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转债“过山车”:信用申购三个月,从哄抢到弃购

《财经》记者 秦嘉敏 陆玲/文 王东/编辑     

2017年12月11日 18:06  

12月11日,“N生益转”上市的首个交易日以跌破发行价的96.520元开盘,此后一度跌至96.030元才开始回调。至此,12月份上市的4只可转债全部经历了跌破100元面值的窘境。从9月25日“雨虹转债”申购时的万人空巷到如今的频频破发,可转债市场的个人投资者坐着“过山车”一般逐渐回归理性。

不少券商通过短信、电话、微信、APP弹窗等方式向投资者提示可转债风险,比如湘财证券给客户发送的短信提到,因越来越多的上市公司将发行可转债作为融资渠道,后续可转债上市后跌破发行价的概率提高。

一位公募基金从业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可转债的价格受两个市场影响。“股票市场下行,投资人就希望你对可转债设置的转股价格越低;债券收益率上行,投资人就希望你的票面利率越高。”而近期的市场恰恰叠加了股市下行和债券收益率上行的双重因素,上证综指围绕3300点徘徊,而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则突破了4%。

近乎“零投资门槛”让参与新债申购变得跟打新股一样流行。9月25日,东方雨虹(002271.SZ)发行的首只实施信用申购的可转债“雨虹转债”(128016.SZ)完成网上申购。当日晚间公布的网上发行中签率仅为0.0013%。10月20日是“雨虹转债”的上市首日,该只可转债的价格涨至124.100,当日收盘涨幅为20.12%,投资者的热情可见一斑。

11月以来,上交所可转债“林洋转债”和“隆基转债”先后上市。根据上交所规定,可转债上市首日盘中交易价格较前收盘价首次上涨或下跌超过20%(含)、单次上涨或下跌超过30%(含)的,可根据市场需要实施盘中临时停牌。两只可转债上市首日遭到爆炒,其中林洋转债遭遇两次临时停牌,盘中一度冲高至134.870元,隆基转债首日收盘则大涨30.32%。

在保荐机构国泰君安出具的“雨虹转债”上市保荐书中提示了可转换公司债券价格波动风险,可转债价格变动较为复杂,需要可转债投资者具备一定的专业知识。在上市交易、转股等过程中,可能会出现异常波动或与其投资价值严重背离的现象,从而可能使投资者不能获得预期的投资收益。

值得注意的是,10月20日至23日,以及24日至27日,东方雨虹控股股东李卫国及其一致行动人李兴国先后减持其所持有的雨虹转债合计各184万张,合计占发行总量的20%。“大部分人买可转债都是冲着转股去的。而且现在可转债都被当成减持工具,投资人对公司也没信心。”上述基金从业人士表示。

2017年2月,证监会修订《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实施细则》,对上市公司增发、配股、非公开发行股票实施了更加严格的管理,但是明确表示上市公司发行优先股、可转债、创业板小额快速融资的,不受新规限制。

相比可转债融资,定增融资的财务门槛相对更低。兴业证券研究认为,随着定向增发监管趋严,可转债有望成为定增融资的“替代品”。今年以来(截至10月底),发布可转债发行预案的上市公司数量超过了 120 家,拟募集资金规模超过 2900 亿元。

某券商固定收益分析师告诉《财经》记者,年初以来可转债扩容,背景主要是定增新规限制了部分定增。相当于堵了一个入口,又给了一个入口。“有的大股东可能上市第一天就可以抛售。一旦大股东减持,容易对转债价格造成一定的波动。”

依据《证券发行与承销管理办法》第十三条规定:网下和网上投资者申购新股、可转换公司债券、可交换公司债券获得配售后,应当按时足额缴付认购资金。网上投资者连续12个月内累计出现3次中签后未足额缴款的情形时,6个月内不得参与新股、可转换公司债券、可交换公司债券申购。

随着可转债市场扩容以及可转债上市破发的出现,可转债风险已经逐步增加,不少可转债出现投资者中签后出现放弃缴款的情形。对此,华龙证券通过微信公众号提示称,“如您放弃缴款或未能足额缴款时,在12个月内累计三次后将进入申购黑名单,在6个月内不能参与申购业务。”

近期股市债市表现不佳,而可转债新券加速发行,加上不少上市公司大股东在配售的可转债上市后立即套现,短期内可转债投资前景难言乐观。“之前价格高是部分个案给市场造成的错觉,现在才是一个合理的价格。总体而言,市场处于加速发行中,也逐渐暴露一些问题。” 该券商分析师表示。

(《财经》记者 秦嘉敏 陆玲/文 王东/编辑)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