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家庭也要适度去杠杆

《财经》杂志     

2017年29期 2017年12月11日出版  

防控金融风险,加强金融监管,深化金融改革,一直是中国决策层和监管者高度重视的问题,这其中就包括对政府、企业和居民负债水平的控制。在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后,中国实施了比较激进的刺激政策以确保经济增长,地方政府和企业负债也因此大幅上升。最近几年,从中央到地方努力降低企业杠杆、严控政府债务增量,收效都比较明显。

但有关中国居民家庭债务上升的情况,一直没有引起各界高度重视。原因之一是仅看金融机构的统计数字,居民储蓄总额仍是其贷款总额的两倍多,家庭负债占GDP的比重也不过40%左右,远低于美欧日等国家的水平。但进一步调研分析表明,在总体风险可控之下,中国家庭的债务问题已经不容忽视,部分家庭也需要适度去杠杆。

根据中国央行公布的数据,境内居民住户的存款总额年年上升,但同期居民贷款总额上升更快。比如从2010年底至2017年5月,中国居民存款总额从30万亿元增至62.6万亿元,同期居民贷款总额则从8.8万亿元猛增至36.4万亿元。两项相减,虽然居民净存款还略有增加,但净存款占总存款的比例却从70%降为40%多一点,其中反差不容乐观。

一是居民净储蓄存量实际上呈两极分化。多方调查表明,净储蓄主要集中在中高收入家庭,在许多中低收入家庭,贷款减储蓄之后的资产多为负数,有研究统计还表明,超过一半的家庭事实上没有储蓄。这与外界一直以来认为中国是高储蓄率国家的认识很不一样,提醒我们不能只看总体数字,还要细分解读,看到各种冒头的潜在风险。

二是在金融机构统计之外,还有大量民间借贷没有准确统计口径。中国家庭实际上的负债总额,远超过银行贷款总额。这进一步抬高了家庭的实际债务水平,尤其是对中低收入家庭来说,在房贷之外,因病借债等情况叠加更为严重。而这部分家庭的收入增长预期也极为有限,从长期来看,他们承担的债务压力高于中高收入家庭。

上述两个重要特征,在此前均没有被充分解析。这也提醒我们,面对千方百计降下来的政府债务和企业债务水平,在他们去杠杆效果明显之后,对于数以亿计的支撑中国消费、就业以及经济增长的普通家庭来说,适度去杠杆也越来越必要。

从经济学常识来看,政府和企业去杠杆,家庭和个人加杠杆,在特定时期是有效的,但过了一定临界点,家庭杠杆水平的过快上升,必将抬高整体经济的脆弱性。因为家庭债务与居民消费通常是跷跷板效应,尤其是对消费占GDP增长越来越重要的经济体,债务与消费的此起彼伏,对经济杀伤力巨大。这种情况此前在中国并不明显,原因之一是投资、贸易远比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更为重要。但最近几年,随着消费对中国经济增长的贡献超过60%,居民债务水平的迅速提高,就成为一个必须关注并化解的重点。

细究中国家庭债务水平的提高,不断上涨的房价以及沉重的房贷压力,是年轻家庭和有成年儿女的中老年家庭最大的难题。要切实解决这些家庭的债务压力,唯有对住房制度进行必要改革,对住房消费及房地产投资进行必要疏导,否则随着房贷存量越来越大,将会有更多年轻家庭及中老年家庭陷入债务压力的恶性循环。

在外界看来,过去几年,由于房地产信贷和消费信贷发展较快,中国家庭的整体负债水平上升,通过居民消费的较快增长,对冲了地方政府和企业投资不足,从而给政府和企业去杠杆留下了足够回旋余地,中国经济增长也得以持续。但家庭负债水平的增加终究是有限的,债务压力越大,居民消费越少,若贸易和投资无法及时补位,经济增速必然放缓,而这也必将恶化居民收入、消费信贷和家庭负债情况。

最近一年多,各地都在进行房地产调控,居民房贷增速下降,但房贷存量仍然较大,且长期贷款所占比重较高,居民负债水平居高不下。好在我们还有时间,可以多方举措,帮助那些高负债家庭适度去杠杆。从家庭债务占 GDP比重来看,中国过去几年虽有增加,但目前占比不超过一半,而美国家庭债务占其GDP的比重大约为80%,英国则接近90%,日本也超过60%,相对而言,中国家庭债务水平看起来还算是安全。

但这并不能成为我们忽视中国家庭负债上升的理由。在政府和企业去杠杆收效明显的同时,吸取美国次贷危机的深刻教训,我们也要高度关注部分地区、部分居民家庭的债务压力,通过减税、房改和消费引导等方式,帮助高负债家庭适度去杠杆,以免触发更大风险。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