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民:最高层次的投资原则是发现和定义你自己的原则

  

2018年02月27日 16:26  

“在过去的无数年里,这世界上绝大多数人是被社会、被机构、被历史、被家庭给定位,很多人其实没有认真地找自己的定位,很多人其实没有认真地找自己的原则。我们可以搬弄成套的原则来指引大家,我们可以从网上下载无数的原则,但是你认真地想过什么是我自己的原则吗?”2月27日,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副总裁朱民在《瑞·达里欧:看中国、看市场、看投资》上如此表示。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副总裁朱民

朱民认为,很多时候,人的悲剧在两个阶段,一方面是我们没有认真地找自己的原则,另一方面我们照抄了无数别人的原则。瑞·达利欧这本书告诉大家原则很重要,当然这个原则是找到的给自己定义的原则,这是一个从四百多个具体生活的琐碎中汇总起来的过程。

谈到分歧的重要性,朱民认为,提出问题远远比给予结论更重要。而分歧的重要在于一致,因为有分歧才有变化,才有争论,才有发展,但是在这个循环的过程,如果只停留在分歧的层面上,那是不够的,那只是吵架,没有价值,没有成果,没有思想,没有发展,所以在分歧的基础上迅速地形成共识,达到新的理念和新的境界,这又是很重要的过程。

在金融领域,朱民认为瑞·达利欧能够成功,是因为他总是抓住几个特别重要的变量,风险折扣的利率水平、风险溢价、利率、通货膨胀、增长率,死死地比较这五个变量,今天的形势、历史的形势、不同部门的结合,整体把它们结合在一起。

以下为朱民发言实录:

朱民:你很敬佩朱民的演讲,是不是在说朱民的吹牛水平很不错?是这个意思吗?很高兴有这个机会来给瑞·达利欧的演讲做一个评论。我记了很多笔记。

首先抱歉,瑞·达利欧你是用英文发言的,所以我是评论者的话,我也应该讲英文,但是我看在座的都是讲中文的,所以我就讲中文,就请瑞·达利欧委屈一下。

参加这个活动对我来说是很大的荣誉,我认识瑞·达利欧很多年了,在他们家喝茶,他也到我的办公室讨论天下的大事,我跟他学到很多东西,他的原则很有意思,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跟我说,我把这个世界看成一个机器,他就跟我描述这个机器,我是一个经济学家,我喜欢这种。第二次他见到我的时候,他说我把这个世界看成一个机器,他跟我说机器的组成部分,我说好的。第三次见到他的时候,他跟我说你知道我把这个世界看成一个机器,然后这个机器有什么部分,需求、供给、动力。

我说这个事情有点意思,这反映了他的原则,他对世界有他固有的、特有的观察的框架和模式,但这个模式不是不变的,他第一次跟我讲的是一个整个的经济周期,第二次讲的是金融周期,第三次讲的是长期债务周期,第四次讲的是短期债务周期,第五次讲的是劳动生产力周期,他每次都在增加不同的东西,都有不同的变化,但他对世界的框架、抽象的原则是不变的。这个很有意思。

我们都喜欢讲原则,瑞·达利欧这本书最厉害的一点,他的原则不是自上而下的,不是抽象的,而是自下而上的,他在他几十年的投资生涯里总结出了这些具体的原则,从细小的投资的原则、生活的原则、管理的原则、思维的原则,一直到最后人生的原则,真厉害。他讲了四百多条不同领域的原则,最终归纳五到六条人生的原则,这个自下而上的方式是瑞·达利欧最厉害的地方,因为他不是说教。说教的东西我们都懂,教育的东西我们听过无数遍,他是从实践总结出这个原则。但这还不够,他不但是这个过程,他把这个过程的动态告诉大家,这是一个开放的、思维的、辩论的、挑战的、修正的过程,我觉得这个比第一个大的思维框架更厉害。它表明开放的、面对未来的、探索的、自信的人生原则。当他从投资开始、从管理开始、从利率、汇率、阿尔法(音)、贝塔(音)开始的时候,他最终的落点是人生的原则,所以他达到一个智慧的境界。这是一个动态的过程,是一个学习的过程,这还不是他最厉害的地方。

他最厉害的地方是说,他把他在具体生活中投资学到的四百多条原则告诉你们,这四百多条原则是怎么从这个循环的过程中走出来的,他说对不起,这些是我的原则,你必须找到你自己的原则。我觉得这是瑞·达利欧最厉害的一点,你刚才问了一个非常好的问题,你定了四百多条原则,你告诉你四个小孩最高层次的原则是什么?他说这个原则是发现和定义你自己的原则。

有人说天生我材必有用,我们都相信这一条,无论你生在哪个地方,无论你生在哪个时代,无论你是什么背景,我们总能找到自己的定位、自己的作用,但是找好和定位好是不容易的。在过去的无数年里,这世界上绝大多数人定位是被社会、被机构、被历史、被家庭给定位,很多人其实没有认真地找自己的定位,很多人其实没有认真地找自己的原则。我们可以搬弄成套的原则来指引大家,我们可以从网上下载无数的原则,但是你认真地想过什么是我自己的原则吗?今天这场活动就亦非提的那个问题,瑞·达利欧的回答已经精彩到所有的人来讨论这个问题,我找到和定义了我自己的原则了吗?

这是这本书最美的地方,我们很多人没有找,其实是因为没有意识到。很多人怨天尤人,其实他没有自己努力去找这个定义,很多人努力去找、去定义,但是他没有找好,是因为他没有走向瑞·达利欧讲的这个动态的目标、反思、错误、循环、再定位、再前进的过程。很多的时候,人的悲剧在两个阶段,一方面是我们没有认真地找自己的原则,另一方面我们照抄了无数别人的原则。瑞·达利欧这本书告诉我们原则很重要。我最喜欢本书的一句话,就是过一种有原则的生活。当然这个原则是你找到的你给你自己定义的原则,这个过程一定是从四百多个具体的生活的琐碎中汇总起来的过程,直到你找到自己,你豁然开朗,你定义和发现了自己,你定义和发现了世界,你找到了自己的原则。我觉得这是这本书让我最感动的地方,也是最美的地方。所以我们说,大家都应该买这本书读一读,但是我还想加一句,读完以后就把这本书扔掉,因为归根结底,别人的原则只是别人的世界,不是你的。

我们每个人都需要定位和找到自己的原则。这件事不容易,但是我很高兴,今天在座很多是年轻人,在你年轻的时代,你们读这书,我觉得这是个运气,你开始考虑这个问题,你往前走了一大步,你开始总结你自己的四百多个原则,把它归纳成一些比较终极的原则,最后定位自己,你一定成功。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瑞·达利欧的这本书确实是好书。我觉得我也可以算是一个很早就鼓励瑞·达利欧写书的人,在他家里喝茶的时候,我一直跟他说瑞·达利欧你要把这些想法写下来,因为他考虑问题的方式永远是从原则出发,既然你有那么多原则,你应该用清晰的办法把它写下来,传送下去。我很高兴这本书今天终于出来了,我跟瑞·达利欧交往了很多年,我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我在平时读书的时候,我学到很多东西,有一样东西对我影响很大,就是提出问题、终于解决问题。当你走进会议室的时候,不要急于给出你的想法、你的答案、你的结论,你先提出你的不同意见、不同看法,帮助和推动思考,我在过去工作的时候,我又一次感受到提出问题的重要性远远超出给予结论。我觉得瑞·达利欧厉害的一点,一旦你出了问题表达了不同意,他可以把这个问题推到分歧和分歧之上,那我们怎么办?我觉得这是这个动态过程中非常重要的方面,就说你的动态的起点是你的目标和挑战你的目标,在分歧之上一定是迅速地走到一个新的综合和总和、一致、协调,然后再往前走。分歧的重要在于一致,因为有分歧才有变化,才有争论,才有发展,但是在这个循环的过程,如果只停留在分歧的层面上,那是不够的,那只是吵架,没有价值,没有成果,没有思想,没有发展,所以在分歧的基础上迅速地形成共识,达到新的理念和新的境界,这又是很重要的过程。这个动态的过程,我在和瑞·达利欧的交往中学会了动态的过程,当你有了这个动态的过程,你就很容易朝一个方向走,我之所以强调,是当我们有了四百多个原则走向抽象原则,当我们有动态原则,当我们走向人生定义自己原则的时候,这个过程是一个批判的、挑战的,但不只是批判和挑战的,而是在分歧和批判的过程走到共识和找到更高的、更新的意境,才有前景,才有自己。简单的分歧,还是只能让你停留在对立的层面上。

我在这一点跟瑞·达利欧学到了很多东西。老子的《道德经》大家都知道,如果说谁知道老子的《道德经》第一句是什么,所有人都会说我知道,“道可道,非常道”。如果我问老子《道德经》最后一句是什么?我相信很多人不知道,“唯而不争,圣人之道”。“唯而不争”,这也是我和瑞·达利欧交往中又一个我体会到老子的境界,瑞·达利欧刚才讲到,如果你要做贝塔,你要和市场打交道,比奥林匹克运动更困难,你还是想得到一个贝塔,你还是得到一个均值,其实是很难的事情。你没必要跟其他人竞争,走你自己的路,走你自己的路而不争,你没必要竞争,所以瑞·达利欧在成功的基础上,是因为他发明了阿尔法的方法,发明了贝塔的方法,他不管天下打得如何的复杂,他走自己的路。

我一开始完全不同意他的看法,我相信相关性,但是他能够在相关性当中找到完全不相关的产品,然后在不相关的产品里找到它的组合,所以他们年年领先世界。我没有和任何人竞争,我只是和我自己竞争。他说我想做得更好,因为当我拿到投资者给我1600亿美金的时候,我知道我的作为,我希望给大家更好的回报,对我来说和市场竞争没有意义,打败市场没有意义,我只是做我自己的事,“唯而不争”,这是真正的圣人之道。所以投资和人生就是那么美好地融合在一起,我觉得这个很有意思,把投资和人生抽象一点看,其实就是做事和做人。我们在不同领域,做宣传的、做制造业的、做经营的、做金融的,都是做事的,但是做事的归根结底是做人,所以这本书的原则,我想对所有我们在座的人都是有用的。

在金融的领域里,瑞·达利欧能够成功,是因为他总是抓住几个特别重要的变量,风险折扣的利率水平、风险溢价、利率、通货膨胀、增长率,这是他死死地抓住的五个变量,死死地比较这五个变量,今天的形势、历史的形势,产品不同的部门的结合,整体把它们结合在一起。我在和他交往的时候,我时时听到他讲这几个变量,形成了世界如此缤纷的变化和动态的金融市场。包括我自己,往往过大地复杂化和夸大金融市场,如果我们理解了原则,其实简单的东西是几个最根本的变量,在他讲的这十大原则里最根本的几个变量是最关键的,这又回到了原则中的原则,抓住最基本的和最根本的东西。

我之前跟瑞·达利欧见面是在达沃斯,我们参加货币政策的未来讨论。在那个会上,我说我看今年的全球金融,以股票市场的调整开始,那时候市场还没有波动,顺便吹一下牛,以债券市场的下跌结束,以货币市场的大幅波动伴随中间,全球的债务水平在上升,全球的潜在风险在上升,但是波动和风险系数如此之低是不健康的,我认为2018年不是危机年,但一定是波动年。会议结束以后,好几个记者上来围着我,你为什么认为风险那么大,而不是危机年。我说你问问瑞·达利欧,根据瑞·达利欧的原则,通货膨胀、真实利率水平、增长率都在变动。我相信瑞·达利欧现在仍然同意我这个观点,瑞·达利欧毫无疑问是一个成功的投资者,但更多的他是一个善良的人,真诚、坦率、开放。在过去的那些年里,我很高兴我跟他交往无数次,学到很多东西,我很高兴他是我的朋友,我也希望他认为我也是他的朋友。谢谢瑞·达利欧,谢谢所有人。

相关新闻
最新评论
  • wanghw
    1个月前
    我们爱你
  • 東巴
    1个月前
    定位自己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