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东港多年借新还旧现天量债务违约风险 15银行踩雷

  

2017年11月27日 10:10  

近期,丹东港集团的一纸“中期债券违约”公告引爆了又一场“东北惊魂案”。随着这起“债券违约案”的爆发,该集团背后的巨额银行贷款违约风险也逐渐浮出水面。

如果发生实质性违约,这会对“踩雷”银行产生多大影响?

据高华证券估算,假设所有这些贷款立即划归不良贷款,则这些银行的不良率将因此平均上升 2 个基点,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将比三季度财报所示水平下降 4 个百分点。这里所说的银行包括7家,分别是交通银行、工商银行、中国银行、农业银行、建设银行、华夏银行、光大银行。

而根据丹东港集团中报,截至6月30日,公司共获得包括上述7家银行在内,共计15家银行的贷款授信。授信额度累计达346亿元,其中210亿元已被使用。

还不起债券本息的丹东港集团,能付得起偿贷所需的巨额资金吗?

15家银行踩雷

10月30日,辽宁东部大型港口运营企业丹东港集团发布公告称,由于公司有息债务负担重,短期支付压力较大,“14丹东港MTN001”因未能按期兑付本金,出现了实质性违约,违约金额为10亿元。

目前,丹东港只是向托管机构划付了5860万元应付利息。

“如果交叉违约,岂不是今年的利息也停止了。”在某丹东港债的调研群里,丹东港集团另一只债券(代号:136204)的持有人王立(化名)忧心道。

而另一位债券持有人陈峰(化名)也对丹东港债券是否有偿息能力表示怀疑。他直言:“欠钱太多,每年赚得钱够付利息吗?”

丹东港集团到底欠了多少钱?

截至2017年6 月末,丹东港有息债务总余额371亿元,其中一年以内到期的有息债务为170.9亿元。

梳理丹东港集团2017年中报,记者发现,相比利润,该集团的负债规模可谓“惊人”。

从债券发行的时间和规模来看,在2010年至2015年间,丹东港的债务融资规模远高于到期偿债规模,净融资规模长期为正,2015年公司净融资规模达到83亿元;但到2016年,公司仅发行4只债券,募集资金47.1亿元,其中,2016年10月和11月发行的两只公司债票面利率分别高达7.95%和8.5%。

而从该公司的银行贷款情况来看,丹东港2017年半年报显示,截至6月30日,公司共获得包括国有大行、股份行、城商行、农商行、政策性银行在内的15家银行授信346亿元,已使用210亿元。

具体来看,其中交行34.8亿元,剩余14.1亿元;农行3.29亿已用完;民生银行11亿元,剩余6亿元;中行105亿元,剩余83.5亿元;工行40亿元,剩余5亿元,5255万元展期;建行24.7亿元,剩余7700万元;进出口银行58亿元,剩余19.1亿元;平安银行20亿元,剩余17亿元;丹东银行10.7亿元,剩余2亿元。此外,光大银行、营口银行、辽宁银行、广发银行、农商银行、华夏银行分别为2.45亿元、6亿元、2亿元、2亿元、6000万元、8000万元授信,均已用完。

业内人士认为,一旦该集团的债券发生交叉违约,违约影响或波及上述各大银行。

多年“借新还旧”

虽然这次债券违约案是“突然爆发”,但从丹东港集团近年来的财报与运营状况来看,该集团的违约之举早有端倪。

首先,从丹东港集团公开发布的财务报表和债券募集说明书来看,公司几年前就已经处于“借新还旧”的状态。丹东港集团2016年年报的信息显示,该集团近几年的债券融资的目的均为调整债务结构。特别是从2016年起,该公司的债券募集资金用途情况均明确为用于偿还公司债务,属于典型的“拆东墙补西墙”。

“这种债务结构也使得公司资金链条的运营模式基本为借新债还旧债。”兴业证券研报称,一旦新的借款难以到位,丹东港集团则会面临资金链条断裂的风险。

再者,从2016年10月份开始,丹东港集团就出现拖欠员工工资的行为,而这一行为也遭到不少员工的曝光。《国际金融报》记者在多个社交平台上均发现,多位自称丹东港港口职工的网友透露,自从2016年10月份开始,丹东港的工资就没有按时发放。

而记者查询丹东市劳动保障监察局主办的政民互动群众工作站发现,从今年1月份开始,就有多位员工投诉丹东港拖欠工资问题。例如,今年5月31日,一位员工投诉称:“本应该每个月23日开工资,可是从2016年10月到现在从来没有准时过,拖欠几个月更是家常便饭,2017年又是三个月没有开过工资。”

面对丹东港员工的投诉,丹东市劳动保障监察局也安排工作人员进行立案调查。从目前公布的结果来看,拖欠情况基本属实。而对于拖欠的原因,丹东港方面回复称因为是2016年行业不景气,资金周转受到影响。

此外,有债券持有人指出,近年来,丹东港的利润下滑也是造成资金流紧张的重要原因。

从2015年、2016年的财报来看,丹东港在2015年净利润达到近期顶点,2016年该集团营业收入增加,但利润却有所下跌。

不过,兴业证券认为,丹东港的收入和现金流由于短期经营情况尚可,对于公司基本运转以及应付利息的覆盖是比较全面的,只是相较于庞大的债务而言,难以减少负债规模,缓解债务滚动的压力。

涉事银行讳莫如深

既然丹东港违约之举早有端倪,一向谨慎的银行为何还会给予大量的贷款资金支持。

对此,恒丰泰石(北京)资本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韩玮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是由于丹东港有国资背景,“银行期望国有资产通盘安排,违约后不会低价处置借款企业的资产”。

不过,记者也发现,丹东港的股权有国有成分,但地方国资只是小股东。

当然,违约已成事实。对于债券投资者来说更为关心的是,丹东港接下来是否有交叉违约风险,银行又是否会出现抽贷等处理行为,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一位丹东港债券持有人告诉记者,坊间流传着丹东港银行账户被封的传闻。《国际金融报》记者也就相关问题向多家银行求证,但各家银行对此事皆是闭口不谈,讳莫如深。

平安银行总行负责人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该行总行从未购买任何丹东港债券,丹东港债券的债券违约事件与平安银行无关。对于给丹东港集团的大额授信,总行方面负责人表示,该授信属于当地分支行层面管理的业务,总行层面目前并无任何消息。

广发银行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较几家大行而言,该行所涉贷款金额相对较小,因此影响相对较小。具体处理措施要看分支行。

截至记者发稿,建设银行、中国银行、农业银行等几家国有大行均暂无回复。而工商银行则是直接回复称,此事是债务人的事情,银行不便回复。

记者也就相关问题采访了丹东港债务融资工具相关业务联系人,但该联系人对记者表示,目前该公司领导忙于事务处理,对外统一不作回复。

(国际金融报)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