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协议的核心

《财经》杂志   尼古拉斯·佩勒姆(Nicolas Pelham) 《经济学人》驻中东记者     

2018年4期 2018年02月19日出版  

伊朗和美国冲突渐起。这场冲突会发展到何种地步?

在一个对美国充满嘲讽的地区,伊朗人曾经是其中最亲美的一个群体。虽然教职人员们嘴里喊着“美国去死”,但很多伊朗人都以自己与美国有文化、家庭以及学术上的关联而自豪。2001年9月,纽约双子塔遇袭之后,很多人都参加了德黑兰市中心的守夜祷告活动。可是到了2018年,连最世俗的伊朗人都会选择向本国政府靠拢。

特朗普总统针对伊朗实行全面(不只是针对恐怖分子)签证禁令,他将伊朗称为“阿拉伯国家”,而不是美国官方称呼的“波斯湾”国家,在伊朗激起民族主义浪潮。随着美国自家宣传的政策愈发充满敌意,伊朗人民也将严阵以待。

在官方层面,伊朗会继续遵守与六个大国达成的核协议。自2015年6月协议签署以来,伊朗的石油出口增加了一倍。去年上半年,伊朗与欧洲的贸易额也增加了一倍。特朗普会一边对核协议刻薄嘲讽,一边回避作出实际的决策,而把下一步行动的锅甩给国会。

虽然美国可能会维护字面上的协议,但协议的实质已严重受损。哈桑·鲁哈尼总统提出的将伊朗在经济上和政治上向西方开放的计划,即他所谓的“与世界互动之路,远离暴力和极端主义”,会显得越发不切实际。核协议能否持续的不确定性以及更多美国制裁的威胁像达摩克利斯之剑一样悬在投资决策者头顶。像法国汽车厂商雷诺这样已经在伊朗有投资的,会继续留下来。但很多还在考虑阶段的投资者可能会止步不前。

中国国有银行2017年9月份向伊朗提供了100亿美元的贷款,受此激励,中国公司将在伊朗发现不少机会。鲁哈尼会放缓从伊斯兰革命卫队手中夺回经济控制权的步伐,伊斯兰革命卫队是伊朗的禁卫军。2017年,鲁哈尼指责伊斯兰革命卫队大肆控制电信、港口等行业,使伊朗沦落为一个依靠枪杆子的腐败经济体。特朗普10月对伊朗最高领袖“腐败的个人恐怖势力及武装力量”发表猛烈抨击之后,鲁哈尼会辩称,革命卫队反抗制裁的能力对国家安全至关重要。本来可能被外国投资者拿到的合同将会落到伊斯兰革命卫队手中。

不过,鲁哈尼会继续存在。他会揭去2017年大选时的激进面具,以圈内人和国家安全委员会前任主席的身份回归。与前任们在第二届任期的表现不同,鲁哈尼不会挑战伊朗最高领袖及最高权威阿里·哈梅内伊。一旦病中的哈梅内伊故去,鲁哈尼认为,他很有可能成为继任者。

得利于更大的操控空间,伊斯兰革命卫队将会在地区和国内部署力量。他们会加快弹道导弹的研发进程。在地面力量上,他们会帮助叙利亚和伊拉克盟友夺回美国在击退“伊斯兰国”时占领的地区。由于特朗普对美军摧毁地区的重建缺乏兴趣,夺回被占地区会容易得多。

如果美国撤军,历史学家们可能会说,美国的轰炸机充当了伊朗的空军。如果美军留下,就会与伊朗不断发生小规模冲突。一旦美军结束了与“伊斯兰国”的战斗,与伊朗结盟的武装力量就会大肆抗议美国的“占领行为”。

随着紧张局势加剧,美国或将寻求建立一个新的前线联盟对抗中东地区由伊朗支持的武装力量。但是很难。波斯王国和奥斯曼帝国的后裔——伊朗和土耳其,都对美国怀有鄙夷之情,双方未来会走得更近。被伊朗的盟友在美国许可下赶出基尔库克之后,库尔德人也会更加谨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会在黎巴嫩和叙利亚雀跃着翘首等待。沙特阿拉伯可能会在对抗伊朗多个武装力量方面提供资金支持,但是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与伊拉克什叶派政权交好,可能会使其在伊拉克受到掣制。

欧洲领导人会充当中间人的角色。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到访德黑兰(计划在2018年初)将强调欧洲维护核协议和支持伊朗温和派对抗强硬派的决心。不过,他们可能会夹在中间,两边都不讨好。

美国会对欧洲的这种姑息态度表示抗议。伊朗强硬派会嘲讽他们是好警察搭档坏特朗普,并阻碍他们重启裁军谈判。地区深陷冲突之中,各路对手都在快速备战,任何会削弱其国防力量的举动都会被抛弃。

战争不是不可避免。可是,美国过去对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夸大在2003年将全世界拖入了伊拉克战争。他们也可能对伊朗使出这一招。

(翻译:马文英,审译:袁雪)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