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视深渊

《财经》杂志   多米尼克·齐格勒(Dominic Ziegler) 发自香港 《经济学人》菩提亚洲专栏作家     

2018年4期 2018年02月19日出版  

美朝之间核边缘政策游戏岌岌可危

2017年早些时候,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推特上说,它就是不会发生。但它将在2018年发生。朝鲜将证明它已经发展出可以抵达美国本土的洲际弹道导弹。

这个流氓国家将通过试射一枚洲际弹道导弹来证明,这枚导弹可能落在太平洋的某个地方,但它的射程使其有能力攻击旧金山或者洛杉矶。朝鲜还会寻求一种方式来证明它的科研人员已经制造出一种足够小的、可以装在导弹弹头上的核装置。显然,最挑衅的方式将是在太平洋上空进行热核测试。

由此带来的后果会是一整年的核边缘政策博弈。美国无法再假装可以通过适当的制裁和外交压力,使朝鲜放弃它的核与导弹项目。取而代之的是,随着言辞交锋和军事态势加剧,世界也将因此凝视深渊。

2018年的朝核危机将像是古巴导弹危机的滚动版本,那是上一次世界认为会发生末日大决战。但这次看似更加危险。毕竟,现在不是1962年,当时一心想要搏斗的菲德尔·卡斯特罗把手指放在核按钮上,但被尼基塔·赫鲁晓夫劝下,后者担心苏联被拖进与美国的核冲突。相比之下,发生在2018年的是,羽翼未丰的朝鲜独裁者金正恩将发号施令。朝鲜所谓的朋友俄罗斯和中国现在都无法左右。确实,中国与它不讲道理的小邻居的关系也接近临界点。

更让人感到不安的是,美国总统更加敏感。最大的危险在于两位领导人在口水战中把自己逼到了角落,感到必须发起猛击。同样地,随着紧张局势加剧,一方完全出于自卫的军事准备行动在另一方看来却是战争的前奏。在一系列失误和失策中,任何一个都有可能引发战斗。而特朗普针对“小火箭人”的狂暴推文只会煽动冲突。甚至特朗普身边至今相对克制的将军们也开始论证如何对朝鲜核设施发动袭击,因为美国城市已经受到直接威胁。

冷静的人必须首先试着说服特朗普,对朝鲜并不存在所谓的外科手术式打击,它的核设施和导弹非常隐匿,通常是在地下或者在持续移动。同样不可能的是对金正恩发动斩首行动,这位朝鲜领袖像穴居人一样活动。一旦朝鲜发起反击,即使它不使用核武器,战火也将迅速蔓延。朝鲜半岛人口密集。欣欣向荣的韩国首都首尔在朝鲜大炮射程范围之内。朝鲜还拥有大量生化武器。在朝鲜半岛发生的冲突将是难以想象的血腥。大家普遍认为21世纪属于经济充满活力的亚洲,到时失去的可就不仅是这个了。

 

糟糕,也许,但不疯狂

接下来,特朗普身边的人必须帮助他了解敌手的心态。朝鲜第三代领导人金正恩给人的印象是一个过激的狂怒者,但所有的事情都表明他希望能像自己的父亲和祖父那样在晚年善终。和他们一样,金正恩追求核能力不是为了毁灭自己,而是要拥有针对美国侵略的威慑。他目睹了当萨达姆和卡扎菲放弃各自的核诉求之后发生了什么。如果特朗普撕毁了与伊朗的核协议他也不会觉得放心。但他当然知道使用导弹会自寻死路。这些武器能达到最大效果的时候,实际是在它们被封存的时候。专制的金正恩可能很坏,但他不疯。

有鉴于此,美国的适当反应不应是军事恐吓,而应是老式的、冷战时期的威慑和牵制:稳固导弹系统、阻止扩散、实施严厉的制裁机制。在一个可能是灾难性的懦夫博弈里,当承认风险在于误读对方意图,基于常识采取的行动应该包括重新开放外交关系和建立热线。美国必须做好等待朝鲜出局的准备,直到这个差劲的国家在自己的矛盾里崩溃。如果美国曾经能和苏联合作,它也能与朝鲜共事。

但同时,尝试更大胆的举动风险也更大。这意味着探讨一项让中国、韩国、朝鲜和美国都参与进来的外交协议,以阻止这一地区走上战争之路。有人将这样的协议称为东北亚的波茨坦公告,通过向朝鲜提供坚固的安全保证以换取金正恩放弃他的洲际核武。协议应该寻求缓和紧张局势,还应寻求正式结束1950年-1953年的朝鲜战争以换取一份和平协议以及全面恢复朝鲜与其邻国的外交和经济关系。

在特朗普动摇国务卿蒂勒森地位之前,蒂勒森曾表达过将朝核问题从边缘拉回的意愿,他的办法是向金正恩政权保证美国无意促成它的溃败,或者派出部队跨过三八线。考虑到特朗普不囿于教条、善变的性情和对交易的喜好,美国对全盘交易的可能性并非完全不可想象,即使听起来不太可能。事实上,在充满希望的时候,2018年出现这种妥协的可能性比出现一个核冬天的可能性要略大一些。

(翻译:江玮,审译:袁雪)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