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爱军:对损失类债权的处置和清收犹如在掘金路上旅行

2017年11月30日 19:29  

“对于损失类债权的处置和清收,真的就是有如在掘金道路上的旅行,而且这个旅途,美景真是一波又一波,确实有非常多的惊喜。一定要从挖掘新的承债主体的角度出发,通过司法清算追缴到其他股东。”11月30日,北京中勤律师事务所主任张爱军在“《财经》年会2018:预测与战略”上如此表示。

北京中勤律师事务所主任 张爱军

张爱军表示,在说到不良资产处置的时候,经常会不区分处置的模式,更多提到的是买一个包,经过一段时间的消化,在比较短的时间里卖出去。这种处置都是流转性的,并不是终极处置。而我们所关注的终极处置,债权类的资产,是帮助债权人把债从债务人的手里拿回来,把债务得到清偿,这才是终极处置的概念。

以下为张爱军发言实录:

张爱军:我们在VIP室交流的时候,贺总也谈到了若干类,可以说这个业态分的越来越细,不管是多少种角色,大的方向,资产拥有方、资金方、服务方。不管分多少类,都不能脱离这三类大的框架。

肖博:我们讲讲术,你们在资源整合过程中用哪些好的方法?如果可以,也可以讲讲分配模式。

张爱军:打个比方,整个这个行业是一辆马车,需要三匹马共同拉着走,任何一匹马的力量不够,跟不上其他的马,就会影响整个行业的的提升和发展。我专门从事不良资产的清收已经十多年了,大家在说到不良资产处置的时候,经常会不区分处置的模式,更多提到的是买一个包,经过一段时间的消化,在比较短的时间里卖出去。这种处置都是流转性的,并不是终极处置,我们所关注的终极处置,债权类的资产,帮助债权人把债从债务人的手里拿回来,把债务得到清偿,这才是终极处置的概念。这种能力,才是考验处置团队的一个重大的课题。北京的情况,我比较清楚,规模都比较小,十几、二十个人,它有一个非常大的特点,就是难以标准化,因为每一个需要做处置的案例,在法律服务方面的需求,都是千差万别的,不可能做到非常标准化的,可以无限制拷贝的过程。所以说,如果没有非常强的团队领导者,这个团队人再多,也干不了太多的活。

北上广深,现在律师协会都有不良资产处置的专委会,在别的城市,律师做终极处置方面,数量很少。专门做不良资产终极处置的团队,不超过几百人。这样处置团队的建设跟不上前两方。现在资金是非常充裕的,不良资产是N万亿的规模,不同程度的减缓或激增,我们的处置团队非常难以跟上不断产生的债权类资产终极处置的需求。怎么解决这个问题?许多律师投入到这个领域中来,也可以整合进来其他的专委会,比如破产清算类的、公司法的、银行的。整个市场上的资金,都是比较喜欢抵押率充足,资产易变现的东西,大家对损失类的不良资产,不了解,不知道怎么收回来,当然就对它敬而远之。同时,反映出做损失类债权的律师,处置团队的能力非常弱。损失类的照样拿回来,而且我们会有非常大的惊喜给债权方。对于损失类债权的处置和清收,真的就是有如在掘金道路上的旅行,而且这个旅途,美景真是一波又一波,确实有非常多的惊喜。一定要从挖掘新的承债主体的角度出发,通过司法清算追缴到其他股东。

肖博:最后,请台上的每位嘉宾用一句话总结一下,可以给大家一些建议,或者对这个行业的感受。

张爱军:在损失类债权资产掘金的旅程上,风景真的很美。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