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资产走上广深高速新时代 席宝成:贵、难做、很辛苦需及时入袋

2017年11月30日 19:20  

“如果用一个字形容目前不良资产市的现状‘贵’、两个字形容‘难做’、三个字‘很辛苦’”11月30日,广东国民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裁席宝成在“《财经》年会2018:预测与战略”上如此表示。

广东国民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裁 席宝成

席宝成举例表示,去年开始出台紧缩性房产政策之前,我们很多机构其实手上的资产还是享受了一个非常快捷的升值过程。2015年底有个机构到上海拿了一个资产包,当时我们在讨论的时候觉得这个价格还比较贵。但是2016年上海的房地产市场一下上去了,资产包的收益很好。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不但没有亏本的危险,回收还挺好,去化去的快。我觉得再这样一个很短的时间内,他抓住了这个时间去化,还是享受了第一波的机会。所谓春宵一刻值千金,这个千金一定要及时入袋,如果不及时可能就要化为乌有。

他还指出,如果要在不良资产的行业里头要比较成功的获取投资的收益,回避投资的风险,需要在广度、深度、高度和速度这四个维度方面去下工夫。

以下为席宝成发言实录:

席宝成:我觉得我首先要对在座所有的各位表示敬意,在三天这样一个绵长的大会的最后一个阶段,能够坐在这里耐心的听智慧金融这么一个高大上的话题,我觉得你们在座都是非常有远见的人,你们不但在把握现在而且在着眼未来。为什么?因为智慧金融一定会影响所有行业的未来,这个话题是非常关键和非常重要的,所以可以说我们几位是押轴的。

刚才杨所和许教授从非常专业的角度解读了智慧金融业解读了行业的交汇,提出了思路和想法。可能因为我跟前两位专家学者的角色不太一样,我是这个行业比较久的比较老的从业人员,我今天要讲的是什么呢?主题是“智慧金融引领不良资产行业走上广深高速新时代”为什么这样讲?

1999年我转岗到中国信达管理资产公司,成为标准中国不良资产行业起头的第一个AMC的从业者,我觉得在这过去的18年里,我目睹了整个不良资产行业从一个小众的市场到今天的风口行业。从寥寥数千的从业人员到今天数以十万计的从业人员到服务人员,从一页页的纸质档案到今天的电子档案、云盘存储。我觉得整个的不良资产行业发生了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是我们不良资产行业进入的一个新的时代。

为什么讲是一个新的时代?其实在座有一些我们可能也是一些从业比较久的老司机,当然也有一些新的从业者。2004年的商业性剥离,第一期1.4万亿,第二期2.6万亿,加起来接近4万亿的不良资产,在第一波不良资产的处置周期里头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感受,如果经历过第一波的,就是第一波资产行情下面大多数机构是可以躺着挣钱的。当年摩根斯坦利从华融拿到一个资产包的时候,那个价格非常高,当他完成交割的时候第二期款基本上不用付了。然后在很多买了第一期不良资产的从业者如果没有卖出去,而且还可能很幸运的持有当地的一些土地,可能守到2013年、2014年,可能里面的土地价值,这个价值的增长已经是几何级数。

回顾历史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但是这样的好日子好像一去不复返。为什么讲新时代?现代这一波的不良资产行情如果大家现在还在参与,应该觉得躺着挣钱的日子真的没有了,如果用一个字形容目前市场的现状,我觉得用贵这个字来形容我想大家不会有太多反对意见。因为我自己从前几年开始收购,我当时是给了一个大数的趋势,我们2014年如果是整体资产包的收购成本大概平均是3毛钱,这是成规模的资产包,2015年这个数字已经去到了4毛钱,2016年涨到5毛钱这样一个标准,整个数字曲线非常漂亮。而到了2017年这个数字我们觉得已经接近了6折甚至更高,这是讲一个大致的数字趋势。

如果用两个字来形容这个市场我觉得可以用“难做”,如果你真的掏钱买了这个资产包会觉得非常难受,感觉总是比别人买贵了,接下来能不能处置出去可能还得费思量。

用三个字来形容一下应该改革“很辛苦”,因为刚才提到了一个机构里面的合伙人跟我是好朋友,他说他在做合伙人的时候一年做了150次飞机,最后分得的钱可能大概就是几百万,最后他放弃了合伙人的身份转身成了这个机构的服务商。这说明什么?整个这个行业变化了,但这个变化里面其实也有一些历史的传承,其实在这么短暂的一个时间里还有没有机会挣钱?有。其实大家也可以去看在前两年,在我们国家去年开始出台紧缩性房产政策之前,我们很多机构其实手上的资产还是享受了一个非常快捷的升值过程。我记得2015年底有个机构到上海拿了一个资产包,当时我们在讨论的时候觉得这个价格还比较贵。但是2016年上海的房地产市场一下上去了,资产包的收益很好。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不但没有亏本的危险,回收还挺好,去化去的快。我觉得再这样一个很短的时间内,他抓住了这个时间去化,还是享受了第一波的机会。所谓春宵一刻值千金,这个千金一定要及时入袋,如果不及时可能就要化为乌有。

尤其到了2017年下半年,整个市场行情觉得现在处置不动了,除了银行和前两年拿货的AMC,这两年水涨船高,一级市场、一级半市场、二级市场整个价格上来了,如果你能够及时出货非常好,但是现在给大家整体一个感觉还是市场变化了,市场不太好做了,我们还怎么挣钱?这个话题其实包括昨天下午我在北京参加里行业里的小论坛我们自己也在讨论,民间的资产管理公司拿不到资产包,拿到资产包都很贵,贵了之后卖不掉,怎么搞?那怎么办。其实也不是,不良资产市场,如果大家也参加年会,昨天前天包括今天上午大家去了解,至少不良资产行业目前也是一个风口市场,当然整个市场还是有点压力,我是把目前的这个市场的高位在运行。

作为市场参与者怎么玩?这个就是我刚才提出的一个主题,就是我们要进入一个新的时代,我们要进入一个广深高速的时代,大家怎么解读广深高速,广深高速是中国非常有代表性的高速公路,广州到深圳,但是把这四个字引申到行业里面来讲怎么讲?每个行业加上一个字,加上一个度,这就是一个四维的角度,大家来看这个市场。叫做广度、深度、高度和速度,如果你要在现在的这样一个不良资产的行业里头要比较成功的获取投资的收益,回避投资的风险,我觉得可能需要在这四个维度方面去下工夫。

所谓的广度大家可以看得到,目前整个大家都在讲从长三角到珠三角,整个资产包的价格非常高,6毛、7毛屡见不鲜,甚至有超本息的。所以从地域的一个广度来说,我们能不能把思维拓展到未来可能发生大规模不良的西南或者说投资不过山海关的东北?这是一个广度。

所谓的深度,因为大家实际上在这两年探讨更多的,用投行的思路,产融结合的一个角度去做不良资产,为什么要用这样一个思路去做?就是要深挖这个资产的内在价值,你一定要对资产有一个深度的认识,你才可能发现它的价值,去提升它的价值,从而实现它的价值,这是一个深度。

所谓的高度,最高的高度我们去到哪里?去到十九大,去到党的国家的大政方针,中国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永远不要忘记前面是加了一个中国特色,我们所有的经济行为一定是有一个统领的,我们国家的所有的政策,大到国家政策,小到地方政府一个小的限购,一定要从政治的高度去理解,去跟踪不良资产的市场,跟踪我们这个行业。

所谓的速度,为什么要讲速度?因为我自己是在体制内呆了二十几年,我今年3月提辞呈到现在进入民营体系半年,这里头我是很感同身受的。由于对风险,对责任的一些偏好,大的一些机构不管是国有的、民营的甚至外资的,反正机构大了决策的效率肯定会有一定的问题,但是你在速度方面上升了优势,无论是到具体的项目或者到战略的执行,可能你都会出现问题,这是我对这个“广深高速”不良资产市场新行业的解读。

我可以拿一个案例出来跟大家分享,今年我在北方准一线城市看了一个项目,当时首先是看了一个单项,他是一栋城市的地标建筑,首押是四大行的一家,我们当时一个判断说这个项目其实可以做。这个标的物对应的是16个亿的债权,我们首押对应4个亿债权,当时跟四大银行第一顺位的债权人了解到可以打折,最高抵押对应的4.8亿,即使按本金收购我们可以看到20%的收益,因为它是第一顺位的第一。这里切合到一个广度,这个项目是北方的,而我们是广州的一个机构,我的视野并没有仅仅局限在广东。

然后我们对这个项目进入了一个比较认真的研究,首先对这个项目的法人代表,实际控制人我们做了一点研究。因为这个法人代表在当地是非常非常厉害的一个人,我们当地社会人物的头号大脑见到他还得叫大哥。因为是这样一个人在这里,实际上给了我们一个机会,很多人是不敢去做这个项目,所以我们当时去对他做了深入的研究,我们认为我们可能能够去把他拿下来,这是一个深度。就这个项目我们又挖深了一层,把它的关联项目又挖出来了,这个标的物之外还有一个非常好的商业物业,然后还有一百亩地,关联到最后三个项目我们把他一起挖出来,然后就准备做一个整体的方案。关联下来之后这个项目体量大概到40几个亿,这可能对我们在绝对值方面会有一个很好的提升。

高度,这个项目为什么我又讲它有高度,除了他本人是当地的地标第一高之外,高度是当地在2018年将有两个非常重要的国际会议召开,而这栋楼在当地是一个烂尾楼矗立在那里,每个领导经过一定是不舒服的。那就是从政治的角度来说这栋楼需要马上复工,需要马上解决它的历史问题,一定很快有第三方的介入,那这就是我们从整个高度理解这个项目,我们认为他有一个捕捉的机会。

速度,速度方面这个项目我们是吃了亏的,最早我们认为有优势,但是深入研究之后这个实际控制人他是吸毒的,当时还没有那个事,我说吸毒的人应该活不了多久,扛两年他人可能就不存在的,我们自己内部的决策是非常快的,我们觉得这个项目可以做。但是速度再快比不上人的变化快,就在几个星期前人家告诉我们这个实际控制人已经去世了,整个项目的条件就发生了一个变化,就是这个速度,成也速度败也速度,虽然我们自己做了一个决策的速度,但是没有行动的速度,在这一块实际上对这个项目的整体收益,预期就必须打下来。现在所有的金融机构从原来的本金打折,现在的心理预期都是至少本金以上。

我觉得就是从这个案例来说,“广深高速”这四个字能够贯彻到我们每个项目里面去,我们如果能够从这四个维度利用我们智慧金融的手段,去做所有的数据捕捉,能够把相关的信息进行提炼、分析、运用,我觉得对我们整个的项目判断,对投资收益的预测,对未来风险的防范,我觉得是非常有利的。

另外再讲一个小案例,这个案例已经接近成功了,是我们一个行业里非常好的人,我觉得他也是体现了“广深高速”,第一他是广东人,他发现的物业是海南的,然后他们就把整个项目研究的透,一直把在牢里的股东的情况也摸清楚了,最后利用维稳的政治高度,把这个社会矛盾进行化解,取得当地政府的支持,内部几个股东快速的决策,他们目前把整个项目把控住了。我觉得这个从我的理解来说,我可能跟行业结合的更紧密一点。

所有的“广深高速”都是我们智慧金融里面各个环节非常重要的要素的组成,所以为什么我在这里讲这个话题?大家可以从这个案例里面感受到所有的信息对项目的收益或风险防范的重要性,谢谢!

《财经》年会2018:预测与战略由《财经》杂志、财经网主办,于11月28日-30日在北京举行。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