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太子李在镕轻罪获释 韩国法院推翻多项指控

《财经》记者 梁辰/文 编辑/谢丽容

2018年02月06日 20:31  

高等法院认为,李在镕虽然进行了行贿,却是在前总统朴槿惠滥用权力迫使下不得已而为之,法院将其定义为“被索行贿”

(图片来源 韩联社)

2月5日,韩国首尔高等法院对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行贿案作出二审判决,推翻此前一审判决,改为有期徒刑2年半、缓刑4年。自2017年2月17日被捕后,时隔353天,李在镕获释。

首尔高等法院仅认定三星电子赞助“幕后权贵”崔顺实之女郑某提供马术训练构成行贿罪,维持一审裁定,并将涉案金额从76亿韩元减少到36亿韩元,由“购买”变为“租用”。法院推翻了对李在镕非法赞助崔顺实实际控制的韩国冬季体育英才中心、转移资产出境等相应指控。

高等法院认为,李在镕虽然进行了行贿,却是在前总统朴槿惠滥用权力迫使下,不得已而为之,这并非利益交换。法院将其定义为“被索行贿”。并且,二审法官认定,36亿韩元贿赂与李在容继承经营权无关,而这与独立检查组此前主张截然相反。

对于李在镕在二审中获减刑的主要原因,高等法院表示,他已全部退还了在一审中被判有罪的贪污涉案金。

2月5日下午4点40分,李在镕走出首尔看守所。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表示,过去一年是反省自我的宝贵时间,今后处事将更加严谨负责,并透露即将去看望父亲李健熙。李健熙是三星集团会长,2014年他突发心脏病就医后,三星的实际管理权逐步转向李在镕。

李在镕获释后,三星公司将结束群龙无首的状态。三星发言人对外表示,李在镕将恢复三星电子副会长的职务。

李在镕缺席的一年中,三星集团旗下的三星电子成为全世界最赚钱的科技公司,全年营收达到239.58万亿韩元,打破历史记录,同比增长19%;净利润为53.7万亿韩元,同比增长83%。该公司存储芯片和显示屏业务营收大幅增长,过去的第四季度已超过三星总营收的一半。

然而,这样的盛景之下,隐藏巨大挑战。在过去一年的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上,尽管三星电子最终年度销售量超过苹果,但是在第四季度却被苹果反超。市场调查机构Strategy analytics数据显示,第四季度,苹果市场占有率超过三星0.7%。

与此同时,多家分析机构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处于停滞状态。第三方咨询机构Counterpoint分析师朴镇锡表示,面对中国市场的萎靡不振和印度市场被小米冲击,三星电子想要在2018年继续把持第一把交椅绝非易事。

三星电子的另一个重要业务内存芯片业务受益于过去十年产业整合,以及市场需求增加,成为三星营收的重要推动力,但有业内分析师认为,三星内存芯片的增长或已经到达顶峰。研究机构DRAMeXchange预测,2018年第一季度,这个业务将会出现季节性环比下滑。

研究机构IHS Markit的研究结果也显示,2017年全球DRAM(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市场规模74.0%的增长,2018年增长将放缓至16.9%,大形势不好,且中国厂商正在进入这个市场,将对三星这一业务造成冲击。

为了应对危机,2017年底,三星电子曾在内部重组高管,涉及14名高管职务变化,并新任命了7名总裁级高管。由于平均年龄降低5岁到55.9岁,因此,这被认为是年轻一代掌权的开始。

三星电子前CEO权五铉宣布辞职时曾表示,“面对正在急剧变化的IT产业,现在应该由年轻一代管理者站出来,革新经营,重新出发”。

但群龙不能无首,李在镕此时回归,显然积极意义巨大。李在镕获释当日三星电子(KRX:005930)收盘价为239.6万韩元,涨幅约3.1%。

资料显示,李在镕毕业于哈佛大学,精通韩语、英语和日语。与他的长辈相比,李在镕更加接受外部收购,而非内部创造一切。

在进入案件调查前,李在镕曾主导了三星历史上最大的一笔交易案,以80亿美元收购了一家美国汽车零部件制造商哈曼国际,期望缩小与竞争对手在汽车电子领域的差异。但在此之前,三星甚少涉及海外并购。此外,李在镕还领导三星在生物制药等领域投资。

第三方机构Sanford C. Bernstein分析师Mark Newman对《华尔街日报》表示,李在镕回归后,三星有可能做更大的事情,因为这家公司手握770亿美元的现金。

2018年1月,在全球消费电子展上,三星发布了在智能物联网的最新战略以及相关产品。按照规划,2020年之前,三星将实现所有设备接入物联网。为此,三星已在突破性技术上投入资金,2017年研发投入达140亿美元,并在研发体系下创建了人工智能中心。

李在镕在2018年平昌冬季奥运会开幕前夕获释,而三星是该赛事顶级赞助商之一。李在镕在此时获释,引发了国际上新一轮对韩国政府与大型企业的关系的质疑。

2017年8月,韩国检察机关为李在镕寻求12年有期徒刑期间,韩国新任总统文在寅曾表示将加大对大财团的监管力度。但就在数月后,文在寅与他的前任一样,以对三星这样大家族企业的放松掌控为方式,来换取加速变革的机会。

韩国企业向政府提供资金支持已经成为韩国社会的共识,因此,这被视为李在镕难获重罪的主要原因之一。

《华尔街日报》引用韩国民主党议员朴永进在法庭裁决后的声明称,“今天,我们再次见证了三星如何凌驾于法律之上”。在此之前,李健熙也曾两次获得总统赦免特权。

保守温和派的韩国《中央日报》6日报道称,独立检查组可能会继续提起上诉,但最终仍须通过大法院作出终审判决。

《财经》记者 梁辰/文 编辑/谢丽容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