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消费金融变迁史:一场“信用卡大乱”引发的蝴蝶效应

第一财经日报 权小星     

2017年12月15日 09:11  

如今,来到韩国旅游或生活,一张信用卡完全可以畅通无阻,普及度之高难以想象,韩国也成为全球人均信用卡持有量最多的国家。

从上世纪90年代后半期,韩国政府鼓励使用信用卡开始,韩国的消费信贷一路高歌猛进。然而,鲜有人知的是,十余年前,韩国几乎经历了全球最严重的信用卡危机。

过度借贷积重难返,黄金期过后,韩国步入了信用卡大乱时期,坏账攀升,信用体系几近崩溃;很多家庭因积蓄耗尽而破裂,犯罪和各种社会问题剧增,舆论诟病:韩国已经沦为一个“破产社会”。

一场“信用卡大乱”引发的蝴蝶效应,倒逼韩国政府和监管,重构一张法律、政策的监管防护网。

韩国消费者金融发展历程:与日本相似

1978年,韩国央行旗下的外换银行(现为KEB韩亚银行)首次与VISA卡组织合作,发行了韩国首张正式意义上的信用卡;此后几年间,随着韩国金融行业的竞争提高,各大银行及部分财阀均开始设立信用卡部门。与此同时,1979年韩国政府宣布对外资企业开放韩国金融市场,外资银行纷纷入韩。1987年韩国制定《信用卡业法》,规定满足一定条件的“金融企业”,并经过政府审批方可发行信用卡、1990年制定《分期付款业法》,允许金融企业以子公司的形式,设立专营分期付款金融企业、1995年制定《金融信息法》,并正式推行金融实名制,提高韩国金融交易的透明度,并首次针对性的提出对于客户金融信息的保管、以及风控体系的首次建立;至此,韩国消费者金融的主营者逐步从生产企业或流通企业转向金融企业。

“可以说,韩国早期的消费者金融,受到日本的影响很大;包括我们曾经开发信用卡的动机在内,许多韩国金融企业,都试图从日本的老路,来打出一条赢得国内的竞争的‘血路’。”李国宪如是认为。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韩国受到了巨大打击,不过,对于韩国的消费者金融行业来讲,却迎来的“黄金期”。

1997年制定的《专业信贷金融业法》,更是为韩国信用卡公司大举进入消费者金融的其他领域大开方便之门。虽然在经济危机的过程中,韩国信用卡的发行量略有放缓,但仍然保持个位数的增长态势,“拆东墙补西墙”(以信用卡取现,来偿还银行或另一个信用卡的欠账)成为韩国社会的流行词。

1998年2月,在接受了国际货币基金(IMF)的救济资金以后,韩国政府宣布废除贷款的最高利率;而这也为彼时因“负利率”而困扰的日本资金带来巨大机遇;当时日本政府指定的小额贷款年利率峰值仅为29.5%。日本欧力士、三和、SBI等多家金融企业纷纷进军韩国市场,从事小额贷款业务;而韩裔日本人创建的Apro金融更是发展成为韩国最大的小额贷款企业。

2002年,韩国成年人每人平均持有近6张信用卡,市场规模也以每年近30%的速度快速发展。以信用卡及小额贷款为首的消费者金融的急剧增长,一方面为韩国民众度过金融危机提供了短暂的便利,也为韩国金融行业隐含巨大的风险。

信用卡大乱的爆发

对于正在韩国一家信用卡企业工作,负责风控工作的金先生来讲,2002年的那个夏天格外难忘:金先生彼时还是一名大学生,而他首次接触到“信用卡”,也正是在那个时候。

“在我的记忆中,彼时只要一出门,就能够看到随处可见的信用卡公司的推销窗口;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只要人稍微密集一点的地方,很快就会变成各大信用卡公司的推销场,而在那段时间,办理信用卡既不需要填写职业、也不需要确认现在工作,只要提交申请表就能签发,即便这个人在其他信用卡公司已经欠账多年。”对于当时的情景,金先生如此回忆。

2002年至2004年期间,在韩国金融史上被称为“信用卡大乱”,韩国信用卡行业的问题集中爆发、坏账率高速增加。

“以LG信用卡为首的部分信用卡公司的员工,为了急于扩大市场规模,更是搞起了大跃进式的扩张:办一张年费5000韩元的信用卡,赠送20万韩元的礼品的事情时有发生;甚至有高中生,只出示了其身份证,便获得了信用卡,并且大肆挥霍百万韩元,最终被媒体曝光。”金先生告诉记者。

2002年5月,韩国政府出台《信用卡综合对策》,提出信用卡取现的额度从总额度的30%提高至50%、并宣布将信用卡可获得的税金返还额度从30%提高至40%,可以说是为这场大乱埋下了种子:韩国经济活动人口每人持卡一度突破6张,LG信用卡公司的用户数量超过1千万用户,成为当时亚洲规模最大的信用卡公司。

金先生用当时的两则信用卡公司广告,来说明当时的情况:“当时有两则广告在韩国社会最为盛行,一则是LG信用卡邀请当时最热门的女演员李英爱,广告中李英爱拿着信用卡消费,并宣传信用卡是时尚生活的象征;另一则是BC信用卡公司为了与此抗衡,女孩在广告中喊得‘祝你发财’成为了当时韩国社会最为流行的一句话,许多人用这句话来拜年、相互祝福。”

不过,在繁荣的背后,却蕴藏着一场危机即将诞生:2002年下半年开始,韩国现金贷款拖欠率急剧上升,各级金融机构的坏账率均在增加;其中最严重的便是信用卡公司。

根据韩国银行的一则数据显示:2003年,韩国信用不良者(无力偿还贷款)者首次超过370万人大关,占据韩国经济活动人口的近20%,坏账率更是超过30%,而据不完全统计,LG信用卡的坏账率很有可能已经超过了45%。

2002年11月,意识到事态严重的韩国政府发布《信用卡公司健全性监督强化规范》,要求信用卡公司按照一定标准发放信用卡,并限制部分频发欠款者的信用卡取现;不过,这并没有能够彻底解决问题,“拆东墙补西墙”、或者直接找小额贷企业,成为许多欠款者的选择。

最终,2004年初LG集团因债务问题,宣布放弃经营,并于2006年整体并入新韩金融集团。在此期间,韩国信用卡公司也加速重组进程,众多从银行分离出的信用卡公司被母银行重新吸收合并,多家信用卡企业也发生易主。

金先生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直到现在,每一个进入新韩信用卡的员工,在入职培训的时候,公司方面都会花费很长的时间、以及很大的篇幅,安排从LG信用卡入职的老员工,讲述当年的情况。

“直到如今,新韩信用卡还是韩国行业内,风控体系最成熟、征信最严谨,且催款最为频繁的一家企业,因此许多其他企业,都希望能够吸引新韩的员工跳槽到自家公司;这也许就是当年的信用卡大乱所留下的阴影吧”金先生说。

加强行业风控,规范信用卡消金发展

危机后,韩国政府和行业开始吸取此前留下的教训,开始重视行业内风险控制。

首先,韩国政府从2003年开始,强制持有4家金融机构以上(含4家)账户的用户,要通过银行联合会(KFB)及征信机构平台进行信息共享,共享内容包括其持有的银行卡信息、收入情况及欠款记录等;2012年起,只要拥有2家金融机构以上(含2家),就需要进行共享。

KFB、NICE和KCB等几家韩国主要征信机构

将个人信用等级以分数为标准,根据百分比从1级分类至9级,并有偿为个人及企业提供信用报告及其他增值服务。根据韩国信用卡行业协会提出的指导性文件显示,若需要在韩国主流信用卡公司申请信用卡,在保证稳定收入来源的前提下,至少需要持有NICE和KCB两家公司的信用账户,并均维持在6级以上,方可申请。

除此之外,韩国政府为提高信用卡公司的财务稳健程度,若信用卡公司隶属于银行或大型企业,则允许在集团内部的范围内,向其他子公司获得用户的消费、银行交易数据,以进一步判断该用户的信用等级。

另外,从2013年起,KCB发布“K-Score”指标,除了金融企业的交易之外,可以与通讯公司、电力公司、医疗保险等系统进行联动,若信用良好,则同样可以提高信用等级。

此前,韩国虽然在1995年制定了《信用信息的使用及保护法》,对于成立非营利性征信机构进行了立法规定,并于1998年成立信用卡行业协会,但因为法律本身并没有处罚条例,并受到竞争的限制,因此征信系统一直没有成体系化。

2005年,韩国政府对于信用卡坏账的情况进行了大规模的普查,发现信用卡的坏账与过度消费拥有直接的关系:在信用不良者中,债务余额为月薪22至45倍之间的比例约为整体的30%。该调查还显示,近65%的高额债务用于奢侈消费,其中有40%用于高档商店的消费。

与此同时,韩国政府并没有停止促进信用卡、乃至消费者金融行业发展的脚步。

2011年,韩国政府推出“强制接受信用卡”制度,即只要是接受信用卡的加盟店,若拒绝消费者使用信用卡结算、或针对持有信用卡的消费者进行差别对待,将针对店主处以一年以下的有期徒刑,或1000万韩元以下的罚款。

与此同时,韩国大力鼓励“VAN”代理公司的发展,即考虑到小型企业很难与所有的信用卡公司签署加盟合约,仅需小型企业与一家VAN签署合约后,再由VAN与各大信用卡公司签署加盟合约,这样有利于减少小型企业、店主的工作量。如今韩国境内共拥有12家大型VAN代理企业,12家均与韩国境内所有信用卡公司签署加盟合约,并通过韩国本土公司与国际卡组织间的结算合同,为VISA、MASTER、银联等全球大型卡组织提供结算服务。

2016年韩国消费者使用的结算手段中,信用卡和借记卡占据总交易次数的66.2%,远超过现金的26%,成为韩国消费者最普遍使用的结算手段;而在加油站、大型商超等部分行业,信用卡的使用率更是超过90%,每个韩国成年人平均持有的信用卡的数量为3.9张。另外,韩国政府为了提高税收透明度,并减少信用卡公司的反对声,鼓励针对不符合信用卡办卡条件的用户,办理“Check Card”(支票借记式信用卡),该卡同样由银行或信用卡公司办理,但可在所有信用卡加盟店使用,并只能在自身账户余额内使用;韩国税务当局宣布,针对Check Card也将提供与信用卡同等的税收优惠政策。

但即便如此,韩国政府仍然于2011年发生过新一轮大规模办卡潮,韩国媒体甚至惊呼“第二次信用卡大乱即将袭来”。

不过,此次,韩国政府鉴于前车之鉴,于2013年向行业协会发布了指导意见,针对信用卡签发者的基本条件做出细致规定:要求信用卡持卡人的额度至少要比“含贷款在内的持卡人总财产估值”低50万韩元,针对取现、分期付款较为频繁的用户,降低其信用分数和等级等措施,因此韩国并没有爆发新的混乱,坏账率也仅从2006年的0.1%提高至2011年底的1.91%,后来又恢复到1%以下。

而针对消费者金融的另一个“重头戏”——小额贷款公司,韩国政府也着手进行了监管。

此前,许多小额贷款公司通过频繁拍摄广告,并且进行铺天盖地的宣传的战略,据韩国金融委员会的资料显示,韩国小额贷款行业规模靠前的9家企业于2014年执行的广告费用总额达到924亿韩元。

为此,韩国政府于2016年发布限令:要求各大小额贷款公司不得在黄金时段在电视、广播媒体播放广告,并且要求收购储蓄银行的企业降低小额贷款比重。

与此同时,韩国不断降低法定最高利率,如今韩国小额贷款公司的法定最高年利率已经从66%降至39%;而韩国第一大贷款公司已经宣布:2024年前,将在韩国停止小额贷款业务,并将重点转移至中国及东南亚国家,在韩国主力转为银行业务。

时隔十年,一位从事韩国娱乐圈的经纪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从此之后,李英爱养成了对代言广告一一确认的习惯;特别是当小额贷款公司准备花大价钱邀请她的时候,她一一婉拒。。”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