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琳:资产配置其实不是一个简单的算术平均的概念

  

2018年02月27日 18:10  

“资产配置其实不是一个简单的算术平均的概念,而是它把多个不同种类的资产配置组合在一起,它的风险不是一个简单的平均,而是可能极大地降低组合的风险,而在降低风险的情况下,你达到一个比较出色的回报,这是非常有可能的,这个是一般的单一基金没办法给客户带来的,因为单一基金如果拉得足够长,它不可能是常青的,它会有波动,资产组合会帮助客户降低风险。”2月27日,宜信财富联席总裁、资产配置委员会主席侯琳在《瑞·达里欧:看中国、看市场、看投资》见面会上如此表示。

宜信财富联席总裁、资产配置委员会主席侯琳

以下为侯琳发言实录:

侯琳:李总对我们很了解,因为也是多年的好友,也见证了宜信公司的成长。我想宜信是一家特别的资产管理机构,因为是经过了多年的模式的演变和整合,也选择了自己的定位,从原则来讲,每个企业自己的战略选择,其实都是包含了我们自己判断的基本原则是什么。我们做资产管理的渊源是在于我们创业十二年来,一直服务于中国中高层、中低层的广大个人客户,服务客户的十几年过程当中,对客户恩需求的理解和把握是在合适的时间进入了我们自己选择的资产管理的模式,就是用资产配置和母基金的方式为主,去帮助我们的客户做投资配置,其实资产配置说白了,对于个人广大客户来讲就是做投资,因为大家不是专业的投资管理人,是需要找到投资管理人打理自己的资产。十几年,我们对于高净值客户和中产阶级的客户观察来讲,我们首先要从客户的需求去看我们怎么去做资产配置。

我们的排序是生活、学习、投资、传承和公益这五大需求,其实投资是为了帮助客户实现更好的生活,美好生活的愿景。学习其实也排在了投资前面,比如说今天这个场合,我们觉得是一个非常难得的专业人士和非专业人士学习的机会,我们提供了大概三十个席位给到我们的客户,其实是因为我们一直感受客户有非常强烈的自我学习,也就是个人进化的需求,这样几年来讲,我们客户跟我们走到全球各地去感受全球顶级的资产管理公司、投行、私人银行、家族办公室等等,他们的日常运作模式,他会去看到什么样的人可以为我打理资产,并不是我告诉这个投资产品是20%,还是30%的产品,客户越来越理性,比如说客户会看到桥水,是什么样的人帮他打理资产,他还会把自己的孩子送到这些机构,想去学习资产管理、学习金融,做资产配置,帮客户做最好的投资,其实还是为了帮他实现在全球化美好生活的愿景。

讲回到投资配置,瑞·达利欧也讲到主要的投资原则。其实我们特别有共鸣的就是在于他讲到的投资组合的配置,这些对我们客户来讲做到并不容易,在座有很多专业的机构投资者,但是还有更多广大的个人投资者,他们没有时间、精力,或者说没有这样的方法和资源,去自己做资产配置和分散组合的投资,我们在国内外比较领先的资产配置的理论和实践的基础之上,去帮助我们的客户有不断的进阶的方式去感受资产配置,和感受到投资组合的价值。

从我们对很多数据的分析,包括之前我们有关注桥水的资产配置的很多的理念和原则,资产配置其实不是一个简单的算术平均的概念,而是它把多个不同种类的资产配置组合在一起,它的风险不是一个简单的平均,而是可能极大地降低组合的风险,而在降低风险的情况下,你达到一个比较出色的回报,这是非常有可能的,这个是一般的单一基金没办法给客户带来的,因为单一基金如果拉得足够长,它不可能是常青的,它会有波动,资产组合会帮助客户降低风险,在资产配置来讲,我们一般是给客户提供一个非常实用的,但是告诉客户一定要坚持的一个简单的实践,其实能做到这样就已经非常的不容易。

侯琳:我觉得黑天鹅,大家讲投资、配置它会是一种变化,但它不一定是一个负面的影响,因为会带来很多的机会。黑天鹅确实不太好去猜测,凭我个人感觉,可能来自于政治或者是战争的影响会大于经济层面的影响,因为很多经济体经历过全球,或者是局部的经济危机、金融危机之后,整体的抵御风险的能力得到一定的磨炼,但是从政治或者是军事方面的影响是大家不太想见到的,而且也无法预测它的破坏力。从经济层面来讲,我觉得可能大大小小的不同的状况都可能会发生,那么对于投资者来讲的话,大家要有一个相对长期,更希望让大家睡得着很安心的策略来讲,就是它能够用多种不同的策略和多种不同的管理人的结合去帮助它抵御掉其中不同程度的风险。比如说一月份美国股市跌的时候,量化的成分就会显得更为超出大家的预期,所以在投资配置组合当中,不同的资产类别的组合,和不同的投资策略的组合,对于我们普通的投资者来讲,它确实是一个关键性、决定性的因素。

从资产配置来讲,其实现在有一个很重要的趋势,其实还有刚才没有讲完的一个问题,传统资产它的超配来讲,怎么去解决。其实在中国的投资者,现在有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就是你更多地投资到跟传统资产相关性不同的另类资产,过去的十几二十年,很多成功的主权基金或者其他的投资者,我们已经配置到20-30%。
    
李亦非:跟大家说一下你们另类资产的定义是什么?
    
侯琳:主体包括了私募股权、房地产的金融基金、对冲基金、国内的阳光私募,包括最近几年兴起的私募信贷,这些新兴的另类资产类别,其实在国内已经不断地开始接受,在大型的机构投资者来讲,从20-30%,甚至有超大比例的配置,70%-80%的资产机构,大家在这样一个阶段,去跟股市、债市平衡,另类资产是投资于更长期,更去挖掘被低估了价值的资产,能够在长期来讲给到客户更多的双位数的汇报。其实我觉得整个经济情况确实不是太好预期,因为去年我们年初的时候,因为每年都会做展望,做资产配置的策略,去年年初大家相对还是比较悲观的,到年底的时候大家比较惊喜,全球的股市都是祥和的状态,但是今年可能在基础的繁荣的情况之下,可能它会出现一些调整,但是我们觉得不会是一些彻底颠覆性的调整,但是波动性肯定要加大,不管是股市还是债市。想有更多坚持的内心的安定的话,其实还是要把投资的组合做好,把管理人选好,我觉得这是对于非专业投资者可以借鉴、可以学习的地方。

李亦非:我们现在新的资管新规已经对很多表内、表外、非标政策进行了去杠杆,这也是朝着这个政策力度方向发展。我们就剩三十秒,让每个人说一句话,你来总结一下你听完了瑞·达利欧以后,您自己想给听众留下哪句话?

侯琳:两个层面。第一,在投资上,他讲到投资的核心原则是简单和普适的,我建议大家在投资上不要自己发明太多的东西,坚持大家已经总结出来的投资大师给我们的原则就够了。比如说做时间的朋友,比如说投投资组合。第二,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原则,你在生活、在工作,你的生活方式,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原则,坚持自己。这是两个维度,不矛盾的事情。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