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焱看美国】特朗普大声吆喝贸易战, “中国制造”悄无声息重新占领美国

《财经》特派记者 金焱/文 发自华盛顿 苏琦/编辑

2018年03月09日 17:02  

几年前,我从北京以“特派记者”的身份飞抵华盛顿时,和所有出国旅游的人一样,只有一个大旅行箱和小的随身行李。不同的是,这是我旅居华盛顿的全部家当。甚至在惟一的大旅行箱里,一半空间给了一床被子,因为有经验的朋友提醒我,被子可以应对睡无居所的最坏可能。

买、买、买于是成为安顿下来的第一要务。那时Wish刚刚开始转型做电商,阿里全球速卖通(Aliexpress) 做为全球最活跃的跨境平台之一刚开始发力,但我完全没有听说过他们。逛美国的大小商场是我工作之余融入美国的主要方式一一毕竟购物中心塑造了数百万美国家庭的消费模式、出行方式,以及闲暇爱好。那时美国百货零售业处于由盛转衰的转折点,大规模“关店潮”充其量只是盛世危言。

感慨不是没有,最明显的是日常用品中“中国制造”的标签日益减少。那时中国作为制造业投资首选地的吸引力已开始下降,“中国制造”与血汗工厂的联系在美国公众舆论中开始发酵。中国传统制造业面临的衰退直接反映在我的购物车里:越来越多的印度/越南/印度尼西亚/土耳其制造,从衣服鞋帽、日用品到家具无不如此。

中国的低端制造业萎缩之际,孟加拉、越南等亚洲国家的纺织业迅猛发展并成为新的全球制造业中心,而美国则大力推进重振制造业的战略。制造业虽然只占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12%,却是美国高端出口的核心。

美国制造业吸引来的各国投资占到外国直接投资的三分之一以上,他们雇佣了美国制造业就业市场中近五分之一的劳力,在美国人眼中,那些可是好工作。

这些外资中当然不乏中国的贡献。中国经济整体放缓,中国制造业企业于是纷纷在海外投资设厂。实际上中国企业契合了当时的时代特征一一外国直接投资变得比贸易更重要。他们动静很大,有纪录片直接将之称为“中国企业,美国制造”(Made by China in America)。

奥巴马时代创造了制造业回流,推动了高端制造业发展。到了特朗普时代,虽然美国失业率傲娇地站到17年来的最低,但特朗普念念不忘竞选初心,极力推动美国海外制造回归。为给美国创造更多制造业岗位,他的策略就是胡萝卜、大棒一起上,甚至在全球搅动贸易战风波。

特朗普近日宣布计划对进口钢铝征收关税,其中对进口钢铁征收25%的关税,以保护这一传统产业的就业。问题是,美国钢铁制造业的失业率已经低到1.4%了,另外,钢材只为美国的贸易逆差提供2.7%的微小贡献,但特朗普决意以此为抓手扭转美国的贸易逆差。

倔脾气的特朗普不知道,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形成的历史交汇在他背后捅了一刀。贸易变革中,大型集装箱正在被小件快运逆袭,跨境电子商务作为新兴业态蓬勃兴起,直接吸引了39%的美国消费者从中国购买商品。“中国制造“悄无声息地重新开始占领美国。

特朗普大声吆喝贸易战, “中国制造”悄无声息重新占领美国|专栏

(跨境电子商务作为新兴业态蓬勃兴起,为中国制造创造了重新占领美国的通路)

到美国搅局”

初到一个完全不同的国家,我最大的兴趣是观察其形色各异的城市。

我去过的美国城市不算多,主要是一些工业锈带城市。他们在我接触的由盛而衰的城市史中,被讲述得更多。探访这些城市,还能在街角巷尾找到这些曾经的工业重镇昔日的辉煌,也能看到在经历了制造业向东南部转移、自动化升级、美国钢铁和煤炭业的衰落、全球化和国际化的洗礼后,它们走出工业衰败,实现复兴的努力。

讲一个美国的故事相对单纯,但当中国因素参与其中,就变得纷繁复杂。

20多年前,美国一些制造业大州面临困境,他们想到的出路是,对前来投资的海外制造商伸出税收、贸易及投资的橄榄枝,引入国际资本以换来产业的升级换代。20多年后,奥巴马政府祭出了同样的手段,用税收、贸易和投资政策方面的倾斜来提振制造业。当时恰逢中国企业全球化的征程加速,海外投资井喷式的增长,制造业成为二者历史交汇的一个节点。

那时候一波一波的中国制造业企业来美国考察投资设厂,人们兴奋地谈论着中国企业全球化发展进入了新阶段。其实,很多企业决定在美国建厂,都是出于综合成本的考虑。

我接触的第一个在美国投资建厂的中国企业是江南化纤。那是2013年春,我和江南化纤的孙总前后脚到了南卡。孙总手里总是紧握着她的iPad,iPad里有所有她要去选址地点的详细资料,来美国前她已通过网络地图从各种角度勘察多次。孙总是那种实干利落型的企业家,但眼神里总有一丝清淡婉约,这两种互相冲突的气质在她身上很难得的彼此相融。

江南化纤做再生涤纶短纤维,有11万吨产能,约80%的原料从国外采购,产品中有65%-70%出口到美国,细算下来,美国的配件成本、厂房建设成本、劳动力成本要比中国高很多,两国的融资和税收方面差异不大,但综合考量物流、货运和运营风险等因素,选择在美国生产比较经济。

第二次再次见到孙总已是2016年7月,那时我跟随中纺联赴美投资调研代表团考察南卡罗莱纳州和佐治亚州的投资环境。这二个州都坐落在美国主要的化纤工业带上。自1990年代起,这个化纤工业带上的化纤纺织厂一家一家地倒掉,美国的制造业也一路向下。

一路走一路看,化纤纺织业的历史轮回就在我眼前发生:美国的纺织厂陆续移师东南亚和中国30余年后,中国开始面临严重的总量过剩局面。在去产能的驱动下,现在中国纺织企业来到美国、东南亚等地开疆拓土,纺织业在全球范围内大规模的重组。到了2018年春,孙总的美国工厂已经满产,开始盈利了。这个过程比他们预计的长,也更艰辛,但孙总说感觉还是很值得。

几年下来,阴差阳错,制造业我接触最多的是高度竞争的纺织业。

和纺织业的人接触,首先要建立起强大的衣着自信——不管什么大牌小众的服装,也不论款式是否引领潮流,当他们、尤其是她们打量我时,我能感受到她们锐利的目光忽略掉所有外表的浮华,直接审视针脚的细密程度,辩认梭织还是针织。如果她们仍有兴趣分析材质、面料时,作为业内人士是不屑于上手的,她们的眼睛像显微镜一样迅速判断是植物纤维还是矿物纤维,是再生纤维还是无机纤维。

当然,纺织业的老板们真的不关心我穿什么,他们和其他制造业的企业家一样,在全球寻找最有利可图的地方开发市场,同时在全球最经济、效率最高的地方布局生产。

一个夏日微醺的夜晚,中纺联组织来美国考察的中国企业家们除去了西装革履的束缚,品着红酒,坦诚地谈起了各自的困境:国内劳动力成本节节攀升,棉花原料价格大幅波动,中国传统批发、流通集散功能和市场竞争优势的逐步弱化。美国的吸引力是能源的成本优势、土地成本优势,但是中美文化磨合的成本、团队建设的成本高昂,一路帐算下来,各有利弊。

后来我没听说同去的哪个企业在美国设厂,只是从新闻上看到山东如意集团选择通过收购进军奢侈品领域,这个全球最大的毛纺产业集团选择的跨国并购是中国企业对外投资的主要方式。说起这些在美国的中国制造,我去请教美国各州驻华协会会长林新伟,他被称为引导中国制造业企业投资美国第一人,他的观察颇为深入而权威。

他说,“近几年通过对我带来美国的这20多亿美元中国投资项目的观察,似乎颠覆了我以前的一些认知一一这可能也是很多中国人的认知。我现在认为,中国来美国投资的项目最有竞争力、最有发展前景的反而是一些我们通常意义上的传统行业,高耗能行业,或者生产大宗商品的公司,他们是中国企业目前最有优势的行业,但美国本土同类的企业已剩下不多几个,由于缺乏竞争,这些企业日子过得太好,太容易,美国的工业客户更希望有新的搅局者。”

林新伟手中的好几个中国制造的项目实际是美国客户希望他们过来,在方便他们的供应外,美国从汽车配件到纺织、化工、建材、塑料和包装等行业都希望中国的搅局者能使供货商音彼此形成充分的竞争。

中国制造业能否搅局?对中国来说,大家都在谈转型升级、腾笼换鸟、大数据、AI时,林新伟说,这是好事,但千万别因此把我们已经建立的优势丢了。

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者则在奋力阻止中国在美国制造。这股力量中的基石包括我的朋友Mark。马里兰伯利恒钢铁厂数年前倒闭,Mar成千上万失业人中的一员,换了几份工作后才在一家珠宝店安定下来。

聊天时他问我在写什么话题,我一提“制造业”三个字,他就被戳到痛点。他不停地从手机里翻过去的工作照,在网上找关于伯利恒钢铁厂的视频给我看。那些黑白画面上的过去,直接对应着他这样低技能的美国白人男性无法获得更好就业的机会沮丧和焦虑。我突然意识到,千千万万个Mark形成的愤怒的力量,支持特朗普对“中国制造”说“不”。

特朗普可以对传统贸易动刀,但如今撬动国际贸易格局的新力量是跨境电商,这已经完全是个新的战场。

特朗普大声吆喝贸易战, “中国制造”悄无声息重新占领美国|专栏

(美国制造业失去的阵地都是它已经用不上的阵地 图:金焱)

说穿了,不过是一场隔空对打

当特朗普还在纠结中国制造还是美国制造时,Wish已成长为一家年销售额达几十亿美金的电商公司,阿里全球速卖通已覆盖全球230个国家,中国电商绝对规模已占全球市场份额的40%,2017年也宣告纪录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实体店倒闭潮。

去年秋天在华盛顿的一个意大利饭店,我和几个美国朋友小聚时,一杯不小心被打翻的红酒在我纯白的丝裙上肆意流淌。一片混乱后,看着被酒渍弄得面目全非的裙子,我开玩笑说,这是逼着我更新衣橱啊。我从佛罗里达过来的朋友甩来一句话:You can always Wish.(总有Wish等着你。) 见我稍愣了一下, 她立刻夸张地问,你不会不知道Wish吧?

其实我还真的不知道。虽然基本实现了80%的日常消费靠网络购物,但我使用最多的还是全球最大的跨境电商平台亚马逊,以及世界上最大的网上交易平台之一eBay,就像大多数美国人一样。但Wish来势汹汹,这个电商网站2015年融资时估值已达37亿美元,去年下半年,有消息说Wish正在进行一轮总额约2.5亿美元的融资,其估值将超过80亿美元。我后来发现身边大多数美国人其实已在频繁使用这个电商平台,所以“总有Wish等着你“也不全是笑话了。

进入Wish界面,各式价格低廉的商品热热闹闹地试着争夺眼球,价格和性价比的优势基本了然在目。和亚马逊相比,Wish提供超过3亿个品种的产品,把成千上万的中小供应商和非高端用户人群联系在一起。亚马逊在流量分配上更偏向品牌供应商,用户端则定位于40%的中产阶级。有数据显示,年收入超过10万美元的大多数美国家庭都拥有亚马逊Prime账户,目前美国约有9000万Prime会员,2018年预计51%的美国家庭将成为Prime会员。

Wish的成功给亚马逊等老牌电商平台带来了很大的挑战,它将移动设备转变为手持式购物中心。2017年Wish击败亚马逊成为美国排名第一的购物应用程序。

但更应该知道Wish的是特朗普,在他推进“让美国再次伟大起来”的目标之际,中国制造的商品已通过亚马逊、eBay、Wish等电商平台占领美国。“中国制造”的产品和其它国家的相比性价比高、SKU更多、也更长尾,这些优势和竞争力因跨境电商的载体而得以展现。

2017年上半年,中国跨境电商交易规模3.6万亿元,同比增长30.7%。其中,出口跨境电商交易规模2.75万亿元。跨境电商已经成为中国外贸增长的重要动力,2013-2016年,中国跨境电商零售出口额年均增长率近60%。在中国跨境电商主要出口地中,美国、欧盟、东盟位居前三。

亚马逊占据了中国出口渠道绝对主导的地位,2016年,中国企业通过亚马逊出口的商品价值超过3000亿元人民币。据亚马逊的官方数据显示,截止到2017年11月30日,有一百多万名新卖家入驻亚马逊全球12个站点,在这当中,有近三分之一来自中国内地或香港。全球最靠前的一千个eBay卖家中,约有31%属于跨境电商卖家。其中,超过半数卖家来自中国。

Wish目前最大的市场在美国,据3月1日similarweb的数据显示,2017年11月17-2018年1月18日,Wish的主要流量来源,即其主要市场分别是美国、巴西、法国、德国和意大利。2016年中国卖家通过Wish出口额近30亿美元,来自中国的商品占销售额90%以上。

特朗普大声吆喝贸易战, “中国制造”悄无声息重新占领美国|专栏

除了这些大的跨境电商平台外,美国人陆续推荐我用了一些规模小些的电商平台。只看产品的描述、包装以及产品的呈现状态我甚至没有意识到他们与中国制造的关联,最后东西从中国寄到后才恍然。

中国制造的产品质量、科技含量及价格竞争优势的提升,不时给人一点小惊喜。对圈里的人来讲,这一定要担深圳的ANKER。ANKER埋头做自己的品牌,去年打败苹果和三星等大品牌,成为国际智能配件界老大。这个传奇让中国制造业猛醒,意识到并开始追求品牌和品质的价值。

不过换上跨境电商平台的“马甲”,中国制造商品仍以低价冲量为主,这当然也是消费者购买的一个理由。

五五海淘创始人兼CEO顾军林向我描述他发现的趋势说:消费者的需求不是一直向上,也可以向下。他说,过去人们心中有一个标准,假设100美元一双的耐克鞋是标准,现在有50美元的杂牌鞋,如果鞋的质量足够好,人们会接受、所以需要是可以创造出来的。

人们关注产品本身的品质、转而看淡价格因素的倾向在时尚、科技、家居装饰、美容、健身器材和其他商品中都很普遍,在电商平台上表现出来的就是低成本在线交易流行。亚马逊1月份推出了一个“低于10美元”的免费送货产品。eBay紧随其后,也宣布了一项新的“低于10美元”的购物产品,同时还提供免费送货服务。当价格优势相当长时间内还是中国的优势,低成本在线交易的大行其道就为更多的中国制造进入美国打开了通路。

顾军林在美国和中国两边跑。他发现从去年开始,他身边的朋友从创业者,到投资人,到做实业的,他们越来越多表示要在出口电商平台上做点什么。外贸跨境电商平台一下子成了最受追棒的梦想场。

在国家战略层面,中国把出口跨境电商振兴低迷的外贸市场,放在国家经济发展的高度。不过,美国也在国家政策层面推进贸易保护主义议程。3月8日特朗普签署关税公告,决定对进口钢铁和铝分别征收25%和10%的关税。顾军林担心关锐施加到中国制造的产品上。不管贸易战打不打,在现在的时代大潮下,特朗普选择隔空对战的实际上是电商的发展和物流的腾飞,而不是和中国制造博弈。

专栏:金焱看美国

金焱,财经杂志特派美国记者。

行走并观察美国,倾听不同的声音与多元的表达,

解读新闻硬事实背后的观念之争与利益冲突。

更新时间:周六/日(两周一期)

更新地址:「财经杂志」公众号、「财经」APP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