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遇两年来最严重调整,两大诱因浮出水面

《财经》记者 吴海珊/文 杨秀红/编辑

2018年02月05日 13:11  

美联储关于加息的表态成为一根导火索,令近期的美股遭遇两年来最严重的调整。

多位市场分析人士表示,美联储抛出的加息预期带动美债下跌,美债超卖进一步导致美股投资者“合成谬误”式抛售,最终导致美股大跌。

2月首周,道琼斯工业指数(下称“道指”)累计下跌 4.12%,创下自2016年1月以来最大周跌幅。2月2日,美股更是遭遇了“黑色星期五”,这加重了当周美股调整的阴霾。

“黑色星期五”当日,标普500指数下跌2.12%,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下跌2.54%,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下称“纳指”)下跌1.96%。在当周的大部分交易日里,美股都在下跌。当周,标普500指数累计下跌3.86%,道指下跌4.12%,纳指下跌3.53%。

这是2018年以来,美股市场的第一次深度回调。美股指数的下跌引起了市场部分投资者的担心,衡量市场恐慌程度的芝加哥商业交易所波动指数(VIX)达到17.6,而之前一个来月,这一指数还在13。

2月2日当天,美国公布最新的非农数据,数据显示,1月份新增就业20万人,远超预期的18万人,失业率维持在4.1%,同时更重要的是时薪同比增幅涨至2.9%,为2009年6月经济衰退结束以后新高。

非农数据公布以后,关于美联储加息的表态接踵而至。达拉斯联储主席Kaplan表示,美联储2018年的加息次数可能会超过三次;明尼阿波利斯联储主席Kashkari表示,非农报告显示薪资增长,如果这种增长持续下去,将对利率产生影响;旧金山联储主席Williams也表示,美国经济表现出色,2018年加息3-4次将是合理的,具体次数取决于经济数据,他指出,美联储已经提出了2018年逐步加息的计划。他认为“我们应该坚持这个计划。”。

美联储2017年12月给出的利率指引表示,2018年美联储将会加息三次,但是市场对此并没有充分的心理预期。市场对美联储加息的预期是1~2次。这一点从芝加哥交易所的利率期货隐含的加息预期可以看出来。但是最近预期2018年会加息三次以及以上的概率最近大幅上升,加息预期的变化导致美债急剧调整。

当天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上涨6.4个基点,报2.8373%,美股早盘期间一度上涨至2.8525%,创下2014年1月23日以来最高。自2018年以来,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累计上涨超过40个基点,30年期美债收益率已升至3%以上。

美债收益率已经连续很长时间上升,尤其是最近随着加息预期的改变,甚至有人喊出美债牛市已经结束。

多位市场分析人士表示,此次美股的大跌跟国债下跌引起的超卖有关系。一位美国金融圈人士表示,此次市场的回调的直接原因是国债超卖,而回调的幅度取决于国债超卖的持续强度。华创证券首席策略师王君也表示,上周五美股的暴跌来自养老基金调仓抬升美股波动率进而导致的风险平价策略,投资者也进行调仓,属于美股不同投资者基于资深投资规则进行的“合成谬误”式抛售。

新债王Gundlach称,30年期美债收益率升破3%,是触发美股下跌的一个关键点。

从资金面上来看,资金需求联动。例如一个基金在投资章程上要求一定的股债比例,当债市下跌后,就会导致股票仓位的调整。“美国养老金、私人投资大都是机构投资者,这种资金的联动在市场波动小的时候可能没感觉,市场异常波动的时候,会突然显现出来。”上市美国金融市场人士表示。

不过,美银美林追踪资本市场资金流向的指标显示,“卖出”信号已于1月30日被正式触发。

美股的估值过高早就引起了市场的警惕。橡树资本的联席董事长霍华德·马克斯早在2017年年底访华时就表示,现在标普500指数是25倍的市盈率,而历史上的平均值是15倍,席勒周期性调整市盈率达到了30倍,历史中值是16倍,这样的市场在历史上只有在1929年和2000年的时候达到过这种水平,这两个阶段最终都带来了经济危机。

美银美林认为,美股正在经历1999年至2000年的“融涨”。“融涨”是指进入股市的投资者不是因为基本面的向好而进行的价值投资,而是不想错过股市上涨机会大举进入股市,推动股市价格出现快速上升。

美银美联的统计显示,在截至上周三(1月31日)的一周中,股票类基金共吸引了257亿美元流入。2018年以来,全球股票类基金已经吸收了1027亿美元,是2017年流入资金综合的1/3,凸显了市场的狂热。

九州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人民大学客座教授邓海清在研究报告中指出,2017年美国居民直接配置股票的比例已经超过了2007年,到了2018年1月,这一比例甚至可能超过2000年,按照他的计算,2017年底至2018年初,美股暴涨20%,这意味着居民直接配置股票比例将达到40%左右,这甚至高于2000年的36%。

即便如此,美股的此次下跌更多被认为是一个短暂的回调。

中金公司认为,美股本轮调整多为情绪波动,而并非基本面问题;估值偏高是不争的事实但也并非完全的泡沫化;到目前为止市场的上涨是有基本面支撑的且基本面仍有上行空间;估值收缩并不必然意味着市场下跌,基本面仍可以支撑市场上涨。

上述金融圈人士表示,但是在强劲的企业基本面、宏观经济和国际经济大环境下,国债超卖是暂时的,甚至从中长期来看是健康和必须的。

标普500的企业中,已经有60%的企业公布了财报,平均而言,2017年第四季度企业盈利强劲增长,较2016年同期上涨13%。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