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锐评

《财经》杂志     

2018年1期 2018年01月08日出版  

伊朗草根抗议难以撼动现行政府体系

伊朗草根抗议难以撼动现行政府体系

文/本刊记者 郝洲 编辑 / 袁雪

 

一场突如其来的抗议浪潮从2017年12月27日起席卷了伊朗各个城市,截至1月2日上午,全国已经有至少21人在暴力冲突中丧生,被拘捕的人数不详,但仅在首都德黑兰就有超过200人被捕。

伊朗政府采取了紧急措施,第一时间封锁了网络通讯与社交软件Telegram和Instagram,并出动了所有的防暴警察,不断蔓延的事态得到控制。

此次大规模的抗议浪潮起源于伊朗第二大城市马什哈德市和邻近的内沙布尔市。圣城马什哈德是伊朗强硬保守派的大本营之一,2017年伊朗总统选举中得票第二的莱西便来自这里,其是圣城基金会的主席。伊朗政治观察家特里塔·帕尔西称,事情的起因是一些宗教保守人士试图利用人们对现实经济生活的不满发起对鲁哈尼政府的挑战,但这些幕后人士很快发现事态的发展速度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伊朗底层人民的挣扎以及对政府腐败的痛恨的确超过了政客们的想象。在抗议活动爆发前,各地的鸡蛋价格在一周之内几乎翻倍,其他生活必需品价格也普遍上涨30%-40%。

在过去数月中,一些在内贾德政府时期成立的“非法信贷和金融机构”接连破产让伊朗百姓的财富打了水漂,例如Mizan银行宣布关闭,就对马什哈德地区造成了十分恶劣的影响。另外,2017年伊朗地震频发,受到损害的多是内贾德时期由政府出资的“爱心住房计划”所建造的房屋,更是加深了人们对政府腐败的痛恨程度。

与此同时,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态度让伊朗核协议的存废充满不确定性,外部金融制裁仍然没有放松,鲁哈尼政府无法将大量外部投资者引入伊朗市场,不断高企的失业率让伊朗政府也无所适从。

如果不计算石油行业的增长,伊朗在过去一年的经济增长仅为不到1%,石油行业不是劳动密集型行业,因此也就不难解释伊朗国内的失业率不降反升。2016年3月到2017年3月,伊朗官方统计的失业率从11%增长到12.4%,其中在29岁以下的年轻人中,失业率高达26%。实际失业率可能还远远高于这一数字。

伊朗每年有80万左右受过高等教育的毕业生,但高达42%的毕业生失业率——女大学生的失业率还会更高——令他们无所适从。需要宣泄的青年人们造就了地下酒贩和家庭深夜聚会的盛行。

“穷人、无业游民、被拖欠工资的工人、中下层群众还有不戴头巾的妇女是过去这几天上街游行的主力军。”文汇报驻德黑兰首席记者朱宁说。

人们将对经济生活产生的失望情绪直接转嫁给了政府,在抗议浪潮中甚至出现了“独裁者去死!”以及“伊斯兰共和国倒台!”等激进口号来宣泄不满情绪。也有一部分人表现更为务实和冷静,他们认为伊朗政府在叙利亚、黎巴嫩、也门等国应该“少管闲事,多关心我们伊朗人自己”。

帕尔西说,这次席卷伊朗的抗议浪潮之所以让包括改革派和保守派在内的所有人都吃惊,是因为这些底层百姓“被忽视得太久了”。在去年的总统选举中,伊朗全国投票率为70%。这一次上街抗议的人群很可能是来自于那沉默的30%,“他们选择不去投票是因为他们根本不相信这个体系会进行改革”,无论是激进还是缓慢的改革。

曾在美国国务院伊朗办公室工作多年的李萨·马拉什对《财经》记者称,当前的抗议活动远构不成对现行政府体系的威胁。伊朗现行体系的稳定有四个主要支柱:伊朗人民的认可程度、管理国家事务的效率、政治精英们的团结以及国家对暴力机构的掌控。2009年的那次抗议示威中,人们的不满情绪和政府公信力受损都比现在要严重得多,但由于国家仍然牢牢掌控着暴力机构,伊朗的体系得以继续运转。

在过去八年中,国家和社会之间的裂痕并没有得到根本性的弥补,因此类似于过去这些天的“民权运动”在接下来还会时不时地发生,但人们口中所谓的“革命”距离还很遥远。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