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永定:房价不会暴跌,中国不会面临“明斯基时刻”

证券时报     

2018年01月10日 14:22  

昨天上午,经济学家余永定教授做客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智库报告厅,发表题为“资本外流与金融风险防控“的演讲。他在演讲中强调中国国际收支统计中存在不少误差与遗漏,有不少是资本外逃造成的,资本外逃会导致中国资金枯竭恶化,所以支持央行的干预政策。

余永定在讲座中表示,资本外逃有各种定义,我们定义为源于某种负面冲击,且会对国民福利造成永久性损害的资本外流。资本外逃是资本外流的一种,但是资本外流不等于资本外逃。资本外流是在统计之中的,比如正常的海外留学需求,不是资本外逃。

一般的资本外流和资本外逃性质不同,处理方法也是不同的。比如说资本外流可以通过改革利息率、改变汇率这种宏观调控的政策,一般来讲可以加以调控。但是资本外逃是想跑,哪怕损失50%还剩下50%也要跑,所以对于资本外逃就必须有跨境资本管理,用间接的方法难以遏制。

资本外逃造成了一些国际收支的不合理地方,就产生了两个缺口,一个是国际收支经常项目长期保持收入逆差,中国累积经常项目顺差和海外净资产缺口巨大。对国际收支平衡表和国际投资头寸表上的两个缺口分析可以看出,最近几年中国出现了比较严重的资本外逃。

“1万亿美元是一个很大的数字,实际是吓死人的。”余永定说,有人说这是藏汇于民,这就意味着非居民海外资产要增加1万亿美元,但实际上并没有。资本外逃方式众多,从过去低报出口,到现在发展到高报进口。

“央行干预是对的,不干预的话外汇储备还会下降,尽管有点晚。”余永定说,“只要资本外逃这条道路被切断,中国爆发金融危机的可能性就大大地消除。”

余永定认为,政府采取一系列的措施抑制资本外逃是完全正确的,但是资本外逃的问题还是有待于中国的经济体制、金融体系和汇率体制改革的进一步深化,否则只能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

他认为货币也有价格,应该让汇率起决定性作用,只有波动幅度太大时,才去干预。像中国这种干预手段,只有少数国家比如老挝、海地、巴基斯坦等国家在使用,经济比较好的国家都实行浮动汇率。

国外一些金融机构认为中国现在已经面临着所谓的“明斯基时刻”。所谓的“明斯基时刻”,主要的表现是资产价格大幅度下降,由于资产价格大幅度下降因引起了一系列的金融反应,最后形成了经济危机、金融危机。前不久央行提出中国要防范“明斯基时刻”,并不是说现在已经面临着“明斯基时刻”了。

余永定的看法是,中国确实面临严重的金融风险,但中国并没有面临“明斯基时刻”,中国的制度特点使完全有能力来防止这样的一种金融危机的发生。一个国家要发生全面金融危机,必须要有三个方面:金融机构的资产价格暴跌,货币市场流动性枯竭,资本金无法得到补充。如果在这三个方面的任何一个方面能够阻止进一步地恶化,金融危机就不会发生。

今年中国的货币政策是中性偏紧,银行过去一直释放这样的信号。余永定倾向于认为,就中国目前的情况,考虑到增长的速度问题,还不是宜于把利息率过早地提升,还是应该保持比较低的利息率。

在增长速度方面,有种说法是中国不要增长速度目标,看就业目标就可以了,余永定对此不认同。他认为增长目标是一个指导性的目标,大家可以据此来制定自己的一些商业活动计划,6.5%的增速并不高,“我怀疑今年保不住6.5%,如果你不采取一些措施”。中国要更加注重增长的质量,适度降低经济增长的速度,不让中国失去经济增长的势头。

他认为中国房价不会重蹈日本房地产市场泡沫破裂的覆辙,日本当时缺乏借鉴,调控手段一刀切,利率变化太快,明令禁止给开发商借款,中国现在调控手段更多,房价不会出现暴跌。关于银行业面临的问题,他认为中国防范和解决危机的能力很强,这是一个长跑,最终可以度过难关,实现软着陆。

 

提问环节,关于中国是否面临通胀的问题,余永定认为,按照弗里德曼的观点早就应该通胀,像日本和美国低息刺激了这么多年,但没涨起来,现在是资产价格在上涨,但不在通胀统计范围之中。他预测短期看,不至于产生通胀,至少今年不至于,长期看不排除这种可能。“这个回答估计不会令你满意,也不令我自己满意。”

另外,余永定拒绝回答有关区块链的问题,表示缺乏研究。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