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蔚华:达利欧关注和支持中国慈善事业,倾注了很多心血和智慧

  

2018年02月27日 18:12  

“我觉得瑞•达利欧不仅是一个优秀的投资家、金融家,在我接触最多的,他是一个慈善的领袖,是中国公益教育的推动者。”2月27日,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理事长、招商银行原行长兼首席执行官马蔚华在《瑞•达里欧:看中国、看市场、看投资》上从公益和慈善角度分享了他所认识的瑞•达里欧。

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理事长、招商银行原行长兼首席执行官马蔚华

马蔚华回忆跟瑞•达利欧相识于达沃斯,当时达利欧说:你的银行搞得不错,谈谈你的原则。这让他颇感意外。瑞•达利欧有一个创意择优,他有自己的原则,但又非常关注别人的原则,并且学习和接受别人的原则。

后来达利欧决定要在中国办一个公益教育的机构,邀请马蔚华参加,由于对瑞•达利欧的想法非常认同,然后他们就一起筹建国际公益学院。

如今国际公益学院办了两年多,招了四百多学生,瑞•达利欧多次跟马蔚华具体讨论学校的办学原则,筹资的原则、办学的方法。马蔚华表示,瑞•达利欧作为一个大银行家,能够如此全心全意关注中国的慈善事业,在整个过程中倾注了很多的心血和智慧。

以下为马蔚华对话瑞•达利欧实录:

马蔚华:跟瑞•达利欧是老朋友了,第一次见瑞•达利欧是在达沃斯,当时见到我说的第一句话是说你的银行搞得不错,谈谈你的原则。我当时以为翻译翻错了,我根本没有把原则当回事。三个月以后,在钓鱼台的高级会谈,我又跟瑞•达利欧见面了,瑞•达利欧把我找到他的房间,说你谈谈你的原则,我谈谈我的原则。我们还真是做了充分的交流,结合自己管理企业的体会。刚才我听了瑞•达利欧的介绍,我也看了这本书,瑞•达利欧有一个创意择优,我想你有自己的原则,但是你又非常关注别人的原则,那个时候我们还是一个小银行,而瑞•达利欧非常关注我们这个小银行的原则,你是不是在确立你的原则的时候,有的时候也是因为创意择优否定你的原则,接受别的原则,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时候。谢谢!

瑞•达利欧: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很好的例子。马先生其实也是一个改变世界的人,换句话说,他能够创造出新的愿景,而且能够将愿景付诸实践,这就是我强调人的重要性。我是在这里敦促马先生写下他的原则跟我们分享一下,我的原则仅仅是我个人的原则而已,但是在座的每一位,尤其那些人做出了改变,有着丰富的经验,在他们的人生阶段,如果他们能够将自己的原则写下来传给其他人,鼓励其他人的话,就会有很多人从他们的工作中学到很多的原则。这样每个人可以相互比较自己的原则,然后再评估原则,提出自己的原则,我们这里最重要的关注点是今天谈的是我的原则,可是因为有很多其他的人有很好的原则,我可以去学习他们的原则。
    
马蔚华:我想提另外一个问题,因为我觉得瑞•达利欧不仅是一个优秀的投资家、金融家,在我接触最多的,他是一个慈善的领袖,是中国公益教育的推动者,我想提一个问题,因为我不是经济学家,不能老谈经济学家的问题。我先分享一下瑞•达利欧对中国公益的关心和支持。

瑞•达利欧:一开始的时候是我的儿子,他们有一些孤儿要照顾,应该是2015年的时候。

马蔚华:他想搞公益基金会,但是政府不批,他只能在境外来筹资,来支持中国的公益事业,后来他让他的儿子到中国来住到老百姓家里,他的儿子现在也是一个非常杰出的公益人士。在2015年年初,我正在纽约出差,瑞•达利欧约我吃饭,兴致勃勃地讲对中国公益的看法,因为他刚从夏威夷开会回来,他讲中国的公益发展很快,但是现在面临急遽的转型,因为过去都是传统的慈善公益,新的公益趋势是用金融的手段做公益,包括影响力投资、公益创投、社会企业之类,这方面要发展,没有人才,所以瑞•达利欧决定要在中国办一个公益教育的机构,而且邀请我来参加,当时我已经离开行长的位置,我对瑞•达利欧的这些想法非常认同,然后我们就开始筹建这个国际公益学院,到了10月份的时候,我正在歌大访学,我们还是在船上开会,他说盖茨要在11月中旬到中国,他希望我能够在11月中旬让学校开业,那时候我算一下只有40天,在中国办事40天要能办成这是一个奇迹,但是我知道这是他的原则,我们还需要倒计时。这个事得到深圳市领导的支持,我们在40天内拿到所有的手续,11月13号在钓鱼台挂牌,整个过程中瑞•达利欧倾注了很多的心血和智慧。这个学校到现在办了两年多,我们已经招了四百多学生,瑞•达利欧多次跟我具体讨论学校的办学原则,筹资的原则、办学的方法。我经常想一个外国人,一个大银行家,能够如此全心全意关注中国的慈善事业,我觉得那四个原则之外,你还有什么大的原则?刚才钱教授也说了,我看你讲成功的里面讲了这样一句话,一个人的成功不是赚多少钱,而是他非常愉快地完成事业,而且在这个过程中应该实现自身的净化,他又讲到成功,他喜欢优化,应该追逐群体的优化而不是个体的优化。我想你对中国的公益慈善如此关心,出自于你什么样的原则?
    
瑞•达利欧:仅仅在慈善这边,跟其他中国人相比,我只是多了一点经验。当我们成立那个公益学校的时候,其实我们也看到了非常多的出色的中国慈善家,他们也取得了非常了不起的成绩,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令人激动的过程,一件令人非常兴奋的事情。比尔盖茨有他的经验,我也有我的经验,最重要的是我们能够创造出一所中国的学校,而非是一个西方人的学校,非常感谢马先生,而且感谢王之姚(音),他帮助我的儿子开始这个慈善事业,我想顺便说一下,如果大家想要学习慈善公益,请来找马先生,因为我们有一个学校,可以专门地去教大家关于慈善的知识。

马蔚华:刚才讲到人工智能的高度发达,以后是不是还先拍脑袋,再用计算机算?
    
瑞•达利欧:我在想,应该是一种合作的关系,在个人之间,有的人有创造力、想象力,他们之间的合作过程。大家可以看一下,在我们的一生中,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电脑并没有这种直觉,也并没有这种想象力,因为我们必须要认识到大脑会有一个预编程的过程,这是基于我们很多年学习的基础之上,它并不是拍脑袋而来的,它并不是凭空而来的能力,这是非常重要的。这种想象的力量、这种想象的艺术是非常重要的,远远是超出计算机的能力,这是为什么我们要有一种合作的关系,在人,以及在计算机之间,要有一种合作协调的关系,这样才能最有效。我知道(英文)是一个围棋的棋手,他也是过去非常著名的围棋棋手,当计算机在围棋比赛中打败他的时候,他就在想这对他意味着什么呢?他现在发现,如果他和计算机一块下围棋,他们协作下围棋,对双方都有利。我想说个人以及计算机之间的合作,才是最强大的,但是我的确担心一点,那就是这种竞争的速度,是不是过度地信任计算机,一方面大家又没有深入的理解。我比较担心,在这样的世界中,这种深入的理解,跟不上我们对计算机信任的发展速度的话,怎么办?
    
马蔚华:期望瑞•达利欧经常到中国来,多关心我们公益学院下一步的发展,这是我们中国公益人士对你的期待。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