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短缺药已涨价十多倍,为何还是缺

《财经》记者 辛颖 王丽娜/文 王小/编辑     

2018年03月17日 12:08  

从原料的生产供应到药品的使用,全供应链各环节都期待政府适当的监管,为药品市场创造公平、有序的市场环境,才能解决短缺药问题。

短缺药成为“两会”期间医疗领域绕不过的话题。

硫酸鱼精蛋白注射液(下称“鱼精蛋白”)、巯嘌呤等多款药品不时被曝出短缺,药品供给保障问题引发关注,如何完善短缺药供给系统,在会场内外,引发官员、企业、医生、学者多方讨论。

为解决短缺药品,国内已推出定点生产、市场撮合等政策,但药品涉及原材料市场、生产、运输流通、采购定价、临床使用、政府监管、疾病爆发等多因素,终未能系统化解决。

截至2017年11月,通过国家重点监测系统,列入短缺药品清单的139个品种中,有112个品种虽已解决,仍有27个品种还是短缺。

2018年2月1号,工信部等4部委下发通知,组织开展小品种药集中生产基地建设小品种药,并将通过招投标选择若干家企业定点生产,改为通过申报与审评选定“集中生产”与“生产基地建设”。预期到2020年,实现稳定供应100种小品种药。

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胡善联对《财经》记者分析,“定点生产能够有效的缓解燃眉之急,然而短缺药供给形成良性的动态循环,仍需借助市场调节的力量。”

价格成首要焦点

用于患者呼吸衰竭的尼可刹米注射液,是急、抢救的必备药品。2016年前,每支药价格仅为0.44元,现在供货价涨到了6.98元/支,可依旧一药难求。

“价格上涨所带来的利润还不足以吸引更多的企业自发投入这一市场。”中国药科大学短缺药品课题组副教授李勇向《财经》记者分析。

“原料药价格增长的原因,首先是环保问题导致部分品种供应紧张,其次是垄断销售和恶意控销增多。” 在全国人大代表、宜昌人福药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李杰向《财经》记者指出。

上游采购成本增加。随着近年环保监管力度加大,原料药企业开始投入大量资金加强环保治理、搬迁改造,而一些管理不善、环保不达标的小企业则面临限产或停产,原料药生产。

河北、山东作为中国原料药及化工中间体生产企业较为集中的省份,也是环保整治的重中之重,石药集团、华北制药等10多家大型药企的生产都受到影响。

此外,对药品生产质量监管的提升,加速了行业洗牌,很多企业从资质上被拒之门外,部分原料药生产日渐集中,也有一些药品生产批号本就稀少,原料供不应求,价格攀升。甚至,有生产企业或中间商直接控制某个品种的全部原料药供应,涨价70倍都不足为奇。

令制药企业的日子更难过的是,药品销售价格却提升不上去,甚至要倒挂销售。

在药品集中采购中,地方政府会限制采购目录的具体品种、价格等,还有对地方药企的保护政策。药企为了进入采购目录,在价格低于成本时,有时也会硬着头皮上。

利润压缩了,低价药更难受到供应商的青睐,利润与销量的双重打击使得低价药“自然”被制药企业淘汰,这使低价药品大面积短缺。

“作为一个企业,只有在合理的价格体系内,才能持续保证供给高品质、有疗效的产品,所以这就需要科学合理的安排。”全国人大代表、陕西步长集团董事长赵超在也表示。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副院长蒋健建议,建立低价药浮动定价制度。即基于实际成本变化而定价,在保障企业利润的同时合理控制药价。

不过,价格调整并不是唯一良方,药品受生产性、政策性、机制性、投机垄断性四个因素左右。国家卫计委调研发现,短缺药大都是低价药和妇儿专科、急(抢)救药。

原因是对于这些药品生产的扶持配套政策还不完善,企业生产积极性不高。

中国药科大学短缺药品课题组副教授李勇向《财经》记者表示,“特别是市场需求小,企业有没有生产积极性的,需要通过定点生产这类方案及时解决”。

定点生产解燃眉之急

临床必需且不可替代的药品一旦出现短缺,负面影响最大。

“前期定点生产的鱼精蛋白、甲巯咪唑等产品效果就很好,这两种药品再也没有出现短缺的情况。” 全国人大代表、山东省立医院神经内科副主任医师卢林建议,下一步,应制订“急抢救及短缺药品目录”,进入该目录内的所有药品全部定点生产,并由国家定价,进一步保证药品供应。

鱼精蛋白是心脏外科手术常用药,一旦缺药,心脏手术不得不推迟。曾在2011年出现过断货,国家食药监总局紧急协调企业生产。五年后,鱼精蛋白再次多地断货,多部门协调后,当年5月底,有两家定点生产试点企业恢复生产供货。

试点自2012年启动后,也在不断调整定点生产短缺药品种和生产企业。2017年,国家药品供应保障综合管理平台和短缺药品监测预警信息系统逐步完善,可以及时了解定点企业动态、药品短缺情况,并将短缺预警提前至生产环节。

这一平台显示,2017年12月的短缺药品中,538个药品是国家基本药物,占36.3%。

从平台上可以看到,治疗先天性心脏病和慢性心功能不全的地高辛片,已短缺长达四年多(49.9个月)。

定点生产可应急,计划经济色彩明显,业内人士担忧,这一制度能否快速适应市场变化?

李勇在调研中发现,短缺药定点生产企业并没有太大的积极性,原因在于定点生产药品往往价格低、需求量小、利润薄,医疗机构不愿意采购,医生也不愿意用。

参与定点生产的企业顾虑的是,通过招标后按计划大量投入,并借助政策帮助提升药价,然而,利润空间合理之后,就有竞争者自发进入市场,“定点企业的利益难以保障”。沈阳药科大学药事管理学教授杨悦对《财经》记者说。

药品短缺是各国都面临的问题,“定点”供药的情况并不少见,监管部门也会给予一些特定协助。

1995年,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FDA)检查时发现瑞士汽巴-嘉基(Ciba -Geigy)的一个工厂存在生产缺陷,但考虑到采取执法措施时可能导致药品短缺发生,特批解除停产禁令,但对每批药品的质量进行严格检验保证供药。杨悦指出,美国监管部门的协助往往并不直接针对市场行为,而是通过政策辅助、进口药品特批来解决问题。

从原料药的生产供应到药品的使用,供应链的各环节都需要政府适当的监管,创造公平、有序的市场环境,如利用有关反垄断法律、法规对原料药的垄断供应进行制约,打破药品定价的“天花板效应”,改革药品集中招采制度,取消公立医院药品销售权限,建立短缺药品信息共享平台。李勇认为,“关键是形成市场供求自发调节的药品价格机制,根本在于政府的归位。”

《财经》记者 辛颖 王丽娜/文 王小/编辑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