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锐评

《财经》杂志     

2018年5期 2018年03月05日出版  

反枪支运动中涌现的后千禧一代或形成对民主党的长期支持

反枪支运动中涌现的后千禧一代或形成对民主党的长期支持

文/威廉 H·弗莱(William H·Frey)

 

由2月14日发生在佛罗里达州帕克兰市一所高中枪击事件所引发的反对枪支暴力的“儿童讨伐”运动不仅仅是一个短暂行动。该行动已经席卷全美国,并直指3月24日在华盛顿的游行,这种由学生支持的风潮让人联想起20世纪60年代对越南战争的抗议——可能对国家政治产生长期影响。特别是如果总统和共和党领导的国会继续坚持美国全国步枪协会的立场,即反对有效控制枪支,那么这次由后千禧一代支持的运动,会进一步巩固年轻团体对民主党的强力支持。

这些年轻人对于民主党候选人的支持在过去的三次总统选举中举足轻重。就民主党与共和党的得票率边际差来看,千禧一代(18岁-29岁)展现出所有群体中最大差值。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高级政治分析员罗纳德·布朗斯坦在枪击发生后,如此评论即将到来的后千禧一代政治影响力:2028年后,现在不到20岁的后千禧一代将成为投票人口中重要的组成部分。

然而,在此之前,作为积极分子,他们仍可能会在即将举行的国会和总统选举中对投票的行为和结果产生影响。这种影响力体现在对控枪的持续运动中,他们对社交媒体的敏锐度,以及他们对年龄较大的千禧一代同伴、“失落的一代”父母(出生于20世纪60年代末到70年代中期期间)的影响。

即将达到投票年龄的一代有着独特的种族多样性。少数族裔当中近一半的后千禧一代在前三次总统选举中支持了民主党候选人。尽管白人在每次选举中都倾向于支持共和党,但在2016年以及2012年的选举中,年轻白人对共和党的支持率低于他们的长辈。

后千禧一代的政治倾向有利于民主党人。2017年公共宗教研究所(PRRI)进行的调查显示,在15岁-24岁的人(包括年龄较大的后千禧一代和最年轻的千禧一代)中有57%对民主党有好感,31%更青睐共和党人。然而,少数族裔的年轻人对民主党人的支持度要高得多:84%的黑人,76%的亚洲人,64%的西班牙裔对民主党更加友好。年轻白人的立场则较平均,46%支持民主党,43%支持共和党。

少数族群对民主党的意义重大,还体现在各州的后千禧一代人口的少数族群比例有所不同。在华盛顿特区以及13个州,少数族群组成了超过一半的后千禧一代,其他11个州有超过40%的少数族群组成的后千禧一代。这些由众多少数族群组成的后千禧一代居住在总统选举中重要的摇摆州,有内华达州、亚利桑那州、佛罗里达州、乔治亚州、北卡罗来纳州、弗吉尼亚州和得克萨斯州。

尽管大多数后千禧一代还没有到达投票年龄,但他们将如何投票可以从2016年大选之前,学者新闻(Scholastic News)对K-12年级学生投票偏好的大量调查中看出一些迹象。结果显示,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以52%的得票胜出获得35%选票的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模拟选举团也显示了同样的结果,436票对99票。希拉里赢得了上面提到的南部和西部的每一个摇摆州,还拿下了北部的摇摆州宾夕法尼亚州、俄亥俄州、密歇根州和威斯康星州。

这些初步迹象能充分表明这些中小学生后千禧一代的长期政治倾向。但同时也表明了他们易受感染的特质,因为他们中的许多人正在全国各地参加集会和游行,大力介入那些他们认为直接会影响他们的问题。这些年轻人将在未来几周、几个月内密切关注议员在美国国会和总统本人所采取的行动,或是不作为。这次和以前的反枪支暴力运动有所不同,甚至不像早期的学生运动。到目前为止,在未来的选举来临之前,民主党都有机会继续留住这一重要一代的支持,但同时双方都知道,他们会认真对待这一代人的担忧。

(作者为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英文发表于布鲁金斯学会网站,编辑:袁雪)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