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洪平:制造业方面唯一的发展途径是机器人化

2018年01月13日 11:51  

“我们现在产业升级要从人口红利的发展变成技术红利发展,我认为制造业方面唯一的发展途径是机器人化”,1月13日,汉德工业4.0基金创始人、原德意志银行亚太区投行执行主席蔡洪平在“2018中国制造论坛:全球制造业变局下的新产业革命”上如此表示。

(汉德工业4.0基金创始人、原德意志银行亚太区投行执行主席 蔡洪平)

以下为蔡洪平发言实录:

蔡洪平:很荣幸,五年前,我在德意志银行的时候,在汉诺威见证和参加了德国工业4.0的发布,后来我又创立了一个德国工业4.0和中国制造2025的促进基金,叫汉德资本。我们主要工作是投资在德意区一些先进的隐形冠军和中小企业,然后帮助中国产业升级,这是一个桥梁模型。在此,也非常恭喜佛山美的收购了库卡,这是在过去两年国际收购史上很大的一件事,也使得佛山的制造业有了库卡这样一个国际平台,又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这是一个大的趋势。

我曾经说过在第四次工业革命到来的时候,要改变一些策略,把原来的自力更生改成自强不息,国际资源整合。所谓第四次工业革命里面很大一块的机会,我说话比较实在,跟佛山的工业人说说心里话,我们炒作的太多,我们看看哪些产业是真正驱动国民经济发展的,在我看来有四大块,第一大块是机器人,第二块是电动车,第三块是新材料,从石墨烯、锂电池、三元正极材料等等。目前机器人速度有多快,从2016年到2019年的统计是将以15%的速度增长,机器人的普及率非常快,中国占了1/3的市场。

中国的机器人2013年到2019年将以30%多的速度发展,目前在工业行业里面找不到这么快的速度。西方机器人化的普及率指的是一万个人里面有多少台机器人,中国很低,韩国最高,目前一万个人里面有400台,我们的比例只有几十台,表上看的很清楚,非常低,德国、日本、韩国都非常高,一万人机器人台数都在400-600之间,我们目前不到50台,这个空间非常大。

刚才蔡昉院长讲的非常好,我们现在产业升级要从人口红利的发展变成技术红利发展,我认为制造业方面唯一的发展途径是机器人化,我曾经说过一句话第三次工业革命是把人变成机器,第四次工业革命是把机器变成人,问题在哪里?机器人分三类,一类是传统自动化里面的一个抓手、喷漆、电焊,它就是自动化的一部分,这是一类机器人。大部分是生产线上的机器人,我们国家主要的企业都在攻这一类。但是我想告诉大家,这是非常有挑战的。令我们担心的是,这类老的工业机器人,我们国家几乎在低端徘徊,核心三大部件,老的工业机器人机械化是靠力学和齿轮之间的推动来运作的,机械算法要非常高,一台机器人100块钱,35块钱是减速器。这些我们没有,今天全被日本和德国垄断,将近25%块钱是伺服马达和控制系统,我们也没有。第三块是末端抓手,特别是精细末端受,我们也没有。目前国内几个大的机器人都是本体、组装、软件,大部分机器人公司都是做系统集成的,大约五六十个工程师做拼装,这块真不容易,现在有江苏的正康出来了,有美的出来做减速器,可是你做出来没有人认你,因为它要认证。中国目前机器人30%的增长速度,我想告诉大家85%都是库卡和美的,好在库卡被美国收购了。但是ABB、UR就在大规模地往前走,只要我们的减速器做出来之后,日本和德国马上就降价,一降价就弄得你没法生存,毛利35%以上,你做出来,他马上一压,你就跟不上,这是目前低端机器人我们比较忧虑的事。

也不是说没有出路,我们还有两类机器人在中国有很大市场的。我们要从人机协作机器人开始考虑,这个人机协作机器人,目前很大一块是不太依赖于减速器的,它是靠智能的、传感、网络、数据的,这点中国人有巨大的优势。接着是服务机器人,是B2C的,家庭扫地机器人做的非常好,以后老龄化非常大,服务机器人靠智能化、传感,我们大空间所在。目前我们实行的弯道超车是传统生产线上不要跟人家打了,我们主攻3C、电脑、手机、医药包装,这块需要人机协作机器人,我想我们国家有机会,特别是深圳的企业,包括佛山的企业都在攻,我们也在这个领域跟大家一起奋斗、一起做。

接着还有一个大的事就是服务机器人,服务机器人从日本等等开始,都没有做起来,什么道理,不是技术,他们那里没有巨大的应用市场。这点中国是得天独厚的一个优势,我们投了UB机器人,它就是一个很小的智能机器人,加上有科大迅飞,有声音的传感,我们有腾讯,马上5G时代要到了,我们零部件供应非常充足,中国可能在人机协作机器人和服务机器人上面起到更大的作用。

我再说的透一点,服务机器人和人机协作机器人,倒过来说可能是人工智能的末端执行器。我曾经说过一句狂言,我说十年以后中国人可能是工作三天,休息四天,这天一定会到来。因为人工智能一出来之后,加上银行家、律师、诊断医生都没了,我觉得人工智能是来替代白领的,工业机器人这块是替代蓝领的,他们说人干什么?人可以娱乐,可以创造,可以做各种有意义的事,我觉得我们的出路应该在这块,有很大的机会,不要跟老的竞争,咱们直接弯道超车,我认为有很大的机会。

我在德国跟他们讨论的时候,我们讲力度、精度、稳定度或者什么度,最后德国人说不是,中国人太着急、任性,你们缺的是态度,就是两代人做一件事情做到底,我认为炒作太多,资本推动太多,真正把一件事做出来,做到大家服帖、做到大家尊敬,这不容易,国家讲工匠精神,我认为这点非常好。

现场讨论

张燕冬:您主要强调的是,企业如果说过去三十年是享受了全球化的好处,我们现在是要走出去,走出去一开始跟国外的竞争的实力不是很够,但是“一带一路”作为阶段性的转移,是这个意思吗?

蔡洪平:“一带一路”当然是好的,毫无疑问,目前主要是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从工业方面来说,还是按照市场规律来往前走,刚才燕生老师说的一点,我稍微补充一点,您刚才说从供给侧向需求侧多一些,我看到的角度不是这样,就像现在在拉斯维加斯CES的展览,你们都想不到居然一半的企业都来自于中国,去年8月份我在诺贝尔经济大会上做了一个发言,我看到中国一批年轻企业家、智能型的,海外回来的,好像不在佛山,在深圳、杭州一带,一批人都在做人工智能驾驶,从半导体芯片开始,有5G、地平线,有做整个人工智能智能驾驶,这个势头很猛。我跟诺贝尔经济学奖说,深圳机场直接飞硅谷,是直飞,我在旧金山开过四个研讨会,不少的英国科学家、中国科学家都来,80%都是中国人,开完会没多久就在北京碰到了,这波的AR和人工智能一定在中国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没有中国参与不可能。

张燕冬:蔡老师,您对辛仁周老师的观点有什么想法?

蔡洪平:我很同意辛教授的说法,我提两点供大家参考,既是对全国的,也是对佛山的工业企业。有两句话,一个叫升级,一个叫转型,在新的工业革命到来的时候,我们千万不要赶时髦,千万要注意不要以为传统产业,比如佛山的企业,就一定要搞人工智能,一定要搞电动车,不见得。传统产业目前的升级大有可为,中国人有一个误会,我们看不起日本人,其实我请大家留意一下,早年我们看到的白色家电都是日本人的,突然有人说日本人不行了,他早就从传统产业升级了,我们不知道,也没有宣传,它的GDP还是全球的第三位,什么道理?我告诉你,它升级的非常快,只是没有告诉大家,国内也没有宣传,比如特斯拉所有的电池全是松下的,电池里面的控制系统是BMS(BATTERY MANAGEMENT SYSTEM),还有新材料,钛的、磁的,包括稀土,他们的量很大,所以千万不要妄自菲薄,比如做陶瓷,不要觉得陶瓷不做了,陶瓷智能化以后可以喷花、切片,可以做成跟大理石完全一样,上面大有可为。

再举一个例子,像美国收购了库卡以后,以后服务机器人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它有家电,家电里面放一个机器人,它可以帮你很多家务活都干了,特别是中国老龄化以后,所以在传统产业上升级大有可为,这是佛山的特色,也是中国的特色。

还有哪些产业我们可以发展,后发优势方面,我刚才讲到服务机器人,这是我们原来关注的六大领域,包括智能制造、电动车、环境技术、人工智能,还有智能医疗,这是蓝海,实打实的,我们都能做的,在这个基础上,还有在自己研发创造的时候,我们进行一些整合。工业对工业的互动是一个灵魂的对接,德国人连美国人都看不起,他们说老蔡,你们别跟美国人学,他们是为了赚钱做的技术,我们是为了技术赚的钱,他们比如说客户是上帝,他有宗教意识在里面,有犹太教、基督教,他像神一样尊敬我的客户,把产品做到尽善尽美,我们中国也是客户来了以后招待好,卡拉OK,让你玩的非常好,招待的让你很舒服,也是上帝,理解不一样,所以在工业生产上,在海外收购一定要知道是一个文化的对接,是工业体系、文化互相学习,我们有市场,他们有技术,不光是技术,海外整合可以通过技术、产品、商品、品牌、服务、渠道,人家百年老店,通过他的收购以后,通过他的渠道全年销售,我们国内做出来之后进不了它的圈,我跟任正非说过,全球高端制造都有一个群的,比如半导体、手机都有一个群的,咱们一定想办法要进到群里面,产业链太重要,一定要紧紧扣住,要入群,目前有几个大的群一定要跟进去,在海外兼并收购的同时是整合的过程,绝不是炒A股和套利,这样你得不到尊敬,钱是受不到尊敬的,而是正儿八经发展“中国2025”,和他们联手起来发展智能制造,这样才能真正受人尊敬,走到像华为这样的企业。

张燕冬:你在转型当中、升级当中,事实上你要继承好,你才能转型成功,这个继承就是继承我们自己的优势,而不是把这些东西丢掉,有些传统产业并不是说就是不好,这是一个。

蔡洪平:比如马桶,有三代马桶,第二代马桶是电磁马桶,现在智能马桶是你屁股一坐上去之后血压、血脂全都帮你量出来,他把屁股这个部位照的真是好,我们可以做,可以超在日本前面去,我们有互联网,5G时代马上到,你进医院,医院马上就知道你的血压血脂、大便怎么样。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