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燕生:佛山很中国

  

2018年01月13日 11:26  

“佛山善用市场无形的手,政府有形的手,社会和谐的手,协同发力。佛山过去35年靠市场、政府、社会相互增进,创造内生性增长的动力。”1月13日,国家发改委学术委研究员、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先生在“2018中国制造论坛 全球制造业变局下的新产业革命”上如此表示。

张燕生谈到佛山从“三来一补”得到第一桶金,但是佛山没有在这一步停下来,没有沿着代工的路走下去。在80年代,用“三来一补”学会为市场经济生产后,佛山人就转向了自主的知识产权、自主品牌、自主营销渠道。佛山就像产业生态体系一样,经历了从低端、中端、高端。像人的生长一样,经历了三岁、八岁、十五岁,经历了全过程,才能在驰名品牌中排名第一,佛山靠的是草根、民营、市场经济。

张燕生还表示讨论佛山案例,讨论佛山模式,最重要的一点,佛山很中国。佛山能做到,中国其他地方就能做到,因为我们靠的是市场,靠的是民营,靠的是草根。

国家发改委学术委研究员、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

以下为张燕生发言实录:

张燕生: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上午好!

朱森第主任的介绍非常全面、深刻,我只是做一些补充。

我重点还是讲一下佛山三位一体通过高质量转型,就是我们研究的一些体会和心得。

接着朱主任所讲的,佛山的特点是什么,我把朱主任的介绍浓缩成一个小的样板,五个城市的比较。从五个城市的比较,可以看到佛山和宁波、青岛这两个副省级计划单列城市的比较,和苏州、无锡两个中国工业基础最好的明星城市比较。从比较中可以看到什么?从高速增长的指标来看,GDP佛山排第四,人均GDP佛山排第三,从工业总产值和增加值的角度,佛山工业增加值在这几个明星城市中排第二,工业增加值占GDP比例,工业化率佛山排第一。因此我们可以看到,佛山过去35年佛山的辉煌靠的是工业,也就是佛山工业总产值和佛山工业增加值占GDP的比例在五个明星城市样板中,一个是排第二,一个是排第一。

第五项指标,驰名品牌的排名,佛山排第一。佛山驰名品牌排第一对过去35年中国工业发展、中国制造业发展有着重要的意义。因为我们知道佛山和珠三角地区其他的城市是一样的,我们市场经济的第一桶金,从“三来一补”开始,从“三来一补”得到第一桶金,但是佛山没有在这一步停下来,没有沿着代工的路走下去,我们在80年代,用“三来一补”学会为市场经济生产后,佛山人就转向了自主的知识产权、自主品牌、自主营销渠道,佛山就像产业生态体系一样,经历了从低端、中端、高端,像人的生长一样,经历了三岁、八岁、十五岁,经历了全过程,才能在驰名品牌中排名第一,我们靠的是草根、民营、市场经济。我们没有国家的重大项目,没有国家重大的科技支持,我们凭草根过去35年创造了佛山的辉煌。因此,我们讨论佛山案例,讨论佛山模式,最重要的一点,佛山很中国,佛山能做到,中国其他地方就能做到,因为我们靠的是市场,靠的是民营,靠的是草根。

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做了中国的未来,中国政府与市场,肖教授带领香港研究团队,我带领一支发改委研究团队,共同研究佛山,我们体会最深的是:佛山善用市场无形的手,政府有形的手,社会和谐的手,协同发力。佛山过去35年靠市场、政府、社会相互增进,创造内生性增长的动力。

我把“三只手”过去35年怎么过来的做了笼统概括,时间关系我不讲了。

过去35年,中国改革开放在制造业形成所有制结构是什么样子,过去35年国有企业比重是27.8%,民营企业比重61.2%,外商投资比重11%,在过去35年中国改革开放取得最重要进步的是在制造业,而在制造业中间从所有制结构来说,形成了民企占六成以上,外企占一成以上,民企、外企合并占七成以上的混合所有制,是市场机制发挥重要作用的经济环境。

沿着表往下看(见PPT)医疗健康国有成分占90%,文化环节国有成分87%,教育国有成分73%,金融占91%,科研70%,金融和租赁76%,佛山工业、佛山经济、今后转型靠的是工业服务,靠的是生产性服务,现代服务业支撑佛山转型,遇到的问题是未来35年,如何在现代工业服务、现代生产性服务业形成民企占六成以上,外企占一成以上,也同样形成一个混合所有制结构,让市场起决定性作用,同时更好的发挥政府的作用。

我和肖教授研究时,采取的方法是路径依赖,我们研究佛山的过去,研究佛山的今天,研究佛山的明天,也就是佛山未来35年要想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要想建立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同发展的现代化产业体系。要真正在一个新时代,高水平开放,推动高标准改革,实现高质量发展,涉及到政府、市场、社会协同发力的关系,在新的阶段要发生新的变化。

佛山进入一个创新驱动的新阶段。粤港澳大湾区研发强度的数据,广东2016年研发强度2.56%,广东2016年投入研发创新的钱2035亿人民币,全国第一。我们再往下看,也就是香港的研发强度是0.73%,2016年香港投入研发创新的钱是155亿,香港特区政府决定在2022年五年后研发强度要提高到1.5,研发创新的投入要增加到450亿港元。

深圳,研发强度4.1,投入研发创新的钱是800亿,佛山研发强度2.72,投入研发创新的钱是224亿,超过了江西、山西,超过了国内14个省市自治区研发创新的投入。这个指标说明什么?说明广东、深圳、佛山研发强度已经超过OECD平均水平2.4,也就是说佛山人凭草根进入到研发强度已经超过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现在流量已经超过发达国家,需要的是存量,也就是坚持创新驱动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佛山人的经济就会从低端到高端,佛山就一定会产生高大上的现代制造和现代服务。

我们的困境是什么?我列出2016年国家工业、制造业研发强度的情况。整个制造业2016年投入创新的钱是1万亿,研发强度只有1%,在我看来什么叫1%?1%也就是整个制造业刚刚迈入投资驱动阶段,制造业行业会发现佛山人集中的行业,农副产品、食品加工、纺织服装、化工等等,研发强度通通低于1%。即使是一些先进制造,研发强度很少能够在2%以上。这张表告诉我们什么?我们佛山已经进入到创新驱动阶段,但是我们的制造业仍然大而不强。佛山的未来要实现高速增长到高质量发展,怎么使制造业、工业加大创新投入的强度,怎么提高创新产出,发明专利申请增长部分的效率,这对佛山人未来的转型很重要。

对于这个问题,对于粤港澳大湾区来说,香港有广东所没有的四所世界一流大学,什么叫世界一流大学?就是迈进知识经济时代的大学,香港有排名世界前100位的一流大学,广东没有,广东仍然是工业经济时代的大学,佛山人要想走向专业经济创新,如何在一国两制框架下用好香港世界一流大学的资源,这对佛山人来说借船出海是非常重要的。

香港有佛山人最需要的现代服务业,香港有全球贸易世界级优势等等,美国、英国、香港在给全世界提供先进服务,谁在购买先进服务?德国、日本、内地,制造业为强的地方,怎么用好香港世界级工业服务和生产性服务,也包括现代服务,对于我们佛山人的转型升级是至关重要的。香港经济自由度全球第一,有让市场起决定性作用的环境。香港有一个更加自由、开放的投资环境,包括香港法制、香港国际化。佛山制造业、佛山工业、佛山草根要想走向世界,要想走向高端、要向全球引智,用好香港,用好香港的现代服务,用好香港一流大学,用好香港的国际化、法制化、规范化,也就是四中全会所说,法无授权不可为,法无禁止皆可为,建立起佛山治理体系、治理能力的现代化。

对于佛山草根企业来说,佛山草根企业的转型比登天都难,我们缺技术、缺人才、缺资金、缺品牌、缺渠道,缺转型升级的经验和能力,佛山的企业转型相当于当年从游击队到正规军脱胎换骨的转型。因此佛山人会面临着要实现转型应该怎么办?我个人认为,我们职业教育技术培训,帮助企业解决技术创新,我们缺材料、缺关键零部件,这不是企业可以解决的,也不是市场可以解决的,根据我的了解,佛山领导包括朱市长在这方面尽了最大的努力,但是光靠佛山很难解决,怎么办?因为要建立起一个跨境的创新体系,用好全国、用好全球创新人才、创新资源、创新要素。比如香港科技园为知识产权转化装置投了40亿港元,佛山人靠自己不起,如何用好香港科技园知识产权转化装置等等。粤港澳大湾区提出的目标是对标旧金山,推动科技创新,对标纽约湾区,对标东京湾区,对于佛山来说怎么定位也至关重要。

佛山模式面临着从“养孩子”到“领孩子”的转变,发展内生性增长因素,但是转型非常难,怎么办?佛山人喊出的口号是对标德国、对标欧洲,怎么对标?佛山把德国大众引入佛山,让民营企业可以就近观察德国全球跨国公司如何管理、如何配套、如何创新、如何销售。下一步我们希望国家在科技创新有一些大的装置、大的项目、大的攻关领域落户佛山,帮助佛山企业转型。

最后,佛山要改善营商环境,从目前全球78位提高到像日本32位,提高到像台湾一样12位,提高到像香港5位,提高到像新加坡、新西兰第1位。这就是佛山人转型,有着好的投资环境、营商环境、市场环境,未来30年,佛山人会展现新30年的辉煌。

谢谢。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