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称欧美发达国家投资风险日益增加,政治不稳定为最突出安全风险

《财经》记者 黄承婧/文     

2018年02月05日 10:30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安全研究院近日发布《中国海外安全风险蓝皮书(2018)》,报告中称传统的“安全洼地”西亚北非地区和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依旧是全球风险最高的地区,但值得注意的是欧美发达国家由国内政治所推动的议事日程,对投资造成的风险正在日益加大。

中国在全球的利益存在发生了质的变化,2012年-2016年期间,我国对外投资流量由878亿美元增长到1961.5亿美元,年均增长22.3%。截至2016年底,我国对外直接投资存量超过1.3万亿美元,境外资产总额达5万亿美元。

如何保护数万亿的商业存在成为了中国企业亟待解决的问题,“安全风险保护能力成为跨国公司核心竞争力,” 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国际部副局长张军指出。

2018蓝皮书由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安全研究院、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国际部和中国海外安全研究所联合发布。在全球纳入考量范围的国家中,风险等级为极高的国家为9个, 西亚北非地区和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依旧是全球风险最高的地区,且在短时间内将难以明显改善:阿富汗,利比亚,叙利亚,也门,南苏丹,苏丹,索马里,中非共和国和委内瑞拉,主要风险为武装冲突和恐怖袭击, 社会骚乱威胁等。

高风险国家有巴基斯坦,菲律宾,缅甸,吉尔吉斯斯坦,莫桑比克,肯尼亚,埃塞俄比亚,布隆迪,喀麦隆,尼日利亚,主要威胁是恐怖主义和政局不稳,族群矛盾与严重腐败等。

在风险等级为“中”的国家中,不少国家吸引了大量中国投资,与中国经贸关系密切。例如马来西亚和以色列,根据Mergermarket去年11月统计的数据显示,在一带一路并购项目中,马来西亚是第三大投资目的地国,吸引了58亿美元的并购投资,仅次于新加坡(404亿美元)和以色列(132亿美元)。

2017年,马来西亚挫败了多起恐袭事件。随着“伊斯兰国” 的覆灭,东南亚籍极端分子的回流,马来西亚的安全形势将会受到更大挑战。此外,马来西亚2018年将迎来大选,鉴于马来西亚存在的政治、族群等问题,选举时政局和社会将产生一定程度上的波动。

以色列的恐怖主义和政局不稳预计在2018年无改善趋势。2017年年底,特朗普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计划搬迁美国大使馆的行动引发强烈反响,以色列与巴勒斯坦、甚至整个穆斯林世界的关系都遭受重创。2018年,以色列很可能因此成为极端组织的袭击目标。

泰国在2018年也将迎来大选,这场大选将关系到泰国政治能否由军人政治转型为政党政治。选举期间,各利益集团的明争暗斗也将加剧。

此外,由于未来安全状况恐难发生明显好转,俄罗斯也被评为“中风险等级”。俄罗斯反恐压力增大。2017年,俄联邦安全局击毙了78名恐怖分子及其共犯,挫败了超过60起与恐怖主义 有关的阴谋。考虑到大量与“伊斯兰国”有关联的恐怖分子将回流以继续谋求发动恐怖活动,2018年俄罗斯将面临更多的恐怖主义风险。此外,乌克兰问题的解决进程基本处于停滞,造成俄罗斯与欧美国家关系持续紧张。

其他中风险评级国家还包括印度、印度尼西亚、土耳其和南非等。

发达国家虽然普遍安全风险较低,但英美法德等国的级别仍被提高,主要是考虑到这些国家国内族群、宗教和阶层矛盾的上升,在意识形态上表现为保守主义、民族主义与自由主义、左翼思潮之间的对抗, 涉及到的相关问题包括难民问题、移民问题、贸易保护主义、社会福利政策调整等。同时, 独狼式的恐怖主义袭击风险还将上升,在国内矛盾继续加深的背景下,出现本土恐怖主义和社会骚乱的可能性在2018年将会增加。

中国国企频频在海外大手笔投资,如影相随的“中国威胁论”常常引起部分在地社群的焦虑和不满。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指出,当前中国在贸易上所面临的大量贸易保护是经济方面的体现,在社会层面则体为民粹主义,当一个国家民族情绪起来之后,就会衍生为在某些时点上的地雷——2008年以来地缘政治风险一浪高过一浪,地缘政治所带来的这一系列的问题与这种逆全球化新保护主义有一定的关联,它不完全归结于经济利益,但是会严重损害传统经济利益格局。

与2017年的风险评级相比,94%的国家风险级别与2017持平,有9个国家2018年的风险评级与2017年不一致。

沙特阿拉伯2018年的风险评级被上调,主要来自于政局不稳和恐怖主义两方面威胁的提升。沙特在2017年经历了更换王储与反腐行动,萨勒曼国王与穆罕默德王储父子借此打击了反对派,一定程度上巩固了统治。但王储的改革和反腐措施势必触及大批既得利益者的特权,引发后者的反抗。

韩国也面临着新的风险,一方面朝鲜半岛局势不排除擦枪走火的可能性,另一方面,韩国国 内的腐败程度一直比较严重,围绕着审判朴槿惠腐败等问题所产生的国内对立还在持续, 不排除在2018年有引发示威和骚乱的可能性。

在导致政治不稳定的因素中,经济全球化和区域一体化所伴随的贫富差距、阶层分化、文化冲突、社会矛盾短期内难以得到彻底解决,因此2018年政治不稳定仍然是全球最突出的安全风险之一。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方长平指出,目前全球政治崛起,全球各地人们参与政治积极性渐高,尤其是2010年以来,国际政治受国内政治推动力越来越明显。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