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当选!安倍距其政治夙愿愈来愈近,他的时代还将继续

《财经》记者 江玮/文 袁雪/编辑     

2017年11月02日 14:27  

本文4067字,约6分钟

此番大选结果使安倍有望成为日本“二战”后执政时间最长的首相,修宪将是他的优先事项,以目前的席位格局,自民党在国会发起修宪动议具备了现实意义

(与修宪相比,日本选民更关心的议题是社会保障和经济议题。安倍在近期内有一系列经济政策需要落实:日本央行行长人选、财政刺激方案和确定新的中期财政计划等。图/视觉中国)

安倍离实现他的政治夙愿越来越近。

在10月22日举行的日本众议院选举中,联合执政的自民党和公明党共获得310个议席,达到众议院465个议席数的三分之二。加上其他支持修宪的希望之党、日本维新会,修宪势力在众议院的席位共计371个,远远超过了提议修宪所需的三分之二议席。

修宪动议需要得到国会众议院和参议院三分之二以上议员赞成,并在公投时获得半数以上的支持。在去年举行的参议院选举中,修宪势力也已经实现了三分之二的多数优势。在目前的情况下,自民党在国会发起修宪动议具备了现实意义。

修宪再进一步

天普大学日本分校亚洲研究中心主任杰夫·金斯顿对《财经》记者表示,修宪将是安倍的优先事项。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自民党计划最早于年内汇总修宪案,加速与各党的磋商,提交明年的例行国会审议。

自民党在此次选举中首次将修宪作为竞选承诺的主要内容。在自民党胜出后的记者会上,安倍表示将努力争取与在野党形成广泛共识,但他同时坦言,“因为是政治,并非能得到所有人的理解。”

日本现行宪法于1947年5月3日颁布。自1955年执政以来,自民党就将修改宪法作为政治纲领。将修宪视为自己“历史使命”的安倍一直在谨慎地寻找合适的修宪时机。

尽管自民党讨论的修宪方案包括了紧急事态条款、免费高等教育等内容,但其核心目标是修改宪法第九条。现行日本和平宪法第九条规定,日本永远放弃以国权发动的战争、武力威胁或武力行使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为达成前项目的,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

今年5月,安倍在宪法纪念日时提出修宪时间表,表示希望在2020年实施新宪法。围绕宪法第九条,安倍建议保留规定放弃战争的第九条第一款和不保持战力的第二款,同时写明自卫队的存在。

这与2012年4月处于在野状态的自民党公布的宪法修正内容有所变化。对于宪法第九条,当时的草案删除了“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的表述,在维持“放弃战争”条款的同时规定不妨碍行使自卫权,并增添了设立国防军的内容。

分析人士认为,保留“不保持战力”的第二款和放弃之前修宪草案中的“国防军”,改成加入“自卫队”是为了获得尽可能多的支持,减少修宪阻力。

“修宪势力依然在宪法哪部分需要修改方面存在巨大的分歧。我不认为他们可以轻易在这一问题上达成共识。”日本早稻田大学宪法学者长谷部恭男此前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他曾作为参考人出席众议院宪法审查会的听证会。

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卢昊也对《财经》记者分析,即使是执政盟友公明党也对修宪特别是修改第九条持慎重态度,要求修宪必须以充分的民意共识为前提,加上在野党的反制,安倍接下来将以“慎重步调”推进修宪进程。

“一方面自民党将继续积极主导制定修宪方案,另一方面将重点展开跨党派特别是执政联盟内部协调,以及借助舆论对民意进行‘引导’,使得修宪的具体方向最大限度符合安倍及自民党的保守政治理念。”卢昊说。

想要最终实现对宪法的修改,经国会通过的宪法修正案还需要在国民投票中得到半数以上的赞成。

“但近期的民调显示,民众对修宪还保持防备,反对在安倍任内修宪。他甚至不被多数自民党的支持者所信任,他们在民调中说想要一个新的领导人而非安倍。”金斯顿说。

日本共同社在今年9月下旬进行的民调显示,对于是否赞成安倍任期内修改宪法,51.0%表示反对,33.9%赞成。

“如果修宪公投失败,安倍的首相地位也将被葬送。”美国咨询公司Teneo Holdings副总裁塔比亚斯·哈里斯对《财经》记者表示,哈里斯长期专注于日本问题研究。

“安倍经济学”继续推进

与修宪相比,日本选民更关心的议题是社会保障和经济议题。

安倍在近期内有一系列经济政策需要落实:日本央行行长人选、财政刺激方案和确定新的中期财政计划等。

自2012年再次上台以来,安倍推出“安倍经济学”,它的内容被概括为“三支箭”,即大胆的金融政策、灵活的财政政策和增长战略。其中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推动了日元的大幅贬值,带动出口增长,提高了日本企业的国际竞争力。

日本经济已经连续六个季度实现增长,为十几年来最长的增长期。但安倍经济学的重要目标摆脱通缩、实现2%的通胀目标尚未实现。日本经济增长仍面临薪资水平增长乏力、低出生率和老龄化带来的问题。

“尽管外部经济环境的改善有利于支持日本经济复苏,但少子老龄化背景下的内需萎缩、投资疲软等结构性问题依然难以解决,民众生活改善不足,景气实感下降,也反映出目前安倍经济学在结构改革上依然浮于表面。”卢昊说。

在此次选举中,安倍着重向选民强调他在经济方面取得的成就。但在他的对手看来,“安倍经济学”过于依赖货币宽松和财政支出政策,且没有真正惠民。

安倍计划于2019年10月将日本的消费税再次上调由目前的8%至10%。安倍在竞选中提出的一个重要政策是,将消费税提高后增加的一部分政府收入用于推进幼儿教育的免费化。

安倍将有足够的时间来实现他的一系列想法。此番大选结果使他有望成为日本“二战”后执政时间最长的首相。国会众议院议员任期为四年,如果不提前举行大选,安倍的首相任期也将持续至2021年,但他需要迈过的一道门槛是赢得明年9月的自民党总裁选举。

按照自民党此前的惯例,总裁最多只能任两届六年,安倍的首相生涯也将在明年9月随之结束。但今年3月,自民党对党章进行了修改,规定总裁任期最多可以担任三届,年限也延长至九年,这为安倍在明年第三次竞选自民党总裁铺平了道路。在众议院选举大胜对手之后,安倍也展露了对第三次当选自民党总裁的信心。如果顺利当选,安倍将执政至2021年,成为“二战”后日本任期最长的首相。

稳定了执政根基的安倍也将有更大的余地来处理外交事务。在中日关系方面,安倍此前已经多次释放示好信号,并提议中日首脑明年实现互访。

今年9月28日,安倍首次参加中国驻日本大使馆在东京举行的中国国庆招待会。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应约会见日本驻华大使横井裕时表示,安倍首相出席中国驻日使馆举办的国庆招待会是个好消息。希望中日关系有更多好消息,而不是好消息后紧跟着坏消息。

“日本国内有改善中日关系以突破东北亚外交困局的呼声,如这一目标实现将成为安倍政权的重大外交业绩。”卢昊说。但他也指出,在日本同时不断强化对华战略竞争,在地区安全事务上借助美国施压中国的情况下,中日之间的政治互信依然很脆弱。

“小池旋风”归于平静

安倍在今年9月宣布提前大选时还被认为一招险棋,毕竟森友学园和加计学园的丑闻还未平息,安倍内阁的支持率一度跌破30%的红线。虽然安倍的支持率在内阁改组后有所回升,但仍无法与他人气高涨时同日而语。

将原定于明年底进行的大选提前至现在的唯一有利因素是在野党的颓势。最大的在野党民进党士气低迷,更在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成立全国性政党“希望之党”之后分崩离析。小池百合子虽然在今年夏天东京都议会选举中以绝对优势击败了自民党,但她的势力还未延伸至国会。

“选民在安倍的丑闻、傲慢与未经考验的领导人、新政党之间进行权衡。朝鲜导弹危机在日本引起了焦虑,促进了对安倍的支持,使得很多日本选民不愿意对反对党下赌注。”金斯顿说。

在安倍宣布提前大选后两天,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宣布成立以她为党首的希望之党。为了终结安倍政权,民进党党首前原诚司决定与小池合作,与希望之党合并参选。

但两党在立场上有较大差别,小池拒绝全盘接受民进党人,尤其是那些反对修宪的候选人。

作为民进党成员以希望之党候选人参选的条件,小池要求民进党人签署包括支持修宪和安保法案的政策文件。对与民进党合并的处理方式使小池受到批评。民进党前众议员阿部知子公开批评小池,称日本不需要新的独裁者。

“对希望加入该党的民进党和无党派议员进行甄别,尤其将反对新安保法案的左翼议员排除在外,既引发了在野力量内部的不满和分裂,也充分反映出小池在政治理念上的保守性,实际和安倍有诸多相近。”卢昊说。

被小池排挤的民进党自由派议员在民进党干事长枝野幸男的带领下成立了立宪民主党。它的人气反超希望之党,获得54个议席,成为最大在野党。

尽管立宪民主党在此次大选中的表现超出预期,但它却是近几十年来议席数最少的最大在野党。日本政坛“安倍独大”的格局仍未被撼动。

最终希望之党敲定的议席为50个,大部分当选者为前民进党成员。在宣布成立希望之党时,小池说,日本什么都有,唯独缺少希望。但她没有在这次选举中看到太多希望。

三个月前,小池还风头正劲。凭借在东京都议会选举中压倒性胜利的战绩,小池刮起一阵旋风,并被认为有望成为日本历史上第一位女首相的人选。

“小池过去就给人留下投机分子的印象,经过这次选举更加固了这样的印象。如果东京奥运会进展顺利,她可以再试一次,但到那时她的机会可能已经过去了。”哈里斯说。

《财经》记者 江玮/文 袁雪/编辑

(本文首刊于2017年10月30日出版的《财经》杂志)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