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个华人学生体验奇点大学:从拜科学教到人类永生

《财经》驻硅谷记者 刘泓君|文 宋玮|编辑     

2018年03月11日 15:06  

库兹韦尔曾预言2029年人类将实现永生,这所黑科技汇聚的大学,到底是在传播技术还是信仰?

《财经》驻硅谷记者 刘泓君|文 宋玮|编辑

刘泓君|配音 李阳|剪辑

奇点大学被称作“全世界最聪明的大学”,由谷歌、美国航空航天局以及若干科学家联合建立,这所大学教给学生面向未来的黑科技,如生物医疗、纳米科技、人工智能。

现年70岁的雷·库兹韦尔(Ray Kurzweil)是奇点大学的联合创始人,有人认为他是天才一般的未来预言家,也有人认为他的预言缺乏科学依据,这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他在1999年出版的《机器之心》一书中,做了100多个面向未来的预言,并自称有86%已经实现。

在他的新书《奇点临近》中,最有名的预测是——2045年,机器智能将超过人类,科技将在这种指数型增长中爆炸性发展,人类文明将被机器掌握;2029年,人类将会实现永生。为了不让科技进步吞噬人类的幸福,这所大学的目标是,解决人类面临的重大挑战,让所有人享受指数级科技增长带来的福利。

这所学校被视为硅谷的“常春藤”,每年来自120个国家4000人的申请中,录取率不到2%。授课者几乎是科技领域最顶尖的科学家与企业先驱,谷歌创始人Larry Page等诸多科技精英对这所学校推崇备至。

奇点大学到底是一家怎样的学校?这些预言的依据是什么?在硅谷我遇到了奇点大学的第一个中国学生Joanna Wei,她于2016年从奇点大学毕业。

曾经她是中国创客运动最早发起人之一,从2011年20平米的小空间,发展到全国创客联盟,服务企业近30家企业,8家获得早期投资,并扶植本土硬件项目通过众筹打入海外市场,她也是Creatica酷客创意教育联合创始人。她的经历是典型的奇点大学偏好的学生——紧跟最新科技潮流,活跃在某一个创新领域的先驱。

她把奇点大学的体验形容为一场三个月的“Ted盛宴”。毕业之后,现任新前沿资本(New Frontier Investment)的创始合伙人,她比以前更相信技术改变世界的力量。她说,硅谷与奇点大学都有很强的“社群”概念,大家最喜欢的一句话是:“我应该怎么帮助你?”在拿去别人的东西之前,第一件事是提供帮助。“有些小钱可以不挣,但是大钱怎么才会来,就是你一直帮助别人。”

以下是《财经》杂志与奇点大学首个华人学生Joanna Wei的对话:

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曾经认为延长寿命是一种利己主义,大部分人要面对疾病的挑战,富人却可以通过一些资助来延长寿命。

库兹韦尔认为,手机与电脑曾经都是富人们的玩具,但现在数十亿人却用手机处理工作,科技真正的成熟,基因学的成熟,是每一个人都能买的起。他把死亡作为最大的悲剧,他诡异的行为同样让人不解,他在自己的著作《奇点临近》中写道,为了活到奇点来临的那天,他尝试每天吞服250多种特殊药丸,每周注射6次营养液。

Q:你的老师雷·库兹韦尔是一个怎样的人?

A:他是一个很稳重的人,他每天生活在自己的状态中。我们曾经猜想库兹韦尔每天的生活状态,这件事情没有得到过证实,我同学说,据说库兹韦尔每天自己独处的时间特别多,会把自己放在一个房间里。库兹韦尔有他自己的一套(世界观),他出场的时候,我们不管抛什么样的问题给他,他都会以他的模板讲出来,把他的宇宙观,他的价值观,发挥给我们。Ray已经建立了一套很成熟的价值体系,他会在他的价值体系中运转。

Q:他有一个很著名的预言,人类会在2029年实现永生,2029年很近,如果他把这个问题想清楚了,他的生活态度、价值观会有哪些跟普通人不一样之处?

A:他的价值观是永生挺好的,他并不是倡导人要一直活下去,他只是告诉人这是一种可能性。他更关注什么样科学技术,比如基因工程,生物医药,基因训练是能够实现永生的途径。

他所思考的是,一旦人们实现永生之后的社会状况。如果说人都不死了,一直活下去,地球就这么大,就会发生很多资源的掠夺、战争、饥荒。这也是学校最主要的目的——人们如何利用好科学技术,对一些由于科学技术产生的社会问题防微杜渐。

渴望长生不老是人们自古以来一直在讨论的话题,比如精神不死算不算永生。硅谷的人们更关心,有没有一种技术可以通过科学的方法来医治疾病,实现物理上的永生。库兹韦尔预言,人类会在2029年实现永生,医疗技术进步有望使人的寿命每过一年延长一岁,人类可以利用纳米机器人,进入血液在微观世界中治疗疾病,清除不好的DNA,将大脑皮层与云端联系起来。

Q:我对奇点大学有的永生学很感兴趣,能聊聊这门课和它的核心观点吗?

A:讲一下好玩的和正经的。好玩的是我们老师有一天请了一个特别像道士的人,见到他后,我就笑喷了,就像西游记里的炼丹大仙,大长头发,大长胡子,一看就是那种长老。他是外国人,他真的是在炼丹,竟然有人天生就是这种卦象,看起来像长生不老的人。后来,我跟他聊了聊,他遵循的一套理论,跟咱们中国的道教特别像。奇点大学就是“拜科学教”,它里面传播的都是一些信仰。永生这件事是一个宗教,是你相不相信这个事情,仅此而已。

Q:有没有一些科学的方法?

A:当然有,这只是一个结论。基础学科再往上一层就是神学。所以很多老师是神学的拥护者,然后再渗透到科学里面去,研究也可以反过来的。

Q:就像很多物理学家研究到终极,最后都信了神学。你自己相信这件事吗?

A:我当然相信了。很多人喜欢看科幻小说,比如说星球大战系列,每一天都有很多电影里的东西在实现。

Q:永生这件事情你是在奇点大学才知道的,还是之前就知道,它是怎么去让你在思维上发生转变的?

A:去大学读书之前,我对于这个事的认知没有这么深刻,我只知道你可以去测试你的基因,知道你基因的状况,有哪些地域的基因分布,可能有哪些潜在的疾病。这些对我来讲都是很模糊的概念。

到奇点大学之后,“23AndMe”这家很有名的公司,他们怎么帮助人们更好的去了解自己,那家公司免费赞助我们全班同学去做基因的测试,包括Illumina的核心团队成员给我们演讲,是从多维度,不同的阶段去了解永生可以实现的价值。

Q:相当于有理论也会带你们去实践。23AndMe 和Illumina这两家公司是商业性质的公司吗?

A:都是商业公司。

Q:如果说真的有这个技术的话,技术掌握在商业公司手中,不会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吗?

A:最近很多人在探讨这个事情,基因跟法律还没有达成共识。有一些人认为这是对于人性的挑战,究竟基因测试的结果可不可以当真?安吉莉娜·朱莉就是因为测了基因,发现自己有非常高可能性患有乳腺癌,非常焦虑,不得不切掉自己的胸部。

可能有的人去做了一个基因测试,发现跟自己的兄弟姐妹不是一家人,这会引起社会矛盾。还有很多没有解决的问题,商业化,数据私有化,数据怎么利用,都有社会问题。

Q:为什么说基因学是奇点大学最有可能突破的一门科学?

A:这是校长比较擅长的,他在这个领域有很多建树,他参与了很多这样的公司,研究特别深入。

生物技术、纳米科技、人工智能、神经系统科学、太空研究、能源体系,这所大学几乎汇聚了黑科技研究前沿。与其说它希望培养全才,不如说它在每个学员的思维里,种下了前沿科技的种子。

Q:之前奇点大学的创始人说,这所大学的目标是建立终身学习模式,该怎么去理解终身学习,看起来它就学了三个月对吧?

A:我刚去学的时候,就像夏令营一样,没有抱着很认真的心态去,后来开始上课发现,我的天哪,原来这么烧脑。我觉得学不下去了,太难了。后来我去跟老师聊天,我说老师我真的听不懂,太难了。他开玩笑,说其实很多知识是在一个氛围里,一定要逼自己一下,人的能力很多都是逼出来的。

从此之后,对我来讲,当你不了解、不认知,甚至觉得完全没有办法了解一个东西的时候,是错过了很多学习机会的。奇点大学就是在短期之内给你一个很猛烈的学习知识的机会,每天都觉得脑子好累啊。因为一天之内你要学习纳米,太空等等,很多的知识。我们的分享嘉宾,我们的老师都是行业精英,所以他跟你讲的知识都高度浓缩。我们开玩笑说在奇点大学上学特别像听一场盛宴,每天都是Ted。

Q:你觉得在奇点大学中给你印象最深刻的一位老师是谁?比如不同的老师的风格倾向、思想,包括他讲授的内容。

A:印象很深的是Tom Chi,他是谷歌是Google X的联合创始人,主导了谷歌眼睛的开发与产品。他给了我们很多“设计思维”的想法,他的课也很有意思,经常做一些小手工,他是设计思维方面的鼻祖。

Q:还是实践过的印象比较深。

A:还有一个老师特别有意思,他以前是在FBI上班,他会告诉我们科技犯罪真的是很容易、很简单,反而这个时候要思考道德观、价值观怎么树立。这个课特别有意思,我听到一半就听不下去了,我想这个课要都听明白了,我们岂不个个都是黑客?

老师还会在电脑上发一个小窗口,说如果政府或机构想要摄取你的信息,其实很容易。电脑上的摄像头,它在没有打开的时候,也可以收集很多信息。有一个段子特别搞笑,他放了一段视频,一个人上街采访另外一个人,问你叫什么名字?生日呢?你爸爸叫什么名字?问了十个问题,就猜她的密码,结果猜中了。我们要学会保护自己的隐私。

如果说世俗的成功是指功成名就与赚钱,硅谷信仰的成功就是“技术改变世界”。由于奇点大学过分相信技术,也是对硅谷文化的一次极端演绎,甚至被看成是硅谷式“成功学”的布道者。

Q:大家特别关注因为奇点大学不仅仅是讲技术,它也是一个非常前沿的思想的聚集地,接触以后,你认为这个学校的老师以及学生,是怎样的一群人,大家真正关心的是哪些事?

A:我觉得首先硅谷是一个很“社区驱动”的地方,最强调分享。在学校制造出来这个乌托邦里面你会发现每个人都厉害,每个人也都很谦虚,更重要的是每一个人都学会了分享。学校会在选人时故意把不同领域的人选进来,会导致什么呢?有些课程老师讲完之后,有一些人根本听不懂,不知道在讲什么,但是有一部分学生是这方面的行业精英,他就很愿意在课后去帮那些对这件事真正感兴趣的人补习。

Q:一个人讲一节两节或者五节课,对一个领域来说,研究还不是很深的,这个学校让你学到的最重要的是什么?是这些硬知识,还是说是这些人身上所表现出来的激情与好奇心,还是精神层面的东西?

A:对我来讲,做完创客空间之后,是我人生最迷茫的时候。我们当时做创客空间,就是一腔热血,挺好玩的,后来就火了,之后全国各地都在开创空间,然后我就经常到全国各地去演讲。那时觉得自己价值观有点扭曲了,你觉得你很厉害,其实不是,因为你在风口,政府在推这个事,你刚好做了这个事,然后你就被标签化了。但是我又是一个特别理智的人,所以我就告诉自己,我不进则退。

你知道很多特别优秀的人为什么会得抑郁症?因为他站在山峰的时候,他怕摔下来。他总是幻想会摔下来,总是幻想不可能到另外一个山峰。这是对于非常优秀的人最大的问题。在我做了创客空间之后,我觉得人生应该更有价值,应该去寻找更多有价值东西继续探索。

说起学校给我最大触动的一瞬,有天晚上我很困,课上到九十点钟,有个CIA(中情局)的老师在那儿放动物世界。他在这儿跟我们讲羚羊、大象、豹子,后来他就拔高了,很多人就哭了,都特别爱看。

我这么跟你用语言讲,其实特别苍白。你每天都在那边爆炸式的接受很多新知,想怎么改变世界,充满热血。他突然告诉你说在非洲有一只羊,跟一个象还在为一块肉打的不可开交,这些动物们还生存在非常纯真的时候。人你不要忘记,作为一个人你最根本的是什么?是人性,这让我想到很多。

Jane在硅谷

那些看起来奇怪的人与思想,或许正在改变世界。

我是刘泓君(Jane),《财经》杂志驻硅谷记者。我一直在思考,是什么让这片土地成为创新之源,我将记录自己在这里的所见所思,也传递那些聪明大脑的思维方式,还原一个新鲜、有趣、复杂的硅谷。

更新时间:周六/日(两周一期)

更新地址:「财经杂志」公众号、「财经」APP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相关新闻
最新评论
  • 财经网友
    6个月前
    真的吗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