帮助城市在动态发展中不断发现问题,优化运营。城市是极其动态的,城市是长出来的,不是造出来的。城市的人会变化,大家的需求会变化,过去30年的杭州和今天是不同的杭州,城市所有的问题都是在城市的发展和运作过程中发现的。

数据是一个最好的资源,能够帮助你在动态中发现运营的问题,并及时的修正。大家知道要修一条路是多么困难,我最近才知道修路要花那么多钱,但是如果你有运营的数据,能够通过数据的来修正运营中的错误,对城市的好处是无法计算的。

这就是为什么城市大脑在萧山的探索就是从交通开始。交通过去主要有两件事,一是修路,多宽的路就决定了你的空间资源,二是红绿灯调配,红绿灯的配置实际上决定了时间资源怎么用。

但到今天为止,还没有城市能够用实时发生的数据,来动态调配道路资源和红绿灯时间资源。所以在去年,我在云栖大会上也讲了一句话,世界上的最遥远的距离就是摄像头到红绿灯的距离。摄像头看到的数据从来不能告诉红绿灯该怎么办。

但是今天大家都知道,如果你有运营的数据,你就知道这4个车道里面左手拐弯的车道到底有车没车,一个路口的时候还去看看,几千个路口不是人来看的事情,是要靠城市的运作。城市大脑的第三个就是来修补运营中的缺陷。

三:城市大脑让我们有机会重新思考城市治理

刚才从资源角度谈数据和城市的关系,从基础设施角度谈城市大脑和城市的关系,从另外一个角度考虑的话,我相信地铁改变了管理城市的方式,有了供水以后,也改变了城市管理的方式,有了城市大脑,使得我们有新的机会去认识城市治理是不是有更好的方式。

互联网、数据、计算是城市大脑的物质基础

最后我想分享,实际上今天真的是有科技发展的基础来支持我们做城市大脑这个事情。

举个例子,如果没有盾构,还是像150年前伦敦那样靠开挖来修地铁的话,不会有今天的地铁网络。同样那么多的信息化建设,使我们有技术条件和物质条件来构建城市大脑这个基础设施。

这个物质条件是什么?我觉得归纳起来应该是三个。第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就是互联网这个基础设施,如果没有互联网这个基础设施,不可能这么快速便利的沉淀数据。

更重要的是,互联网这个基础设施在接下来的五年、十年还会有一次巨大的变化,这个变化可能会超出大家的想象。

今天我们讲互联网,实际上就是谈光缆,今天互联网能到的地方就是光缆能到的地方。但是我们很快就会看到通过卫星做数据的中介,无论是低轨还是高轨卫星,在五年到十年以后,地下的互联网基础设施会搬到天上去。而且我判断,最快在五年左右,通过卫星组成的互联网,在成本和带宽可以跟地上光缆的相媲美,互联网成为真正覆盖全地球的基础设施。

很快有一天车肯定会开到没有路的地方,这也是我当时说互联网汽车,不止是跑在道路的基础设施上,也是跑在互联网的基础设施上。

以后地球的任何一个角落,甚至可以没有电网(因为有太阳能),但肯定有互联网。

有了互联网的覆盖就意味着有了数据资源,这两个是二位一体的。互联网会从一个简单的网站的概念,成为真正的基础设施。

第二,我觉得这是人类创造的一个新能源。我开玩笑说,以前人生活在城市里贡献的只有垃圾,但以后还会贡献一个非常重要的资源,叫做数据。

数据是一个重要的新能源,所以我经常会讲,五年、十年以后人类对城市贡献的数据,可能是今天的100万倍、1000万倍。过去人类活动消耗的所有自然资源都是地球给的,今天人类靠自身行为产生了一个新的自然资源,就是数据。你用手机付了一笔钱和支票付的钱最大的差别,就是你给这个城市贡献了数据资源。

第三,计算能力成为重要的能源动力。所有的产生价值就是能源动力,过去是电,我们把天然气、煤最后都要转成电。今天讲的所谓的计算能力,我觉得也是非常重要的物质基础。大家设想一下,其实在过去的30年人类所掌握的计算能力实际上增加了几十万倍。

互联网、数据、计算的发展,都为城市大脑打了一个非常好的基础。我没有尝试过城市管理的工作,但我现在理解当市长是一个非常难的事情,因为城市的系统太复杂了,比任何一个系统都复杂。

杭州大概有9000多辆公交车、7000多个车站,将近500条公交线,每天拉300多万人,你把这几个数据给清华或任何一个大学的教授,请他优化,我相信没有一个人能做到,因为这都不应该是靠人脑来优化的。

但因为有巨大的数据和计算能力,今天机器可以做到。我们可以利用机器智能,比人做的更好。我不是搞城市的专家,但我能看到过去所有城市的建设,就是东西越来越多。我希望,当我们能够用数据去优化一个城市的时候,以后的城市人均消耗的资源可能只有今天的十分之一,马路会变窄,楼会变低,水电都会更加节约,但人的舒适度不会降低,真正实现可持续发展。

如果在下一个十年、二十年,中国变成一个生活在互联网上的国家,我们真的还是有机会为这个世界贡献一个新的基础设施,这是城市大脑。

谢谢大家。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