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网

《财经》杂志     

2017年30期 2017年12月25日出版  

下一场债务危机即将到来?;国企改革酝酿更多投资机会;美国会通过大规模减税法案

编辑推荐·《财经网》述评/对话

http://www.caijing.com.cn/review

 

下一场债务危机即将到来?

卡玛尔·德维斯:土耳其经济事务部前部长,现为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

 

全球大部分地区的经济增长正在加速。尽管危机后很多重要经济体的监管机构大力推动和银行业去杠杆化,世界的总体债务相对GDP比率却从经济危机前的210%上升到接近250%。这引发了人们对经济复苏持续性的质疑,甚至有人认为利率上升可能会引发另一场全球危机。那么这种情况发生的可能性有多大呢?

大家首先要记住:债务既是负债,也是资产。在一个封闭的经济体中,总体债务和相应的资产规模必然相互抵消。因此真正重要的是,带息债务和总债务的构成状况。而私人部门债务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类型:对冲型,债务人的现金流能够支付所有负债;投机型,现金流只够覆盖利息;或者是连以上两点都做不到的庞氏型。

虽然把重点放在简单的总量数字上没什么意义,但公共和私人机构研究人员都倾向于这样做。以希腊债务危机的报道为例,新闻头条都集中在债务相对GDP比率从2007年的100%上升到今年的180%以上,却很少关注私人部门债务。事实上,随着国外公共债权人取代私人债权人以及利率下调,希腊的整体债务虽然很高,却已变得更可持续。而其可持续性的延续将部分取决于希腊GDP的发展轨迹。

在评估全球最为关心的中国债务方面也存在着类似错误。单看数字显然有点吓人:中国的债务相对GDP比率当前约为250%,私人部门债务则相当于GDP的210%左右。但在那些被定义为银行贷款和公司债券的私人部门债务中,实际上有大约三分之二是由国企和地方政府实体持有的,而中央政府对这两方面都拥有相当的控制力。而中国最大的风险可能来自影子银行,因为缺乏可靠的数据。另一方面,近年来私人债务比率的大部分增长,可能是影子银行体系部分“正规化”的结果。

此外,中国还有更多利好因素:大多数债务是以人民币持有的;该国拥有接近3万亿美元的巨额外汇储备;尽管近年来有所松绑,但资本管制仍然有效。因此国家领导层有一笔公共政策专项资金可以拿来缓和金融动荡。

在其他新兴经济体中也有一些关注的问题,但总的来说情况比较稳定。尽管私人部门负债额近来一直在上涨,但其水平仍然可以容忍,而公共部门的债务相对GDP而言只算是适度增长。

至于发达经济体,没有理由相信日本债务危机即将爆发。得益于即将进行的税收大动作,美国的公共债务将有所增加;但至少在未来一两年内这种冲击会被持续的增长加速所缓冲。虽然银行体系持有的低质量资产可能阻碍欧洲经济复苏,但也不太可能引发金融危机。

简而言之,短期内全球不太可能出现大型的债务危机风险。相反,这一阶段似乎是为持续提升资产估值以及需求驱动型增长而度身定制的。这意味着不要低估了地缘政治风险。只要地缘政治形势依然可控,政策制定者就有时间去实施必要的结构改革,但机会之窗不会永远开放。如果决策者像美国那样,把时间都耗费在经济理论的诡辩上,世界就将会面临严重的经济困境。

 

消息

国企改革酝酿更多投资机会

日前,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指出,“推进央企股份制改革,引入社会资本实现股权多元化。对主业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商业类国企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而对于刚刚召开的2018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有不少机构分析,国企改革将成为来年经济工作的重要部分。分析人士指出,在社会资本的进入和国企效率的提升预期下,资本市场将进一步为国改、混改提供空间,而国企改革也有望在资本市场中酝酿更多投资机会。

 

美国会通过大规模减税法案

12月20日,美国众议院通过了《减税和就业法案》。这份号称自里根政府以来的最大规模减税法案,被共和党称为是对美国税制的彻底改革。一方面对个人税制进行了简化,另一方面大幅降低企业税。但民主党人称这份法案更倾向于富人和大企业。该法案还废除了“奥巴马医改”中强制个人购买医保的内容。

 

关注度

上期新媒体关注度排名

(12.11-12.22)

1 家庭负债 “灰犀牛”隐现

2 快递员的严冬

3 专访新加坡财长:新加坡是如何保持竞争优势的

4 共享单车押金问题应由市场解决

5 结核阴影下的高三364班

6 中韩关系尚未真正回温

7 如何监管网络小贷?上海实践

8 中国家庭也要适度去杠杆

9 音乐版权线上争夺战

10 资管业治乱,探索目标导向的金融监管模式

资料来源:《财经》APP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