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的摄像头:谁在售卖你的私生活?|《财经》封面

《财经》记者 张瑶 李潇雄/文 李恩树/编辑

2018年01月22日 18:34  

现实版的《楚门的世界》在上演,如果恰巧安装带有安全隐患的智能摄像头,你的家庭生活有可能也在网络中被挂牌叫卖

上篇:谁是窥视者

2018年1月1日晚21时41分,一对年轻夫妇身着内衣靠在床上玩手机。蓝色的印花床单上散落着几个儿童玩具,一个穿着浅蓝色衣服的婴儿背靠父母在床脚睡着。

这时,安装在天花板上的智能摄像头突然开始转动,年轻夫妇并未察觉这一异动。他们更不知道的是,摄像头的另一端,有五个陌生人正在通过手机观看他们的生活。这对年轻夫妇的姓名、地址不详,但他们的私生活正被摄像头同步直播。

事实上,有大量这种当事人并不知情的监控直播在互联网上传播,背后则是一条集黑客破解、买卖、偷窥于一体的网络黑产链。

行业调查公司IHS Markit2017年最新数据显示,中国在公共和私人领域(包括机场、火车站和街道)共装有1.76亿个监控摄像头。这些摄像头理论上都有被入侵的风险。那么,是谁在入侵?又是谁在窥视?

(图/视觉中国)

楚门的世界

“需要小台吗?实时直播,操作简单。”2017年12月17日,《财经》记者随机搜索并加入带有“摄像头”、“资源”关键词的QQ群,立刻有卖家发来私聊。

小台,是指被攻破的智能摄像头资源,用卖家提供的账号和密码,在手机端下载相应软件后,输入ID和密码,便可入侵观看对应实时监控画面。收到10元转账后,卖家林晓(化名)发来一个账号密码,是一个智能监控平台软件的账户信息。

当晚22时10分,用手机打开该APP,按照指示输入买来的账号密码,一间卧室的实时监控画面随即弹出。

从画面推断,摄像头应安装于房间角落处天花板上,对着床。房间已关灯,但利用摄像头的夜视功能,可见床上一对情侣睡卧,床被花色清晰。

22时35分,画面左上角的“当前观看人数”从2变为3。几分钟后,有观看人通过手机操纵摄像头调整角度,声筒里传出摄像头云台(底座)旋转发出的轻微机械声,画面开始晃动。屏幕中央用于操控摄像头角度的指针几经摆动,最终停留在最左边,女子的脸随之完全暴露在画面中,其轻微咳嗽声也清楚可闻。

进入另一个被卖家称为精品IP的“小台”,画面显示来自于一家按摩院。一张紫色按摩床上,趴着的女性正半露上身接受按摩师服务,双方谈话议价声清晰。画面左上角数字提示,共有5人在线观看这场按摩。

另一个监控平台APP里,按照购买的账户密码登录,则可控制一户家庭客厅的摄像头,摄像头对着红色的沙发床和电视柜。从视角推断,这个摄像头被放在客厅东南角的一张桌子上。连续观察几日可发现,每天接近傍晚,会有一个10多岁的小女孩进入房间,趴在沙发床上用平板电脑看视频,一个身材微胖的中年男子,则喜欢靠在毯子上看电视。

一些监控平台软件截图。(资料图)

这些陌生人的生活被同样陌生的人窥视、存储、记录,目前无法统计有多少人的隐私如此被侵害,但仅一起公安机关破获的案例中,一名卖家手中便被查出握有1万多个账户密码信息。这意味着,起码有1万多个摄像头覆盖下的场景毫无隐私可言。而这仅是一名卖家案发后被查出的数据。

如一名黑客所言,理论上,每个运行中的智能摄像头都有被侵入的可能。“这是一场秀,每个人都在看着你。”电影《楚门的世界》中,无处不在的摄像头包围了男主角楚门的世界,他的生活被24小时直播。

现实版的《楚门的世界》也在上演,如果恰巧安装带有安全隐患的智能摄像头,你的家庭生活有可能也在网络中被挂牌叫卖。

窥视者、卖家和黑客

对于买家而言,摄像头账户的价格因场景而分级。

普通小台指被安放在家庭客厅、餐厅、办公室等的摄像头,价格为5元-10元;被称为“精品”的资源,则瞄准卧室的床、浴室、按摩院等私密场所,价格从10元到50元不等。

买家更青睐那些有年轻女性居住的家庭摄像头账号。一个卧室小台里,大多数时间都无人在线,但到晚上主人回屋睡觉时,在线观看人数就会多起来。被偷窥者们往往毫无察觉,除非偷窥者频繁旋转摄像头,这类行为通常遭到偷窥群友的谴责,因为可能引来主人怀疑,摄像头被关闭或更改密码。

2017年6月17日早上6时,浙江杭州一个民居中,女主人突然发现安装在家中客厅的摄像头开始异常转动,她手机登录监控APP后发现,除自己之外,还有另一个陌生账户在线。随后,女主人前往派出所报案。

不过,更多被偷窥者并不敏感。1月19日下午,一个被卖家称为“客厅单女”的小台里,偷窥者操纵摄像头转动想看清客厅中女子的脸,女子似乎有所察觉,转头和摄像头对视一会后,回头继续玩起手机游戏,并未关闭摄像头。

通过手机窥看他人生活的,通常是为满足好奇心和窥私欲,一些人还会边看边在同好群里交流心得。许多偷窥者经常发布自己录制的视频,与其他人交流。一张发在QQ群里的截图显示,一个身着短裤坐在客厅沙发上玩手机的女子,正通过摄像头被11个人在线观看。“这也有这么多人看?”卖家表示不解。

监护儿童,是大多数人购买智能摄像头的目的,也是智能摄像头的主要市场之一。大量流传在QQ群、网盘的录制视频以及截图里,都有婴儿床、儿童玩具等出现在画面里。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与传统需与电脑连接或硬盘存储录像的摄像头不同,当下市场流行的智能摄像头,是直接使用Wi-Fi联网,配有移动应用远程查看。用户安装好智能监控后,只需下载专用的客户端,即可实现远程操控监控。

除实时监控及远程操控角度外,许多与智能摄像头搭配使用的监控软件还有录像、录音等功能。

但这升级后的功能恰恰给黑客留下操作空间。

像其他网络卖家一样,林晓同时贩卖摄像头暴力破解软件,这些名为“刺客”、“千里眼”、“守望者”等软件,下载后经过简单操作,可以扫描到数十个账号密码,输入相应播放软件,实时监控画面随即弹出。

卖家散布在互联网中,隐藏在各网名背后的真实身份各不相同,但入行的门槛普遍不高。

2017年4月,浙江省丽水市景宁县网警侦查一起涉及8000余万条个人信息来源的案件,一个摄像头资源卖家引起警方注意。经过三个月侦查,一名擅长变换上网地址的黑客落网。

王冀(化名),32岁,初中文化,河北邢台人。他通过浏览黑客网站的软件,自学破解摄像头方法,并将破解后的账号卖出。王冀落网后,警方发现,1万余个包含摄像头品牌、型号、IP地址、账户名和密码的信息,被他以word形式存储在电脑里。此外,王冀的电脑中至少有11款破解和入侵摄像头黑客软件,有手机、电脑等不同版本,出售价格从88元到300元的套餐不等。

景宁县公安局网警大队副队长陈勇涛告诉《财经》记者,文档里包含绝大多数国内知名摄像头厂家的品牌,IP地址多位于广东、浙江等地。

王冀没有计算机基础,他这样的卖家,购买黑客软件后经过简单学习便可自起门户,成本很低,处于金字塔状黑产的产业链末端。在他的上家,是与其互不认识、提供攻破软件的“工具党”。

杜河(化名),浙江人,是王冀获取这些软件的上家,两人不相识。杜河的犯罪行为主要是组建QQ群,召集王冀这样的“爱好者”分享软件牟利。目前,王冀和杜河均因涉嫌非法侵入计算机信息系统罪被批准逮捕。在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同期侦破的另一起同类案件中,6名出售软件的卖家,18名购买软件并非法入侵智能摄像头的犯罪嫌疑人被捕。

但是,监控黑产链远比暴露在视野中的长,分销商和工具党之上、位于金字塔顶端的是一些掌握顶尖技术的黑客,他们能迅速发现、攻破安全漏洞,编写满足不同需求的破解软件。

“不要问我怎么破解监控摄像头,因为实在太简单。”一名黑客说。

一些黑客利用程序工具攻击,一秒钟便可攻破大量摄像头。网络安全公司知道创宇404安全实验室(下称“404实验室”)曾向《财经》记者模拟测试一次攻破摄像头的过程,利用网络安全漏洞,通过简单的攻击指令便可迅速获取摄像头的账户密码,进而控制摄像头、获得实时影像。

早在2013年底的黑帽安全技术大会上,有人披露一些国外知名厂商生产的监控摄像头的安全漏洞,声称可以像好莱坞电影一样操控网络监控摄像机,并进行演示。

另外一支黑客团队告诉《财经》记者,他们曾在2017年3月、7月和11月分别发现国内几家知名厂商所生产的摄像头存在严重安全漏洞泄露,但信息在披露前被“公关”掉了。

冰山一角

在家中安装智能摄像头的目的,大多是为了安防。家住北京市朝阳区的刘米在卧室安装了一款可360度旋转的高清智能摄像头,离家上班时,她会打开监控画面,观察自己宠物狗的生活状况。但安防产品随着系列黑客活动,却成为安全漏洞。

通过简单破解,家庭生活被直播、录制,甚至可能流入色情产业。404实验室总监隋刚告诉《财经》记者,监控黑产既通过销售获利,也会向博彩、色情等地下产业导流盈利。

如果只在黑产中私下流传,伤害尚小,但一旦发生隐私泄露并被公开,将对受害者造成不可预估的伤害。2016年9月3日,河北邯郸市公安局通报称,2015年7月,河北省馆陶县一对男女在轿车内亲热时被巡逻辅警王某某等发现,王某某擅自使用手机录像,后该视频外泄并传播。一年后,当事女子在馆陶县巡特警大队门口服农药、经抢救无效身亡。

除导向偷窥、色情产业链外,另一类黑产诉求意在感染摄像头后发起DDoS攻击,这种攻击是指黑客将多个设备联合起来作为平台,同时向某一对象发动攻击使其服务停止。

在多位黑客和安全工程师看来,这类现象更为普遍而难以被察觉。2016年10月21日,美国东海岸网络遭遇三名黑客DDoS攻击,超过半数美国人无法上网,包括Twitter、亚马逊、Airbnb等知名网站宕机,其恶意代码感染对象就是智能摄像头、路由器等设备。

另一种担忧在于个人信息黑产与摄像头入侵黑产两个链条的结合。2017年6月,央视曾演示一种摄像头控制方法,安全工程师精准攻破受测摄像头后使得画面静止,而真实房间内的被拍摄物品已被拿走。家居智能摄像头画面被劫持,使得证据无法固定,或受害者被蒙骗、监控等,这在“技术上是完全可能的”,隋刚担忧地说。

智能摄像头,是最受黑客青睐的物联网类设备种类之一。极光大数据截至2017年10月的数据显示,搭配智能摄像头使用的四款头部应用,安装总量超过1500万。2017年6月18日,国家质检总局在官网发布智能摄像头质量安全风险警示,称产品质量监督司采集38个品牌共40批次的样品进行抽检,结果显示,存在安全漏洞的多达32批次,占比高达80%。受测品牌涵盖360、小米、中兴、三星、海康威视等排在市场关注度前五位的产品。

作为公安部领导下的国家级网络安全和安全防范第三方机构,公安部第三研究所亦曾对主流视频监控类产品进行安全检测。其检测中心常务副主任鲍逸明告诉《财经》记者,结果与质检总局检测结果基本吻合。

国家通用电子元器件及产品质检中心工程师李乐言此前曾向央视表示,目前正在投入使用的摄像头存在相当大的信息安全隐患,未来将被生产出来的摄像头风险将长期存在。

北京、浙江两起浮出水面的摄像头入侵黑产案件中,卖家和黑客均因涉嫌违反《刑法》第285条被批捕,该条共计三项罪名“非法侵入计算机信息系统罪”“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的程序、工具罪”,最高刑期七年。

此外,《刑法》第283条规定,非法生产、销售专用间谍器材或窃听、窃照专用器材的,据情节严重程度处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对于公民隐私被侵犯的民事法律救济渠道,依据《侵权责任法》,受害者可提起隐私权侵权民事诉讼,要求入侵黑客和买家停止侵害、删除被录制的视频图片等,并要求相应赔偿。如果摄像头软件运营者和网络服务提供商未及时采取补救措施,亦可能承担连带责任或损失扩大的赔偿责任。如果产品本身有严重缺陷导致此类问题,还可按照《侵权责任法》《产品质量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直接追究生产者责任。

不过,一些企业不愿承认风险的存在。一家致力于C端摄像头市场的公司告诉《财经》记者,他们不认为市场上的摄像头安全问题有多严重,舆论热议是因为与其他智能硬件相比,摄像头出现安全风险更吸引眼球。他们通过客服反馈渠道显示,并未发现其摄像头产品出现严重安全事故。

事实可能是,受害者未必知道自己的隐私正被直播和贩卖。《财经》记者检索,尚未发现因隐私被监控泄露而提起侵权诉讼的案例。

被侵权人往往并不知情,即便发现隐私被侵犯后报案动力亦不足,因而监控黑产暴露在执法者视野中的只是冰山一角。

王冀归案时虽被查获破解摄像头ID 1万余个,然而警方尚无法通过画面和地址确定受害人,这成为该案侦办最大难点之一。而对于DDoS攻击或破解入侵平台等犯罪来说,由于成本高昂、耗时长,警方更难追溯到上游黑客。

一家旗下平台有大量智能摄像头账号流入黑产的厂家市场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已发布通知愿意配合受害者维权,但截至目前未接到任何用户维权求助。

当下,仍有大量摄像头账号和密码在网络上贩卖。受“水滴直播”事件影响后,林晓等卖家对《财经》记者称并不担心警方关注,“只抓酒店偷装摄像头的和做软件的,肯定不抓我们这些卖的。”

不过,进入2017年12月后,随着网络安全公司360因对公共场合提供摄像头直播功能引发隐私失控焦虑,摄像头黑产问题也进入执法者视野。多个QQ群都闻风而动,含有“摄像头”、“影视”等相关字眼的群或解散、或改名。“最近风声紧,摄像头被盯上了,过段时间再说。”林晓说。

多位受访者认为,利益驱动之下网络黑产将长期存在,而刑法打击则具有滞后性,侦破难度大、用户维权难的现状将长期困扰执法者。

这一现状之下,被称为安防业红海的市场如何破局安全短板,是厂商、用户、监管部门需要共同面临的难点。

下篇:攻防持久战

一位世界排名前五的智能摄像头生产厂商安全总监坦言,尽管其所在企业在安防方面投入巨大,但随着全球针对物联网设备的攻击趋势愈发严峻,他们在智能摄像头市场受到的黑客攻击和安防压力并不小。

2016年国家信息安全漏洞共享平台(CNVD)公开收录的1117个物联网设备漏洞影响设备的类型中,网络摄像头、路由器、手机设备漏洞数量,分别占公开收录漏洞总数的10.1%、9.4%、4.7%,网络摄像头漏洞数排名第一。

漏洞从何而来

当前,监控摄像头安全隐患主要有三类:生产端的粗放生产、云端和集中管理平台的网络安全防护脆弱、应用端弱口令问题。

公安部第三研究所检测中心常务副主任鲍逸明告诉《财经》记者,目前被黑客攻击最多、最易导致黑产泛滥的原因,是弱口令问题。弱口令,指摄像头出厂设置时各端口所用账号密码为默认设置或无密码。

黑客使用密码字典批量破解扫描账号口令十分简单,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高级工程师高胜表示,这是一种极为低级的入侵方式。

极光大数据显示,搭配智能摄像头使用的头部应用中,萤石云视频(海康威视旗下)、云视通、有看头(Yoosee)和360智能摄像机安装量分别为858万、263万、229万和211万。

《财经》记者在多个黑产群中发现,有不少贩卖“云视通”和“有看头”两款应用上的摄像头卖家,甚至有专门针对这两款应用的黑产群。卖家发来的账户密码多为“123”等简单密码。“有看头”运营商深圳技威时代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技威时代”)市场经理杨卫回应《财经》记者称,2017年6月以来确已发现这一现象并进行自查,流入黑产原因是用户未更改设备默认密码“123”,被破解利用。

杨卫表示,技威时代主营业务为APP平台开发和技术支持服务,并不从事摄像机成品生产和销售,因此遭黑产利用的不是其旗下产品,已对技威体系内的所有厂家客户下发整改通知,督促各自代理商、渠道商更改密码,并在后续产品上采取强密码。但就存量市场而言,弱密码现象依然存在,尚无法根除。

在高胜看来,诸多安全隐患中弱口令问题最易解决,只需厂家编写强密码设置要求,用户及时更改密码便可避免。但为何当下许多智能摄像头产品仍存在这一问题?

一位安防企业安全总监给出的解释是:“很多厂商眼里,C端摄像头的竞争还处在市场初期规模扩张阶段,用户体验的竞争还处在使用便捷、价格便宜的维度上,尚未把安全当作重要竞争纬度,用户本身也并不重视。一些厂商便放纵了弱口令等安全隐患的存在。”

许多智能摄像头厂商为方便用户或厂商自行管理,有统一网络监控管理平台,这意味着,若管理平台防护能力低,被黑客攻破便可查看所有使用这个管理平台的摄像机画面。

404实验室在过去几年发现过大量监控摄像头的安全漏洞,几乎涉及所有摄像头领域的知名厂商。在2017年一年,至少监测到5家厂商爆出的严重安全漏洞,涉及的摄像头数量从几万到几十万不等。最为严重的情况是,他们监测到一家安防企业的几十个监控视频集中管理平台曾被黑客拿下,而每个管理平台都涉及海量摄像头的监控画面。

上述安防企业安全总监则对《财经》记者称,“这很常见”,他给出的解决方案是,使用加密信息传输,即便黑客攻破平台也无法读取数据。

据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观测到的数据,政府、高校及行业单位正陆续建立一些与交通、环境、能源、校园管理相关的智能监控平台,这些智能监控平台漏洞占比达到1.9%。这一占比较低,不过一旦被黑客攻击,遭到泄露的敏感监控视频就可能包括国防安全信息、金融交易信息、商业办公机密等。

摄像头安全漏洞的第三类来源则是源于生产端的粗放生产。据公安部第三研究所调研,摄像头端网络安全防护能力最弱,存在大量由于嵌入式系统裁剪不当、各类通信端口开放过多带来的风险;而且设备安全态势不可知,造成安全漏洞修补不及时的问题。

404实验室所监测到的攻击行为中,有很大一部分便属于对这类“生产型漏洞”的攻击,只需要找到一处固件漏洞,便可进行大范围攻击,而无关监控摄像头的品牌,因为他们所使用的往往是同一家作坊。

例如,2016年12月,多款Sony品牌智能摄像头型号后门账号漏洞被发现。其部分摄像头原固件中包含两个经过硬编码且永久开启的账号,可用来开启远程登录访问并完全操控。该漏洞被CNVD评级为“高危”,影响Sony公司近80款摄像头产品。

C端市场混战

安全隐患现状不仅是技术问题,也是市场低水平竞争的恶果。

过去十年,中国是监控摄像头数量增长最快的国家。根据现有安装规划,中国摄像头数量将在未来三年攀升至6.26亿个。美国平均每千人配备约96个监控摄像头,英国为75个,而中国摄像头密度较高的城市,目前每千人配备的摄像头数量不到40个。

但事实上,中国监控摄像头领域存在着两个格局迥异的市场,一个以B端客户为主,另一个市场以家庭、小商户等C端客户为主。两个市场成熟阶段不同、参与主体不同,其对待安全问题的姿态也差异明显。

B端市场得益于天网工程、智慧交通等工程,以及各行业对摄像头的需求,历经十年发展,处于相对成熟阶段。目前形成海康威视、大华股份、宇视科技三家龙头企业主导的市场格局,三家占据50%左右的市场份额,在全球视频监控厂商排名中也位列第一、第二和第七。随着市场集中度的提高,近两年,B端市场上的安防龙头厂商纷纷组建安全团队,在安全措施上投入大量成本。原因在于,一是B端市场客户本身就对于产品安全性的诉求强烈;二是B端市场进入相对成熟的阶段,安防龙头企业做大后,一旦出现安全问题容易演化成黑天鹅事件;三是近年来中国安防龙头企业纷纷开始海外业务扩张,海外市场对于安全问题的重视倒逼企业提高安全标准。

(B端市场得益于天网工程、智慧交通等工程,以及各行业对摄像头的需求,历经十年发展,处于相对成熟阶段。图/视觉中国)

C端市场则是另一幅景象。C端市场随着智能家居等新概念于2015年前后兴起,产品主要用于家庭看护,以高性价比、科技感为特点。这一市场正处于发展初期,数千家企业参与其中混战,近年来在低价摄像头市场上的竞争激烈,导致部分品牌在安全成本方面的投入存在压力,加剧安全隐患。

一名行业人士介绍,C端市场需求巨大,其公司旗下的一款智能摄像头曾出现上线3秒售罄的情形。各方仍在争夺新增市场份额,市场规模每年以50%以上速度增长,市场竞争维度主要是功能、性价比和产品颜值。

需求巨大、缺乏行业准入门槛的C端摄像头市场吸引大量厂商参与其中,按其背景可分为三类势力:传统安防厂商的C端产品、互联网企业的智能硬件设备,以及数量众多的贴牌山寨厂商。

前瞻产业研究院在一份行业报告中认为,视频安防低端的设备技术含量较低,进入门槛也较低,从事这类硬件生产的企业因为规模小、技术含量低,在技术升级和价格战压力下生存不易。

“B端客户的安全敏感性非常高,在招标选择厂商时会对安全标准有着很高的要求。但C端客户是价格敏感性客户,更在乎产品的性价比。”上述传统安防厂商安全总监告诉《财经》记者。

但一家生产智能摄像头的互联网企业则表示,其实他们在摄像头的安全保障方面比传统厂商更有优势。

传统安防厂商的安全能力长板在于生产端的供应链管理,互联网企业的安全能力长板在于网络安全维护能力,问题在于智能摄像头的安全问题要补短板,而非拼长板,因为漏洞既发生于软件,也可能潜藏在硬件中。

监控摄像头市场存在两种生产模式,一是海康威视、大华股份等巨头厂商通过自有供应链体系生产,二是大多数互联网企业和中小厂商选择通过代工厂生产。两种生产模式有不同的安全短板,自有供应链体系往往在生产环节安全系数较高,网络安全防护能力较弱;而互联网企业的优势在于网络安全防护能力较强,通过代工厂生产却缺乏对于生产环节安全问题的把控。

至于山寨贴牌厂商,则在生产端和网络端均存在安全短板。

360 ADLAB(攻防实验室)曾发布《国内智能家庭摄像头安全状况评估报告》,认为许多智能摄像头存在用户隐私泄露、未加密数据传输等九大风险。国内市场价格竞争激烈,安全成本的增加会直接削弱其价格竞争优势,一些山寨厂商对安全性甚至完全不加考虑,这些都是国内智能设备在安全方面出现如此乱象的主要原因。

安全攻防战

“我们一款摄像头产品,代码多达上百万行,没有任何漏洞,怎么可能?”一名杭州的安防从业者认为,安全隐患和漏洞不可避免,企业也无奈。

“安全漏洞会永远不断出现,与黑产的较量是永久性博弈。”在上述网络安全从业人士看来,摄像头安全现状的破局,取决于厂商、用户、监管部门等各方的重视和投入程度,以及各方能否形成一套协同应急机制。

杨卫告诉《财经》记者,技威时代发现旗下应用被黑产利用后,立刻对所有端口和数据进行排查,并对应用更新迭代,告别已被破解的传统“ID+密码”管理设备的模式。此外,已成立安全项目小组,负责网络、账号、数据等方面的安全防护。

在B端市场上能够得到的另一个启发是,2015年2月27日,江苏省公安厅曾发出特急通知,称江苏省各级公安机关使用的海康威视监控设备存在严重安全隐患,部分设备已经被境外IP地址控制。海康威视事后澄清,是由于用户使用弱口令所致。此事曾引发安防行业震动,几家龙头厂商在事发后都加强对安全问题的重视和投入,包括组建网络安全团队、强制取消弱口令使用、建立安全事故紧急应对体系等措施。

对于用户安全意识的提高,高胜建议,用户应定期修改摄像头关联的应用账号密码,尽量不要将摄像头直接联网或置于私密区域。不使用时,要遮挡镜头或关闭电源,非必要时禁用录音功能。

这一行业目前还缺乏市场准入和安全标准。

就市场准入而言,按照公安部和质检总局发布的《安全技术防范产品管理办法》,对安防产品有三种市场管理方式,即工业许可证制度、强制安全认证制度以及生产登记制度。其中,监控摄像头管理适用生产登记制度,厂家进行销售和安装业务需向当地公安机关申请办理。企业需持营业执照,法定检验机构出具的检验报告和鉴定证明等,获得相应登记证书。违反这一制定于2000年的规范,将受到不超过3万元的罚款。

但这一标准多针对传统安防产品,消费类智能摄像机的检测和认证标准尚未出台,即便企业想要办理,亦苦于没有适用的相关标准和机构。一位从事智能摄像头供应的安防厂家经理告诉《财经》记者,他曾向检测中心咨询,得到“没有这方面业务”的回复。

据了解,行业标准已在路上。鲍逸明表示,公安部第三研究所制定的《智能联网产品信息安全技术规范》和《网络摄像机产品信息安全技术规范》已于2017年10月份完成向国家认证认可监督管理委员会的备案工作,开始受理相关认证工作,正在进行海康、大华等厂商的智能摄像头网络安全认证。

此外,《网络摄像机安全技术要求》、《物联网感知层接入信息网络的安全要求》、《联网智能终端口令安全技术规范》等多个标准亦正在制定过程中,为机构开展检测、认证工作提供判定依据,旨在引导企业达到最基本安全要求。

打击黑产和建立行业标准提高基本安防水平都需时间,面对已经形成乱象的存量市场,还需提高产品安防能力,以及建立安全响应机制。刚生效半年的《网络安全法》要求,网络产品、服务应符合相关国家标准的强制性要求,采取数据加密、分类等措施,并在存在安全缺陷和漏洞等风险时,立即采取补救措施和安全相应机制。

隋刚举例,对许多未提供远程更新功能的智能摄像头来说,发现安全漏洞的唯一解决方案是关闭处理。但许多中小厂家既无能力更新产品,也无动力召回产品或提示用户关闭,只能“放任漏洞存在”。因此他建议,厂商应为智能摄像头提供远程更新功能,以便发现安全隐患及时消除。

随着物联网设备的普及,智能摄像头所面临的黑产和黑客攻击风险不断增强,安全攻防战也将长久持续。

可以预见,对中小厂家来说,达到市场准入门槛、完成安全认证并建立安全响应机制,将意味着沉重的负担。上述杭州安防从业者告诉《财经》记者,不久前他们购置一套安全标准检测工具,耗资上百万美元,对于许多小厂商和创业公司而言,安全投入成本难以承受。

不过,随着企业加大投入,形势可能得到好转。有两支黑客团队向《财经》记者表示,近两年来安全问题呈好转的趋势,这受益于中国安防龙头企业的市场扩大和海外业务增加,倒逼企业提高安全水准。隋刚也表示,有几家大厂商已经在组建自己的安全团队。

但随着5G和IPv6的推行,云端控制的需求会跟隐私意识冲突,监控摄像头安全前景仍会充满不确定性。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