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核建并入中核会影响市场竞争吗

《财经》记者 韩舒淋/文 马克/编辑     

2018年02月11日 09:39  

核电发展放缓,施工市场是买方市场,从供应商角度,中核建没有理由拒绝中广核、国电投的订单。而从业主角度,中广核、国电投也有意培养更多的供应商参与竞争。


 

《财经》记者 韩舒淋/文  马克/编辑

2月9日,中国核工业集团有限公司新闻发言人潘建明上在记者会上表示,与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合并之后,核电工程建设市场仍会是一个公平的市场,能够满足各方工程建设的需要,新公司会用实际行动来打消这方面的顾虑。

1月31日,国资委宣布,经国务院批准,中核建整体无偿划转进入中核集团,不再作为国资委直接监管的企业。

中核、中核建合并后,原本独立为中核、中广核、国家电投三大核电公司提供核电工程施工服务的中核建,成为中核集团的一部分。对中核集团而言,这有利于其整合上下游资源,而中广核、国电投则开始培育其他施工供应商。

在国资委的央企名录中,中核的序号位列第一,中核建位列第二,两家央企的合并已经酝酿一年有余,2016年12月,中核集团原董事长孙勤到龄退休,中核建原董事长王寿君调任中核集团任董事长,而原中核建董事长一职则一直空缺,这一人事变动随即引发业内关于两家企业合并的猜想。2017年3月的两会期间,王寿君在回应有关两家企业合并传言时曾表示,“已经自由恋爱很多年”,“可能闪婚,也可能十年没谈成”。

2018年1月底,随着国资委一纸公告,两家企业合并最终落地。在2月9日的记者会上,潘建明表示,具体重组方案正在按照国资委要求进行研究制定中,将适时通报重组情况和发展思路。

核电施工市场没有垄断基础

中核、中核建原本出自同门。1999年,原中核总公司建工局为主的部分企事业单位被拆分出来,成立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公司。

合并落地之后, 一位中核集团高管对《财经》记者表示,双方可以统筹发展,在资源分配中减少摩擦,同时通过计划手段提高运营效率。

一位中核建中层也对《财经》记者表示,合并之后,项目管理过程中如果发生设计变更,有利于设计方与施工方协调。

此外,与中广核、国电投两家核电巨头不同,中核集团不光是核电业务,还承担核全产业链的科研研发、建设与生产经营。中核集团将自身定义为核科技工业的主体,国家战略核力量的核心,而中核建也承担国防工程建设任务。因此,二者的合并,其逻辑并不局限于民用核能。

不过,上述合并的互补优势,主要是针对中核集团而言。

合并之前,在中国的核电版图中,中核建是独立于三家核电业主的施工承包商,并且在这一环节一家独大。合并之后,这一格局也将发生变化。

核电站的施工主要包括土建和安装两大环节。如今,中核建旗下的施工公司包括从事土建业务的中核二二公司、中核二四公司和中核华兴公司,从事安装业务的中核二三公司和中核五公司。其中,华兴公司和二三公司分别是土建和安装环节实力较强的两家公司。这些公司参与了国内所有核电站的施工业务。

不过,多位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都认为,核电发展放缓,市场萎缩,施工市场目前是纯粹的买方市场。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合并不会影响中核建对其余两大核电巨头的服务。

在1999年中核建成立之后,从2005年开始至2011年福岛事故前,国内核电迎来了开工建设的历史高峰期。在此期间,为了满足核电建设需求,中核建的人员从2005年开始不断扩张,其同时能够支撑的核电建设能力也随之增长。潘建明在回应《财经》记者提问时表示,目前中核建能够同时承担40个机组的施工建设任务,而历史上同时建设施工的最高纪录是35台机组。

然而,福岛事故之后,核电新项目审批一度陷入停滞,2012年提高审批安全标准后才重启,但相比此前,新项目获批速度大幅放慢。并且2015年12月以来,已经超过两年未有新核电项目获批。当前,中核建同时承担了20个机组的建设任务,这也是目前中国在建核电机组的总和。中核建的施工能力相比市场需求绰绰有余,而新项目迟迟未能获批,其产能过剩还将持续下去。

核电建筑市场萎缩,而人员已经扩张,中核建因此近年来逐渐加大了普通民用建筑市场的开发。事实上,这部分市场的收入已经成为中核建的主要收入来源。其上市公司中国核建(601611.SH)最新的2017年半年报财务数据显示,核电工程建设板块营收为43.3亿元,占比23.3%,而工业与民用工程业务板块营收为108.1亿元,占比57.8%。

在此背景下,施工公司并不处于核电建安市场的强势地位。

一位中广核中层对《财经》记者表示,原来核电大发展时期,或许还有如何选择的问题,现在核电项目不多,与中广核合作的华兴、二三等公司也是市场化的企业,以质量、能力去提供服务,并且在项目当地都设立公司,并没有因为要并入中核而降低服务质量,或者挪用人员到中核项目上。

一位中核集团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合并后的中核不会利用资源去干扰市场,无论从国家利益还是土建安装单位自身利益角度,中核建都不会放弃中广核和国家电投的市场。

此外,中广核本身也参股了中核建旗下的中核华兴、中核二三两家公司,中广核旗下中广核工程公司占华兴公司13.7%的股份,占二三公司20%的股份。

潘建明在回应《财经》记者提问时还表示,中核建的建筑施工主要集中在上市公司,公司经营要对所有股东负责,其业务也是市场化运作,所有核电项目都是公开招投标进行,不会对其他行业业主产生歧视,这是完全不必要的担心。

新玩家还需历练

此次一二号央企的合并,让业内对核电企业格局的进一步变动再生议论。一位资深业内专家对《财经》记者表示,简单的大一统未必会发生,但供给侧的专业化是方向。

从供应商角度,中核建没有理由拒绝中广核、国电投的订单。而从业主角度,中广核、国电投也有意培养更多的供应商参与竞争。

中核建尽管是核电工程建设的国家队,但从未形成一家垄断的局面,其他建筑公司历来有机会参与核电项目,不过主要集中在核电常规岛及BOP(辅助系统)施工业务,近年来,其他建筑公司业务逐渐涉足核岛的土建和安装。

潘建明在回应《财经》记者时表示,中国建筑、中能建等公司已经进入核岛建设市场,这些企业的建筑力量和能力很强,对市场化竞争是好事。

其他公司涉足核岛建安市场逐渐开始破冰。2013年,广东火电中标中广核阳江5、6号机组核岛安装工程,成为首个在核岛安装施工中中标的非中核建下属建筑公司。2014年,浙江电建中标国家核电的山东荣成石岛湾CAP1400示范工程核岛安装工程,不过该工程尚未开工。

而中广核引入中建二局的过程更为典型。2009年开工的中广核台山项目中,1号机组核岛土建工程由华兴公司完成,而2号机组核岛土建工程则由中建二局完成。此后在2015年开工的防城港二期项目中,中建二局击败了中广核传统的合作伙伴中核华兴公司成为防城港二期3、4号机组核岛土建工程的中标单位,而中标前,华兴公司甚至已经完成了防城港3号机组的FCD(浇灌第一罐混凝土),这一招标结果一度引起业内广泛关注。

对中广核和国电投而言,都在有意培育新的竞争者参与市场。不过相比中核建,这些新玩家还需时间历练。

前述受访的中广核人士对《财经》记者坦言,建筑施工能力离不开经验积累,这方面中核建确实领先,其他企业还需要培养能力;此外,核电项目最好是群堆建设,根据不同工程的不同阶段,企业进行资源、人力调配效率最高,而新进入的公司人力储备还不足,协调也有待提高。

《财经》记者 韩舒淋/文  马克/编辑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