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脱欧的一年

《财经》杂志   约翰·皮特(John Peet) 《经济学人》政治和脱欧编辑     

2018年4期 2018年02月19日出版  

选择很多,共识很少

对于英国脱欧而言,2018年是关键一年。从特雷莎·梅去年3月启动《里斯本条约》50条开始,离开欧盟的程序将在两年内完成,因此英国将在2019年3月30日脱离欧盟。欧盟谈判人员说这意味着离婚协议需要在2018年秋天达成,以便留出时间给欧盟各国政府和欧洲议会批准。

时间紧张将使2018年初的这几个月任务格外艰巨。梅政府需要就在英欧盟公民和在欧英国公民的权利达成框架协议,并就英国应该支付多少脱欧费达成共识。但还没有人提出避免在英国离开欧盟后与爱尔兰出现硬边界的办法(译者注:2017年12月8日,英国与欧盟就“脱欧”三大核心议题取得一致,其中包括英国同意支付数百亿欧元的“分手费”、英国和爱尔兰不设“硬边界”、在英欧盟公民和在欧英国公民的权利得以保障)。关于英国和欧盟未来关系的谈判几乎还没开始。

第一个结论是必须对2019年3月以后的过渡展开早期讨论,以避免一场断崖式的脱欧。欧盟唯一可谈的方案将基于现状,意味着英国必须接受欧盟成员的义务,但却无法指派委员、没有投票权,在欧洲议会也没有代表。即使是这样也很难达成一致。在摸清方向之前,欧盟不想先架设桥梁,而支持英国脱欧的人则对任何可能导致英国在欧盟停留更长的风吹草动持怀疑态度。

对于未来,梅夫人坚持认为英国必须离开单一市场和关税同盟,代之以一项定制协议和全面的伙伴关系,希望将不仅覆盖自由贸易,也涉及监管协调和内外安全议题的合作。的确,欧盟和英国都将从这样的协议中受益。但欧盟清楚英国不能享有比它作为欧盟成员更好的待遇。经验表明一项协议总是要花很多年才能达成——甚至需要更长的时间来批准,因为它需要得到每个成员国和几个地方议会的同意。

 

成不成交?

曲折的谈判将给梅夫人带来两个更大的难题。第一是潜在难以对付的议会,它要求对最终的脱欧协议进行投票。梅夫人的保守党在2017年6月的选举中失去了在下议院的多数席位,在上议院也是少数派。虽然无论是保守党内部的叛逆者还是支持梅夫人的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都没有兴趣逼宫一场新的选举,因为那可能冒着让工党的杰里米·科尔宾上台的风险,但他们还是可以让一个已经脆弱的政府日子更加难过。

第二是面对叛逆的议员、顽抗的欧盟谈判人员和复杂的脱欧,保守党强硬派甚至一些部长可能重拾达不成协议也比坏协议强的老话。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和国际贸易大臣利亚姆·福克斯一直以来坚信英国离开欧盟、按世界贸易组织条款与欧盟进行贸易没有什么可畏惧的。但和财政大臣菲利普·哈蒙德以及大部分经济学家一样,梅夫人认为这会是一个糟糕的结果。而这种情况最后发生的风险还是很大,无论是因为时间不够还是谈判陷入僵局。

英国脱欧以及它的结果将对梅夫人本人的将来也有决定意义。去年6月,在她把保守党从多数党变成少数党之后,工党甚至很多保守党人都期望她很快会辞职。但她得以继续留任主要是因为没有其他受到信任的人可以实现脱欧。对于她在脱欧完成之后离开的期待仍在,那最迟在2019年。下次大选是在2022年,这样可以给新的领导人留出时间,重新为保守党赢得信誉。

这种局面以及顺利脱欧的最大阻碍在于对经济的担忧与日俱增。2017年后期,英国经济明显放缓,而其他欧洲经济体则在加速。长期以来一个支持脱欧的理由就是,充满活力的英国被欧盟这具僵尸束缚,这种说法将在2018年被质疑。那不仅将使脱欧谈判变得更难,也会给那些认为脱欧将给英国带来更大经济竞争力的主张以致命一击。保守党正是凭借经济优势才可以执政七年。即使梅夫人相对较快地离职,她的政党还是可能发现难以赢回选民的信任,无论她如何娴熟地实现了脱欧。

(翻译:江玮,审译:袁雪)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