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军:AMC化解区域性风险路径

2017年11月30日 16:29  

导言:AMC化解区域性风险的路径,建议从省级区域经济的产业发展的角度,针对区域内的沉沦型行业、发展型行业、基础行业等不同类型产业的风险,分别采取不同的处置和管理方法。

远东国际租赁有限公司资产管理部总经理 王维军

亲爱的各位同仁,很高兴到这里来,我先解释一下为什么会参与这么一个主题,然后再跟大家交流。先简单介绍一下我们的情况以及我们跟不良资产、跟各个省份的渊源。

目前,远东租赁应该说是全国8580家融资租赁企业中的龙头企业,在香港主板上市,我们的管理总资产在2500亿左右。这个体量也就仅仅相当于一个稍微大一点的城商行的水平,但是我们这2500亿资产分布在全国除西藏外的所有省市自治区,所以这是我为什么特别关注各个省的区域风险的一个重要原因。尤其是2012年随着国民经济进入新常态以来,更加是如此。我们也曾经历过比较严重的资产安全的冲击,甚至还出现过一些短期波动。

我主管的远东资产管理部,大致相当于银行的贷后管理、风险处置、保全清收和半个法务部门。我们这个团队几年来成功的应对了接近3000件风险案件(我们将逾期30天以上的项目定义为风险项目)。其中通过诉讼处置的超过1168件,这些案件的处置基本都是通过我们自己主导,期间也得到了各方的支持,包括今天参会的一些朋友的大力帮助,在此也向这些朋友表示衷心的感谢。

今天我能找到时间站在这里的进行分享,也确实觉得比较欣慰,原因肯定是我们的资产质量大家都可以放心,应该说回到了一个稳健、可控,甚至可以说相对优良的状态。因此远东租赁的发展也得到了各方的认可,从2012年至今,我们管理的总资产从200多亿增长到现在的2500亿,净利润从5亿增长到现在的40亿左右,目前远东还是全行业唯一一家获得了标准普尔和惠誉授予的国际独立投资级评级的融资租赁公司,而且可以进入证交所、银行间市场、保险商协会,还有包括私募市场融资;净利润、资产回报率也处在行业前列。得到这个成绩应该说是相当不容易,因为大家都知道,融资租赁业务的风险是比较大的,第一,我们的客户群分布在全国,所以风险分布的范围较广;第二,客户的资信等级相对银行客户来讲还是要稍低一些;第三,缺乏不动产抵押等风险对抗措施;第四,我们也缺乏外部熟悉这一块的友军力量。

几年前远东的资产质量出现波动的时候,我们也曾经咨询过主流AMC公司的帮助,得到的答复,收购价格大概是一毛钱,因为是熟人可加一分钱的友情价。但是,今天回头看,远东3000个风险案件中处理完毕的项目,回收率达到了87%,这中间的差距是巨大的。这几年我们在处理不良资产时有一些经验和收获,也有一些教训。由于我们的风险资产几乎也是分布在全国各个省,有些省份多一点,有些省份少一点。所以,我们对今天的主题,对各省AMC的发展有一些自己的思考,希望跟大家沟通交流,这是我到这里来的原因。

那么切入正题,今天就AMC化解区域化风险的路径,我就从一个相对技术点的角度谈一些看法,这个角度就是省级区域经济的产业发展,来跟大家进行一些探讨和交流,希望有所裨益。

有些朋友可能知道,远东租赁的商业模式是金融加产业双轮驱动的模式,我们紧紧围绕9大涉及国计民生的基础行业,为这些产业中的客户提供包括但不限于融资租赁、商业保理、实业运营等各种综合服务。这个模式一方面推动了远东过去16年的飞速发展,另一方面也让我们的资产安全保障、不良资产处置有了一个强大的战略指引,形成了我们自己的特色。所以,我想从省级区域经济的产业发展这个角度来谈我们的看法,因为各个省的AMC主要还是围绕各省区域的经济来作业。

以我们的经验,从不良资产分布的产业来看,在各省都分为三个类型。对于不同类型的产业,建议采取不同的处置和管理方法,这是比较有效的。也就是说,我们把各个区域的风险,先按照块的风险,再按照条的风险,按照产业这个纵向来划分。

第一类不良资产分布的产业,大家都很熟悉,包括产能过剩行业、夕阳行业。对一个省域经济而言,也可能是一个需要进行产业迁移、调出的行业,我自己管这类叫做沉沦型的行业,特点是行业的发展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这类不良资产是大家所知的最大一块,它的涉及面广、化解的难度大。从经济学原理和不良资产处置的角度来看,它的核心关键还是在于资产的价值很难有保障,包括企业重生之后的股权价值,都是难以保障的。

基于此,我们建议两点:一个是在处理此类风险事项时要快速决策。传统做法以不动产为保障,确实是越放越增值。但是这些处于沉沦型产业的企业,资产价值跑不过通货膨胀,所以建议快速决策、快刀斩乱麻,通过债务重组、企业重组的方式尽快完成产能出清和压缩,保留那些值得保留的部分,甩掉历史的包袱,再次轻装上阵,这是第一个建议。

第二个建议,不仅仅是以区域,要重要的是要以产业纵向的视角来推动处置。比如说,大家可能难以想象,仅仅只是在10年前,包装印刷行业还是北京扶植的先进制造业,后来随着手机的普及,大家都不看书了。所以随着经济技术和社会的发展、变化,印刷行业急转直下,印刷机也不再免税。面对这样的不良资产,如果需要在北京市内完成处置的话,难度还是比较大的,但是如果以产业转移和迁徙的思路来处置,效果可能会更好一些。以我们自己当时处置的北京尖端印刷厂为例,通过我们遍布全国4000家的客户,我们为这家企业寻找到了河北和成都的两个买家。设备出售价格扣除掉异地运输费用,比老板自己在北京找到的出价还要高30%,这就是利用产业链纵线全国布局的优势,实现了各方的多赢,这是第一类产业的处理方式。

不良资产分布的第二类产业,包括升级性的产业、朝阳产业,对一个省域而言,可能是值得迁入的行业,我管它叫发展型行业。表面上来看呢,处置发展型行业不良资产的难度不像上一类沉沦型产业这么大,但是也需要根据这类不良形成的原因,有的放矢、有效决策,否则也可能错失机会、错失好局。这类行业之所以发生不良,很大程度是由于企业投资过于激进,资金链出现了巨大的压力。有人说此时处置很大的难度是企业已经“资不抵债”,我们理解这些同仁们说的“资”,仅仅是指不动产资产,它的确会不够。因为表面上,企业有土地厂房,但是大量的土地房产是在建工程、烂尾工程,或者建好了还未出钱办理好产证的资产,所以处置比较难。另一方面,还在于企业的经营管理水平,包括市场销售能力等等都不够,所以即使处于一个发展型的行业,还是很难去处置此类不良资产。那么要解决此类问题,我们认为需要更加精准的判断、更加精确的认知、更加高效的决策,要尽量在企业出现困境的早期或者关键时点进入处置,该注资的注资,该重组的重组,债转股也是一个方法,难度是转了股之后,能否运营好。从这个角度看,银行可能会比较被动,但是我们的省级AMC可以是综合金融集团,可根据省域产业情况深耕本省的特色产业,构建起相应的能力,是值得研究、大有可为的。

 

第三类是介于前两者之间,既没有第一类行业所面临的那么生存困难,也没有第二类行业光鲜的前景,但对于一个省域而言,可能涉及的是一些有关国计民生、百年永存的基础行业。比如说医疗健康、科教文体,还有一些特定资源支撑的产业,比如沿海省份的航运业、一些资源大省的能源行业、文化旅游大省的旅游业、以及各个省的基础建设行业,都肯定会是常年永存。这些行业的不良资产可以说让人又爱又恨,既不能像第一类行业快刀斩乱麻,一扔了之,又不可能像发展型行业那样,看准了以后就有比较好的回报。这类行业呈现出一个“你爱或不爱,它都会在那里”的状况。

处理这类不良资产,除了传统的处置方式,要有陪伴它一直前进的理念。以远东为例,我们在研究战略上是否进入一个行业的时候,就会思考一个问题:“如果在进入这个行业后,遇到了项目出险,我们怎么办,怎么样才能有效化解这个风险?”研究到最后我们发现,一旦进入这个行业,远东最好的选择是不仅仅提供融资租赁服务,也能及时地围绕这个产业构建上下游各种资源和能力,甚至直接成为这个行业的一员,才能确保投入这个行业的资产能够稳健发展。在不良资产处置方面,我们的一个思考是,在这类行业中如果大多数的处置方法都用完了仍然无效怎么办?那我们最后一个底线就是通过对该企业或相关资产(设备)的全面尽调判断后,我们来推动盘活企业,或者自己持有资产,通过上下游产业链的协同运营使得这家企业重新焕发生机,或者使设备产生有效价值。

正是基于我们自身的这个战略定位,所以远东在涉足的几个行业开展综合运营甚至直接投资。比如在医疗健康方向,我们在全国收购控股了20多家医院,按照床位数来计,事实上已经成为全国第三大医疗集团。我们就是行业中的一员。也正因为对这个行业很熟悉,也积累了医疗健康行业的一定程度的资源,所以化解医疗健康行业的风险对我们来说就能比较专业、压力不大。又比如我们构建了全国最大的总资产达53亿的建设经营性租赁公司,对于我们盘活建设行业方向的资产、化解相关风险也起到不小作用。开个玩笑讲,至少我们回收的设备就有地方存放了,当然更可以用起来创造经济价值了。再比如在船舶航运方向,则更是如此。我们长期耕耘这个行业,打造了产业研究、新造船经纪、二手船经纪、船舶运营、船舶管理、咨询服务、船舶投资,以及司法处置全方位能力,为我们有效应对风险提供了保障。比如,我们2015年回收了一条七万三的散货船,当时市价仅350万美元,我们研判大势,认为BDI指数当时处于谷底一定有机会反弹。所以坚决持有,并自己运营管理。几个月前我们以520万美元成功出售了它,不仅多卖了170万美元还多赚了一年多的租金。

今天我就简单说这三点,这是我们远东的资产管理和处置特色,也供大家参考。我相信对我们各省的AMC而言,从省域产业发展的角度来尝试处置风险,打造运营区域内相关行业的能力,可能是值得一试的好方法。至于路径,一方面可以自己静下心来认真研究区域中的产业经济和相应的风险;另一方面也可以尝试寻找规范的、市场化程度较高的又具备相应能力和实力的机构一起合作。最终实现有效化解区域性风险的目标。谢谢大家。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