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果的麻烦

《财经》杂志   丹尼尔·诺尔斯(Daniel Knowles) 发自金沙萨 《经济学人》驻非洲记者     

2018年4期 2018年02月19日出版  

非洲中心的火药桶

有人来你家做客,然后一直赖着不走,你会怎么办?刚果民主共和国的人们2018年就要考虑这个问题,因为他们的总统约瑟夫·卡比拉一年多以前就该下台了,可他一直占着总统之位不肯走。2018年的某个时候,刚果(金)应该会举行大选,不过,2016年和2017年的时候也这样预测过。如果这一次大选再次被延期——这种可能性越来越大,最终可能导致混乱的局面。

刚果(金)位于非洲中心,是世界上最富饶的国家之一。土地上流淌着钻石、铜、钴(用于新一代电动汽车)、黄金以及其他珍贵矿物。刚果(金)的雨林里满是各种珍稀动植物,是世界上最原始、最鲜为人了解的雨林。然而,刚果(金)的政治历史,自19世纪末期由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建国以来,一直都是剥削和暴力的历史。在独立以后近70年的时间里,刚果(金)没有一次总统的政权移交是和平进行的。

卡比拉也不例外。2001年父亲被谋杀后,年仅29岁的卡比拉成为刚果(金)总统。他的开局很好,达成了一项和平协议,让非洲十几个国家的军队撤出了刚果领土。此举使得国土面积相当于整个西欧的刚果(金)实现了统一领导,至少理论上实现了。

2006年,他起草了宪法,然后当选总统。那是1960年以来首个相对公平的选举。外国采矿公司纷至沓来,随之而来的是经济蓬勃发展,将快速发展的金沙萨变成了非洲第三大城市。如今,当初的宪法起草者正在违背宪法。

之后的形势急转直下。2011年,卡比拉再次当选是严重作弊的结果。2016年,卡比拉本该下台的时候,他干脆拒绝组织大选。他的权力弱化的同时,安全形势也在恶化。过去的一年,在钻石矿藏丰富的南方省份卡赛,由于当地领导权继承问题引发的纠纷演变成了针对政府的血腥暴动。数千人在暴动中丧命,其中包括两名联合国调查人员,他们遭遇绑架后被杀害,其中一人的尸体还被砍了头。自1997年起就战事不断的东部地区也开始爆发越来越多的争斗。2016年和2017年,100多万刚果(金)人逃离了自己的家园,比从叙利亚、也门或者南苏丹逃离的人都多。

2018年会举行大选吗?2016年底,为了避免大规模示威游行,卡比拉与公众达成协议,在新的选民登记规则制定期间,他继续留任一年。自那以后,刚果(金)的反对派就四散分裂了。2016年,病愈回国的资深反对派领袖艾蒂安·齐塞凯迪获得极高的人气,但他于2017年2月去世。其他反对派领袖在金沙萨的人气无法对总统构成威胁。刚果(金)国民议会议员帕特里克·穆亚亚说,如今,总统是“时钟的主人”。虽然选举日程尚未公布,不过选举委员会暗示,大选可能要等到2019年。

不过,据熟悉卡比拉的人透露,他的这种行为与其说是在耍什么高招,可能还不如说是因为优柔寡断。现如今,总统身边已经没什么真正的盟友了,想找到几个喜欢他的普通民众都不太可能。同时,经济困境持续。大选延期得越久,政府的合法性地位就会越弱。对刚果(金)的九个邻国领导人来说,这个边境线上的火药桶可能要在2018年带来麻烦。邻国的领导人中已经有几位成功保住了他们手中的权力。

(翻译:马文英,审译:袁雪)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