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弃核,国外高歌猛进,韩国核电如何逆流而上

《财经》杂志   文/何新     

2017年30期 2017年12月25日出版  

韩国电力在与美法日等老牌核电企业的竞标中屡屡胜出,也成为欲进军海外市场的中国核电企业的最大对手,但韩国总统却在韩国国内推出了“退核”的能源政策

韩国电力近日宣布,已获得收购东芝在英国的全资子公司NuGeneration股份的优先谈判权。NuGeneration将在英国西北部的穆尔赛德建设三座核电站,拟采用韩国电力自主品牌的APR1400反应堆设计。双方争取在明年上半年内签署股权转让协议。

这让6月宣布走向“脱核电”时代的韩国再次成为核能圈关注焦点。是什么让韩国核电企业能在国内“退核”的浪潮中逆流而上,一举拿下英国百亿美元订单的优先谈判权?

 

英国,核电巨头的必争之地

2011年福岛核事故后,核电建设在世界范围内大幅放缓,多个国家宣布弃核,但英国却宣布了庞大的核电建设计划,从而成为来自法美韩中等国新老核电巨头的必争市场。

英国由于面临北海油气田枯竭危机、老旧核电站面临退役等问题,考虑到应对气候变化的需求以及核电目前在总体电力供应中五分之一的占比,有证据表明英国政府计划至少新建10座以上百万千瓦级核电站(总装机容量16GW),以维持电力供应。

英国虽然是世界上最早实现核电商业应用的国家,但在运电站均已接近设计寿期,数十年的核电建设空档导致本国无力自行设计、建设大型压水堆核电站,只能依靠国外核电企业。

面对重新启动的英国核电建设,多个核电巨头都表示出兴趣。自2007年以来,阿海珐和法国电力联合开发的UKEPR、西屋的AP1000、加拿大坎度能源公司开发的ACR1000、日立通用核能公司的UK-ABWR、中广核的“华龙一号”等先后均向英国政府提出了通用设计审查(GDA审查)申请。目前,仅有法国的UK EPR通过审查并已开工建设,UK-ABWR已经通过审查,“华龙一号”还在审查过程中,其余各方均因多种原因暂停或退出。

英国待开发的8个核电厂址已经各有归属。法国电力拥有5个厂址,分别是欣克利角C项目、赛兹韦尔、布拉德韦尔、哈特尔普尔和希舍姆,其中前两个已明确采用UKEPR技术。日立旗下的地平线公司拥有2个厂址,分别是威尔法和奥尔德伯里,预计将使用UKABWR技术。东芝公司旗下的NuGeneration拥有塞拉菲尔德厂址,原计划使用AP1000技术。

中广核面向英国市场的核电出口推进顺利,根据中法合作计划,中广核在建设欣克利角核电站(Hinkley Point Somerset)的合资公司中约占33%的股份,这是英国核电建设重启后第一个进入建设实质阶段的核电项目;在赛兹韦尔核电项目(Sizewell Sussex)中有20%的股份;在布拉德韦尔核电项目(Bradwell Essex)中将占66.5%的股份,而且该项目将采用“华龙一号”机组。英国核能监管办公室(ONR)和英国环境署(EA)已正式受理华龙一号GDA审查设计审查,预计历时60个月,分为四个阶段,目前已进入第二阶段。

 

韩国核电高歌猛进

韩国国内近年掀起“退核”浪潮,韩国核电何去何从是巨大悬念。即使如此,韩国电力依然顺利获得收购NuGeneration股份的优先谈判权。仔细分析,就会发现这个“优先”待遇合情合理。

首先,韩国核电长期瞄准海外市场。自70年代起,通过数十年对西屋技术的引进消化再吸收,韩国先后开发出先进的OPR1000和APR1400,形成了自主技术品牌,其单位造价和建造周期都极具竞争力。据报道,韩国电力正在开发的三代加反应堆APR+,电功率达到1500MWe,安全水平是APR1400的10倍,经济性比其高出10%,施工周期进一步缩短到36个月。按照韩国政府《核能振兴综合计划》,到2030年韩国将成为世界第三大反应堆出口国,占有20%的世界核电市场份额。

其次,阿联酋成功案例成为“金名片”。2009年12月28日,韩国电力公司为首的联合投标团在阿联酋核电项目的竞标中,出人意料地击败了阿海珐公司、通用电气公司和日立公司,获得了阿联酋核电项目的超大订单。400亿美元总额的阿联酋项目按期、按预算建成,成为韩国核电实力的最好证明。与之相比,芬兰和法国维拉芒维尔的EPR项目因超支和工期延误给阿海珐造成财务重创,美国AP1000在建项目拖期更直接导致了西屋公司的破产重组,这更加凸显了韩国电力在实施海外项目上的水平和能力。

除阿联酋项目,韩国核电企业与土耳其、约旦等国均已达成核电建设项目协议,还计划进军世界核电运营、维护和检修市场。

再次,韩国电力与东芝-西屋长期紧密合作,使其在竞购后者旗下企业时占得先机。2007年,在技术消化吸收的基础上,韩国电力与西屋签订核电面向出口的合作协议,正式完成核电技术由“引进来”到“走出去”的转型。此后,韩国核电企业先后多次为西屋公司提供设计服务和关键设备。2017年初西屋破产宣布之际,也曾被报道在向韩国电力寻求支持。这种“亦师亦友”的关系,也为韩国电力争取接手NuGeneration股份增添了几分必然。

最后,韩国电力在国内反核情绪上涨的情况下亟须争取海外有限机会。在东芝逐步退弃海外业务的情况下,韩国电力正好借此机会抢占市场。从2013年开始,韩国电力就在针对NuGeneration项目进行法律、财政、会计、技术等领域的事前调查和风险评估。2016年就曾出现韩国就该项目与英方进行谈判的消息。今年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部长白云揆和韩国电力社长赵焕益亲自前往英国,展现了韩国政府达成这笔收购的坚定决心。

国内核电巨子中广核也考虑过参与NuGeneration股份竞购,但在约束性报价截止前就宣布退出。中广核在英国核电市场高频亮相,引发各方关注。这样的关注对推动项目却不一定有好处。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就曾因安全审查原因暂停过欣克利角新核电站项目,这体现了英方对中国国有控股企业的谨慎态度和敏感性。英国政府曾多次公开表示,将加强安全审查,确保控制重要基础设施公司的外资所有权不会危及国家安全。

不管退出竞投的具体原因何在,当前来看,中广核在英国市场的主要目标应该是确保与法国合作顺利,推动华龙一号通过GDA审查。仅从“鸡蛋不放一个篮子”的角度考虑,英国也不愿意本国核电站集中受控于某一方。

目前来看,韩国核电仅是获得了独立谈判的权利,其技术方案还没有获得GDA审查,即使是简化评估程序,也将不得不接受长达数年的评估,还要与英国政府就电力价格进行谈判,很有可能造成项目延期。因此,最后合作协议能否达成也还存在很大变数。

 

韩国政府决定“退核”

韩国自上世纪70年代引进美国核电技术建设了第一座核电站以来,通过数十年的引进消化吸收,早已实现国内核电的自主设计和建设。目前在运核电站24座,按照领土面积计算,韩国核电密集度超过0.2,仅次于瑞士,为世界第二。日本密集度为0.112,约为韩国的一半。而运营100座核电站的核电大国——美国的密集度为0.01,仅为韩国的二十分之一。

但在高度依赖核电的韩国,福岛事故后民众反核的情绪却进一步发酵,“退核”呼声日趋高涨。

“退核”派强调吸取福岛事故教训,对于超设计基准的地震、海啸等自然灾害和人为运行事故表示极大的担忧。在釜山、蔚山、庆州等朝鲜半岛东南部地区,大约有60个活断层。环境运动联合脱核小组的局长称,“像现在这样,固执己见缩小设定的核电站的耐震设计标准,还完全没有提前预备多次事故发生时的应对策略,这样很难应对不可预测型自然灾害的发生。”

此外,韩国核电频繁出现的“小事故”也为“退核”起到了推波助澜的效果。2011年-2012年,古里核电站各机组连续4次出现因故障或操作失误导致供电中断的事故,且存在瞒报现象。2014年12月,新古里核电站第三机组施工现场发生氮气泄漏,导致3名工作人员死亡。2015年2月,新古里核电站第二机组的涡轮机发生氢气泄漏。2017年3月,古里核电站4号机组因核反应堆内冷却剂收集槽水位异常升高导致停堆。此前还传出核电部件质量不过关的丑闻。

随着天然气价格下降和可再生清洁能源技术的发展,核电在世界范围内的经济竞争力下降。在此大环境下,韩国政府开始考虑其他能源取代方案。2017年6月,韩国总统文在寅在古里1号机组永久关闭宣布仪式上表示,全面取消正在准备的新核电站建设计划,不再延长核电站的设计寿命。新古里5号、6号机也暂停建设,但在10月份,韩国政府宣布考虑前期巨额的建设投入和能源需求,综合民调和评估结果,同意重启5号、6号机组建设,但依旧坚持“脱核”的能源政策。

(作者供职于中国常驻国际原子能机构代表团,编辑:马克)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