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力电池“独角兽”业绩波动的背后

《财经》记者 陈亮 韩舒淋/文 施智梁/编辑     

2018年03月15日 16:24  

2017年补贴的下降和上游原材料的涨价让动力电池企业倍感压力。未来只有少数几家企业能在日渐残酷的竞争环境中生存下来。

《财经》记者 陈亮 韩舒淋/文 施智梁/编辑

2017年中国锂电池行业是价格博弈和行业洗牌的关键一年。而身处这巨变中的企业,或多或少都不可避免受到了行业的影响。

3月12日,宁德时代披露了2017年最新业绩。2017年,宁德时代扣非净利润为24.7亿元,较上年下降约16%左右。不过,其大部分数据依旧坚挺,2017年归母净利润为39.7亿元,较上年增长了31.46%;营收也上涨了34.40%,达199.97亿元。除宁德时代数据出现波动外,专注动力电池领域的国轩高科(002074.SZ)业绩也出现了波动。国轩高科2017年度业绩快报显示,2017年净利润下滑了10.73%,达9.20亿元。

一位资深业内人士对《财经》记者分析,电池企业2017年业绩面临市场和成本的双重压力。

首当其冲的就是2017年上游原材料价格暴涨带来的成本压力。目前三元锂电池路线是中国动力电池行业主流路线。动力电池正极材料中锂、钴等金属2017年迎来了爆发式涨价。

卓创资讯数据显示,2017年国内电池级碳酸锂市场价格最大涨幅达47.54%,由年初的12.5万元/吨一度涨至18万元/吨,随后稳定在16.5万元/吨左右。三元电池另一必备金属钴价格上涨更是凶猛。2017年,伦敦金属交易所(LME)钴价格涨到了75205美元/吨,全年涨幅超130%,创下2008年以来的新高。

除面对上游成本压力外,动力电池企业还要面对新能源补贴下调的挑战。2017年乘用车、专用车补贴退坡约20%,客车退坡也超30%,地方配套补贴比例也出现下调。

补贴退坡背景下,国轩高科(002074.SZ)常务副总裁王勇王勇在2017年初曾对《财经》记者预测,2017年磷酸铁锂电池价格会下降约20%-30%。兴业证券的调研数据也显示,2017年铁锂电池价格较去年底降幅在20%左右,三元电池预计降价10%-15%。

2016年动力电池企业的扩产行为让竞争加剧,动力电池企业被迫降价来赢得市场。。

高工产研锂电研究所GGII数据显示,2017年底动力电池价格较2017年初下滑20%~25%:磷酸铁锂动力电池组价格从年初的1.8-1.9元/Wh下降到年底的1.45-1.55元/Wh;三元动力电池组价格从年初的1.7-1.8元/Wh下降到年底的1.4-1.5元/Wh。

上述因素互相作用下,2017年必然是中国锂电行业的阵痛期,不过,未来锂电行业发展仍可期。本月上旬,工信部部长苗圩接受央视新闻《部长之声》独家专访时表示:2019年新能源汽车占比要达到8%,2020年新能源汽车占比要达到10%。

根据中汽协公布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汽车产销分别为2901.54万辆和2887.89万辆,这意味着如要完成10%的产销占比,2020年新能源车产销量需要达到近300万辆。动力电池,作为新能源汽车的重要组成部分,也将在产业扶持政策的支持下快速发展。GGII预计到2022年中国汽车动力锂电池产量将达到达215GWh,同比2017 年增长3.8倍。

当然,并不是每家企业都能享受市场高速增长带来的红利。

在目前激烈的竞争态势下,不难发现市场处于一个低端产能过剩,高端产能不足的局面。应对这种局面,最新的《新能源汽车推广补贴方案及产品技术要求》在技术门槛上开始驱逐低端产能,乘用车方面,纯电动乘用车最低续航里程补贴标准从100公里提高到150公里;动力电池能力密度最低标准从90Wh/kg提高到105Wh/kg。

技术门槛的提高对企业的研发能力、制造能力、资金储备都提出了更高要求。行业领先企业通过技术研发与积累,正形成技术壁垒。

对于那些行业的新进企业而言,仅仅通过自主研发实现关键技术的突破和成熟应用的时间积累,存在后发劣势。其中,材料、电芯、模组、电池包、电池管理系统的研发和生产无不具有较高的技术要求,如不具备相应的核心技术和工艺,动力电池企业将难以生产出真正具有竞争优势的产品。

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基金新能源汽车创业投资子基金合伙人兼总裁方建华对《财经》记者预计,到2020年,目前存在的约200家动力电池企业只会剩下10家到20家。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