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亭:信息化背景下的产业和城市转型

  

2017年08月19日 14:19  

我向大家分享一下地方基层退休官员的思考,刚才前面几专家做了很好发言,我今天的主题是《发展、治理新模式与萧山的使命》。我关注大趋势是从2003年我们省第十一次党代会,后来又是党的十七大,我发现无论是省委还是中央提出了五化,这五化高度一致。2003年的时候是张德江同志是写了一本书,2008年经济危机来了,我就在考虑在这么一个大的变化背景下我们发展的趋势怎么变化,“新三化归一”论,新型工业化+新型城市化+新型市场化=现代化。这是我自己的学习体会,所以我们可以忽略。

我在2009年的时候表达了框架,“新三化归一”论,就是新型工业化促进了GDP扩张财富增长方式转变,新型城镇化促进了我们人口社会结构的转换,而新型市场化促进了我们体制机制的短班。这三个化之间又是良性互动的,最后九九归一,就是两个一百年基础上我们实现现代化,然后实现伟大的民族复兴。总书记说的更简洁就是中国梦。请大家注意,所有的大趋势当中如果我们只关注从生产力发展的角度来观察,最基本的大趋势是什么?或者说先世纪以来最明显的大趋势是什么?是信息化。正是由于技术和产业带来的重大变革,我们经常讲的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使得我们人类社会站到了这么一个大转折的端口,也就是从农耕社会经过工业社会,现在正在大步跨入信息社会,这就是最大的趋势。最大的趋势是信息化,那么我们可以回顾一下历史,近现代人类社会所经过的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有说第三次革命、第四次革命,三次革命就是机械化、电气化,把自动化和信息化叠在一起。四次革命的话就是自动化和信息化分开,分开的原因是什么?因为单台的自动化自动控制和基于网络的泛在的信息化不是一个概念,当然也相通。新一代的信息技术我们经常讲互联网,实际上互联网只是一个代名词。物联网、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虚拟现实,我用一连串省略号表达的就是还会继续涨下去。我对信息化的理解是叫“四化归一说”,首先实体虚拟化,也就是所有实体性的活动、物理性的活动一定会同步产生大量的活动信息。所以说大家听了王坚博士刚才一番解读,应该说对这个结论讲的更清楚。就像如影随形一样影子都在那里,他讲爱斯基摩人可以看出十几种雪,我们只能看到一种雪,东西在那里就看你能不能看得到,数据也一样。

第二,我们的数据传播要基于数字化和网络化。因为没有数字化,不光为数据,现代技术就不能高效能地对海量的数据进行记录、整理、处理、利用。不归为网络化的就是停留在个别单台,那就不能对被整个人类社会左右。所有的技术都是趋专趋精,我们的学科建设也是这样的。但是到了信息化以后注意了,它是一种适用于广泛应用的技术。怎么形象的描述?就像水银泄力无孔不入。到了智能制造,到了教育成了网络教育,到了政府变了电子政务,什么地方它进不去?都进得去。所以我引用杜甫的诗,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这就是信息化。

最后应用分享化,王博士已经给我们展现了未来美好的图景。今后基础设施的建设,特别是基础设施的运营将会是低成本的,将会是为全人类所共享的。他展现说是五年以后,我想还没有这么快。现在我们经常大家讲的转型,等会儿我会引用阅春书记的话。所谓的转型是什么呢?我用中国比较普通的话说就是与时俱进,顺势而为。我前面讲的大趋势来了,你顺势而为。怎么为呢?就是弃旧如新(音),就是总书记在2003年在浙江省讲的要凤凰涅盘,遇火重生。有一个专栏叫《学习之路》,这个学就是学习习近平思想,这个专栏要发一个题目,就是写这个题目,我先预告一下,我们整理一下总书记在浙江关于转型的思想。其他的我们都可以跳过。

转型转什么?就是转我们前一段时间或者历史上延续下来的16个字,思维定式、运行惯性、运行依赖,大家都轻车熟路、习以为常了。在转型的情况下我们要关注信息产业和信息经济,狭义的信息产业都是我个人概括的。信息技术研发、信息装备制造、信息基础设施的建设和运营管理,甚至是信息内容的生产。但是广义的信息经济更重要,我们搞城市大脑也是信息经济。这就是说是信息数据和信息技术在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各个领域里的“增值应用”。什么叫增值?就是赚钱,不赚钱的话,阿里巴巴会变成庞然大物吗?18年的寿命,现在已经是4000亿美金的公司,因为它重在应用,而且是赚钱的应用。这里我特别爱用的就是毛主席的一句话,对于马克思主义我们要精通它、应用它,最后有一个结论,精通的目的全在于应用。所以我们信息化要注意这个化就是应用,信息技术再好再高端你要用。昨天用在电子商务,明天用在汽车开发,现在用在城市治理,变成了“城市大脑”了。

新经济大家要知道,这个不是克林顿总统那时候的新经济,是我们中国版的新经济,是2016年3月5日两会上李克强总理作政府报告的时候讲的。没有正面的解读,只用了这个概念。记者肯定会发问,发问了以后总理做了回复,他讲的比较笼统,覆盖面和内涵是很广泛的,一二三产业一网打尽。我觉得新概念、大概念出来应该有正面的解读。就像2006年我们浙江省习书记在城市工作会议上第一次提出要走新型城镇化道路。什么叫新型城镇化?正面解读避免误读,这个讲的就很好。

既然研究未来、研究趋势,车俊省长曾经讲到过一个观点。我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现在干满五年的很少。浙江人民二三十年以后会怎么样,我是研究区域经济的,我是这么一个结论,未来二三十年在浙江省主体形态占大头的,在沿海的城市将会是以网络数据、智慧应用为核心的经济。在山区和乡村将会是以生态农业、生态旅游人居业,再加上生态加工业为表征的生态经济,主要是这么两个经济形态。所有的经济,我们研究中国经济会注意到一个问题,我们的人文精神含量不足。这种现象说明缺乏人文因素,所以全部的经济活动应该是人的自然而全面发展为导向的人文经济,这个是马克思主义在《共产党宣言》当中对发展经济的归纳,是人的自由而全面的发展,以人为本嘛,人文经济。

那么信息经济,我曾经做过一段研读。信息经济是个什么东西?我写了1-5篇文章,都发过了。我们发展信息经济最主要的作为是什么?就是小马哥提的“互联网+”,什么是“+”,“+”就是化,化就是顺透如何转化的带动,刚才我们胡老师引用了习总书记对于经济发展、政府和市场两只手共同发挥作用,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总书记讲到唯物辩证法要讲两点论。但是唯物辩证法同时还要讲重点的,如果大机器工业制造的方式占主导,我们就说它是工业化的设备。如果今后是知识的生产和增值为主导的,那就是知识社会和信息社会。所以我们要意识到两方面始终处于矛盾统一体,就是看哪个占主导地位,因为主席说了,事物的性质是由占资退(音)定位,所以我们要以主导面来规划经济,互联网只是新一代信息技术的代表。

讲到发展虚拟经济,所以我要联系点实际,我们虚拟经济现在有误区。2013年的时候写了一篇文章,因为大家理解当中抵制虚拟经济主要是金融。马云搞的电子商务也是实体经济,那么谁是虚拟经济?我2013年讲关键是在于泡沫,实体经济没泡沫,过剩产能是什么?不就是泡沫吗。所以说我写的这个标题是关键是泡沫。能满足人类实际需求,能在市场上创造价值的经济实体经济。为此提供相应融资和经济活动都是实体经济。再“实”不过的制造,倘若货不对出了市场的需求,不能顺利价值,同样也是“虚”的。实体和虚拟经济对教授和专家来说有点意义,做理论分析要做抽象,对于具体我们在搞的实际经济活动你一定要套这个帽子,尤其加上道德标签。我为什么强调这个问题?因为我们发展实体经济有思想障碍,最好的是马云和张勇提的新实体经济。我写了一篇文章,背景就是马云和宗庆后的这翻番争论,在主持人的引导下说了一句除了新经济以外其他的都不是,又有罗胖思维的渲染,有人说实体不行了,那是你们家的实体经济不行了,对实体经济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这有点火上浇油。

我看到阿里巴巴张勇写了一篇文章,我就写了一篇文章搞赞同,张勇对马云原本就曾经讲到过这个概念进行了很不错阐话。一个是对李克强讲的新经济概念更生动的诠释,另外一个是不钻牛角尖,所以我100个赞同。浙报新闻、APP,很可惜把新实体经济的题目给改掉了。一直到3月份好了,这一天发了三篇文章,首先是转载《人民日报》头版头条的文章,浙报也是很牛的,三条都讲新实体经济。

这就带出了什么问题呢?就带出了萧山产业转型和现代治理。转型怎么转?两个出路,今年上半年萧山的数据出来了,增长6.3%,21.6%、21.7%。所以说阅春书记代表我们区委常委会做报告当中指出要抓转型,我把颜色都变了,转型发展、城市发展、城市转型、经济转型,还有一个社会转型,讲来讲去还是转型。产业转型的结论就是全面发展新实体经济,两手,一手大力发展以阿里、网易为代表的IT、DT产业,信息技术和数据技术产业。培育和壮大信息经济的核心竞争力,技术是核心。另外一手,你把平台拉来了,那么借助它的影响力、支撑力、带动力对我们萧山的实体经济进行信息化的洗脑术、换头术,这就可以促进萧山的产业稳定运行,稳定纳入新实体经济的发展轨道。

城市转型就是搞全面建设智慧城市,什么叫城市?刚才王博士说他想来想去人类社会最大的了不起的事情就是发明的城市,对,我对城市的理解这也是我个人之见。所谓城市是大规模的二三产业以及在从中就业和人口高密度地聚集在狭小的地理空间上,我们就把这个地理空间叫做城市。但是大家注意,这是工业化背景下的城市概念。随着我们人类社会进入信息化社会空间形态、组织形态会发生巨大的变化。所以两个出路,一个出路就是都市圈、都市区的空间功能要缩减。就像我们京津冀,就像杭州都市圈的扩展道理是一样的。

第二,高效应用数据信息技术的精细管理和智慧治理,一场暴雨竟然能淹死74个人,城市的聚集度越高城市越脆弱,所以要城市转型。萧山的作为把阿里引进来了,把网易引进来了。然后我们阅春书记亲自主持会议,这么专业性、技术性的会议他来主持。立足“交通小脑”,谋划“城市大脑”,未来的基础设施“城市大脑”第一个能在萧山区落户,在萧山区应用,在萧山区成功,这就是世界的巅峰。

大转折时代就要有这个思维,最后我给大家推荐一篇文章,现在的城市进化学萧山区,比科技的资源,萧山区5月6日签订合作协议,比较高等的资源、人才的资源。我们祝愿萧山未来更美好,因为今天会在这里开嘛,十九大马上也要开了,我们要讲政治,我们希望中国梦能尽早地实现。但是这一切都离不开信息化的转型升级和信息化的换道跨越,按照你的机械工业化我现在已经是信息化带动工业化的信息化,我们不能守着信息化超越发展的机会要饭吃,守着这个“金饭碗”要饭吃。不能守着现在已经高铁了,但是我们还坐马车,所以未来会非常美好,一定要抓住这三个关键字,最先朝气蓬勃投入信息化新生活的人,他们的命运是令人羡慕的。谢谢大家。

(刘亭:浙江省政府咨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浙江省发改委原副主任)

(注明:发言根据速记稿整理,未经演讲人审核)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