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燕生:未来三十年佛山的优势要变成走出去

2018年01月13日 12:31  

““一带一路”是我们的必修课、必经之路,如何用好“一带一路”,如何用好新科技革命,如何用好中国企业走出去,在这种情况下,可能是佛山从游击队到正规军转型的一个选择”,1月13日,国家发改委学术委研究员、中国经济研究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在“2018中国制造论坛:全球制造业变局下的新产业革命”上如此表示。

(国家发改委学术委研究员、中国经济研究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 张燕生)

以下为张燕生发言实录:

张燕生:当前的新工业革命在技术领域中间的一些新的业态、新的产品和新的模式,经济学家就问这些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和机器人,为什么没有改变全球劳动生产率减速的趋势。我们看一看劳动生产率的几个因素,可以看到在过去的15年人均资本存量的贡献是增加的,投资的贡献是增加的,人力资源和教育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是增加的,而我们发现全要素生产率技术进步的贡献是负的。我们现在比十年前劳动生产率只有七成,而发达国家下降的幅度更大,我们提出这样的问题。实际上我认为核心的问题在什么地方,它是全球性的,也就是现在的新科技、新业态、新领域还没有进入供给侧,仍然是在需求侧,仍然是在消费端,还没有进入生产端,更多的还是替代效益,而不是创造效益。这样一来对我们来讲提出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把这些新的技术和这些新的业态、新的模式能够引入供给端,产生切切实实的技术进步,推动经济增长,就是这种表现。而且真正产生创造效益,而不是替代效益,这个问题是目前全球性的问题。

这次的新科技革命可能需要的时间会比我们想象的要长,现在还是处于初始阶段,我想这是第一个问题。包括我现在看到像阿里的模式,也就是怎么能够把定制的需求、个性化需求、分散化需求改变整个的产业链、创新链、供应链。这个问题我看了很多的企业模式发生巨大变化,业态仍然是传统和低端的,我们在这方面需要努力,这是我要讲的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我想谈一下IT革命和互联网革命、AI革命对中国的影响有什么不同,也就是我们可以看到IT革命带来的革命性影响。从经济端看,它是带来了综合物流革命和全球供应链管理,也就是说它带来了一种新的分工模式,我们叫产品类分工、国际供需需求,一个产品不同的供需可以在全球完成,这种模式,也就是说像手机最后会在哪里完成,就是哪里有农工民,资本就在哪里安家,因为农民工是不能够跨境流动的。刚才蔡昉的数据,我们可以看到过去的30多年中国有2.7亿农民工进入到非农产业,有1.7亿农民工进了城,所谓1.7亿农民工进城,包括在佛山这样的地方,它是资本和农民工的结合,这样的话,过去我们是引进来最大的赢家。

刚才蔡老师讲的机器人可以替代农民工,在这种情况下,它带来的变化就是无论是互联网+、AI+、工业物联网,还是工业4.0,它带来的变化,用新科技革命来满足定制化,也就是个性化需求、碎片化需求和本地化需求,这样一来对中国的影响,就是过去我是引进来最大的赢家,未来我要想还是最大的赢家,我就必须要走出去。过去三十年佛山的优势是低成本,未来三十年佛山的优势要变成走出去,具有全球综合运作能力,这样带来的影响是非常不同的。

第三个问题在这个过程中“一带一路”对佛山企业的转型,我觉得有重要的意义,也就是说佛山的企业从过去三十年的山寨转向未来的创新,从未来的三十年的代工转向自主,从过去三十年的低端转向中高端。“一带一路”是我们的必修课、必经之路,如何用好“一带一路”,如何用好新科技革命,如何用好中国企业走出去,在这种情况下,可能是佛山从游击队到正规军转型的一个选择。还有一个选择是跨国并购,这也是一个选择。

现场讨论

张燕冬:别想着一开始获利多少,我们先进去,我们要先进到这个圈,要先参与进去,然后通过提升自身的能力去改变他。燕生老师,您刚才把中国制造业的走出去放到一个很重要的位置上,你又把它跟“一带一路”连的很紧,你给我们具体解释一下。

张燕生:很多问题跟我们的过程、时代相关。因为35年前,我想的问题最多的是温饱问题,把肚子填饱,你给我谈创新,我是不感兴趣的,谈工匠,我就说我就是工匠,我在企业里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我的师傅八鞠躬,我的师傅的师傅是高级技师,但是过去35年怎么样呢?我下岗,我的师傅下岗,我的师傅的师傅下岗,为什么工匠下岗,过去35年前,我们的企业里面有最好的职业教育,我们有职业中专、职工大学等等各种各样的职业教育对我们进行培训,35年前怎么样呢?全部都解散了,因为我们要知道过去35年,我们从什么地方起步的,我们为了学市场经济,我们从三来一补,三来一补要的就是便宜,不要工匠,工匠太贵,为什么中国企业过去35年不创新呢?拿我为例,我是消费者,我的特点是什么?我的特点是有钱、没钱,我也不花钱,有好东西,有便宜东西,我永远买最便宜的,因为我们是饿肚子长大的,我们说有什么样的消费者就有什么样的生产者,也就是说老百姓要买便宜的,你生产高品质、高技术的产品,你很难卖掉,老百姓不买。

到今天,35年后,我们脑子里面想的最多的问题是创新。我们会发现中国到了这个阶段要创新,未来35年我们再看今天谈的问题,会发现我们不缺工匠精神,我们不缺具有科技创新才干的企业家精神,我们也不缺指挥正规军打仗的中高级管理人才,所以我个人觉得中国的创新是一个阶段。

从国际上来讲,现在处于一个什么阶段呢?我经常会问佛山的企业家,我说我们的佛山企业家是否具备在美国、日本、欧洲,与全球跨国公司竞争的实力?我们企业家说我们不具备,不具备怎么办?你就要到全球跨国公司竞争最薄弱的地方,这个地方往往是“一带一路”,也有一些企业,他们现在走出去,率先走到美国去、到德国去、到日本去,这些企业也就是在世界竞争最激烈的市场要想站住脚,他们往往会采取跨国并购,但是美的董事长说了一句话,他说这个机会窗口有可能关闭了,如果跨国并购的机会窗口由于保护主义抬头而关闭,对中国企业家来讲,就是怎么能够在过去未来的35年走向科技的创新,我觉得我们的优势,第一是我们有需求,我们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三句话:第一句话,最终目的是满足富起来的老百姓的需求,第二句话,根本途径是提高供给的质量,这个时候我们需要工匠,需要科技创新的企业家精神,我们更多需要像蔡老师的人才。第三句话,根本的途径还是深化改革,就是创造一个更好的创新环境、市场环境、投资环境、营商环境,能够把全球优秀的人才吸引、集聚在佛山,这样的话,佛山的转型就会变得更加快和顺利。

张燕冬:燕生老师,我还有一个不同的视角,实际上也是听咱们国家一个比较有名的企业家的说法,他说他现在对国外的兼并或者投资愿意去美国或者欧洲,他不愿意去佛山或者印度这些国家,因为政治环境也不太稳定,他们投的钱现在都拿不回来,您怎么看?

张燕生:过去35年外商来中国投资更多的是内地投资,很少有跨国并购,也就是说我要到发展中国家新兴市场去并购,你的财务数据怎么样,整个企业经营的情况怎么样,你的资产质量怎么样,是不是我在并购的时候有很多的社会责任要承担,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讲跨国并购的时候不是讲对新兴市场、发展中国家,而是走出去的时候我对发达国家有技术、优质人才的企业和资产,一般来讲,我们有一个走出去的途径就是并购,比如说海尔,最初想并购的是美国的美泰克,失败以后,它这次终于用54亿美金把GE的家电部分买下来了,是因为它希望得到在美国能站住脚的主流产品、主流渠道、主流品牌,这些资产、这些技术、这些人才是中国企业目前我们不具备的。

现场提问

提问:各位专家,很高兴参加今天的论坛,我是佛山市智能家居产业协会的秘书长,刚刚看了报告,非常清晰说佛山的工业体系门类很齐全,产业链很完整,举一个例子,泛家居的产业链,请问怎样跟着国家战略、国家的央企参加“一带一路”国家的城市建设,带出我们的产业链。

张燕生:首先“一带一路”大多数都是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一带一路”相关国家往往是制度风险比较高,政治风险比较高,市场风险、经营风险都比较高、经济风险也比较高,这些市场严格来讲都是不成熟的市场,在这些市场发展,国家目前的“一带一路”要聚焦重点国家、重点领域和重点项目,也就是说它不是一个遍地开花的行动,实际上还是聚焦一些早期收获的领域。

二是它做的是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设施联通,过去中国人讲要想富先修路,要想富先修港,因此是基础设施先行。

三是在“一带一路”,随着政策的沟通做好,随着基础设施开始见一定成效的时候,这个时候才开始有贸易合作的推进,金融和投资领域的推进,这两个贸易先推进,然后随后开始有投资和资金推进,这种情况下在“一带一路”相关的国家开始出现住宅区、物业、建筑开始发展,包括城市化开始发展,随后慢慢形成产业的合作,从“一带一路”整个发展过程,为什么开始是央企先进去,为什么开始是金融、政策性先进去,因为投资大,建设周期长,回报在一个比较长的时间比较低,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用商业的资本进风险大,它不愿意进,因此用政策性金融进,国企进去,很大程度上是有着使命要去趟雷,当“一带一路”的政策做好了,基础设施满足,就是发展到一定程度,开始进行城市和住宅,和物业建设的时候,这个时候佛山的民营企业,做建材的、家居和相关贸易投资产业合作的,这时候进去是比较好的,而且进去,不要遍地开花,按照习总书记的话来讲,第一是项目群,项目进去是以集群的方式进,二是产业链,上下游,产供销、内外贸协同走进去,三是开发区,整个投资环境不好,但是开发区一平方公里、两平方公里的环境是可以做好的。这个情况下,我建议佛山的企业在这个时候进,也包括进PPP项目,包括进POP项目,这个时候一定要抱团走进去,一定要产业协同,这个协同是和本地企业协同合作,同美日欧跨国公司共同开辟第三方市场合作,这样一来,佛山的民营企业才能够把握住“一带一路”的机遇和红利。

张燕冬:这个过程当中有没有可能大国企带着佛山一些小企业,他们也抱团,有没有这种可能性?

张燕生:这种可能性不但有,而且就是现实,也就是说在我们早期收获的国家,你在中长期会投资400亿美金,这些单子涉及到大量的企业要配套、承包、服务,要后勤、培训,这些方面的工作民营企业都可以做。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