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专访瑞•达利欧:如何“以史为鉴”,预测投资危机?

《财经》记者 袁雪/文     

2018年03月30日 14:57  

我们不像2007年或2008年那样将要面临债务危机,我们在做计算的时候,没有看到有巨大债务要到期不能偿还的情况,现在更像是逐渐的挤压过程

(欢迎点击收看完整视频专访)

瑞•达利欧被奉为华尔街基金之王,不仅仅是因为他所创建的桥水基金为全球规模最大的对冲基金,更因为他屡屡能够准确预测到经济危机的发生。在2008年的金融海啸中,对冲基金业平均亏损19%,而桥水获得了正收益。

他目前是全球投资界红人,素有“投资界乔布斯”之称,其对经济与投资的独到理解,让他经常成为美国决策者的座上宾。桥水团队在2007年对崩塌式的债务危机的预警,得到了时任副总统迪克•切尼的国内政策副助理拉姆森•贝特法哈德的重视;在事态进一步恶化时,又被当时的纽约联储主席、后来的美国财政部长蒂姆•盖特纳找去。

瑞•达利欧在《原则》一书中,提供了一种他是如何预测危机的思路——对历史的研究。“在很多这样的危机期间,我都一边交易一边研究,包括20世纪80年代的拉美债务危机、20世纪90年代的日本债务危机、1998年的长期资本管理公司倒闭危机、2000年网络经济泡沫的破裂,以及2001年世界贸易中心和五角大楼遭到攻击后引发的危机。在我的桥水队友的帮助下,我拿起历史书和旧报纸,逐日研究大萧条和德国魏玛共和国时期发生的事件,比较当时发生的情况和现在的情况。这一研究、进一步证实了我最严峻的担忧:在我看来势必会发生的情况是,大量的个人、企业和银行将面临严重的债务问题,同时就像1930—1932年的情况一样,美联储将无法通过降息缓解债务危机的冲击。”

达利欧还是华尔街运用算法进行投资的先驱者,不过接受《财经》V课专访时,他却对当下投资决策中的人工智能的过大厚望表达了担忧。除此之外,他还分享了对全球经济周期、中国投资前景的看法。

《财经》V课:按照你在经济方面归纳的原则,经济是由短期债务周期和长期债务周期组成的,现在我们处于什么时点?

瑞•达利欧:我们处于短期债务周期的后期阶段,在这一阶段,中央银行缩紧货币政策,这不是泡沫阶段,是在泡沫阶段之前,我认为扩张会持续几年。

我们同时处于长期债务周期的后期阶段,因为我们已经积累了大量的债务,有大量养老金和医疗保健的义务需要满足。

但我们不像2007年或2008年那样将要面临债务危机,因为我们在做计算的时候,没有看到有巨大债务要到期不能偿还的情况,这更像是逐渐的挤压过程。在典型的周期后期阶段,资产收益会比之前少得多,所以我认为在未来几年收益可能变低。

《财经》V课:各国的中央银行都要开始退出非常规的货币政策,你认为现在是时候缩紧货币政策吗?

瑞•达利欧:当你进入周期后期,货币政策不会是完美的,这也是我们会遭遇经济衰退的原因。在周期后期,想要准确地进行货币政策调控很难。货币政策会紧缩,但问题是,紧缩得太多了还是太少了?随着时间后推,这会越来越困难。

《财经》V课:桥水在2016年开创了中国基金,这实际上是中国经济面临着很多风险的一年,你的中国基金希望达到什么目标?

瑞•达利欧:对于每个国家,如果它具有流动性、有好的市场,我们就会投资。我们会将外币带进来,为本地的投资者管理投资。现在的情况是中国的市场有流动性、有债务,而且中国对我来说是个特别的地方,因为我过去帮助了资本市场的发展。所以如果我们作为投资者在这里是受欢迎的,我们当然要在这里投资。这是个自然的演变,我有什么理由不这么做呢?

《财经》V课:但是这几年一直有对中国看空的声音存在。你对中国经济,尤其是去杠杆问题是如何看待的?

瑞•达利欧:去杠杆是一个过程,会持续一至三年。我认为中国有能力将去杠杆问题处理得很好,中国的债务以自己的货币计价,所以我仍然很乐观。现在是投资的好时机,对于中外投资者来说,现在开始投资并将投资逐年增多是一件明智的事情。

《财经》V课:你从上个世纪80年代就是算法的倡导者,你在书中说,理论上如果有一台存储所有事情并且可以进行完美编程的计算机,它就可以预测未来。现在我们已经在讨论让人工智能替代人类交易者,你认为现在人工智能已经足以预测未来了吗?

瑞•达利欧:这取决于算法的好坏。实现算法有两种方式:你可以将你的思维放进算法中,这会形成很大的力量,但这不会比你思维本身更有力量。你深知你正在表达一个算法,而这也与你思维的水平相关。实现算法的第二种方式是,你把数据放进电脑里,然后它会提出算法,但问题是你不能深刻地理解它了。如果未来与过去不同,你就会遇到问题。我的担心是很多人会用后者比较简单的方式,将数据倾倒在电脑里,形成他们并不理解的算法。在市场中,这么做特别危险。

你必须要深入思考这些算法,这样才会产生巨大的力量。相反,如果你只是让电脑去自己生成算法,可能就会出问题。有一种说法,如果你在打字机前放足够多的猴子,总会有一只能打出莎士比亚的著作。

换句话说,由于有太多数字、太多组合,计算机会给之前一些没有意义的过去找到能够解释的组合,这很危险。你得理解,这些因果关系是说得通的吗?因为在市场中,当它脱离了你的理解,会造成严重的问题。把数据扔进去是快速又简单的方式。但是,得当心。

《财经》V课:你早期的投资经历已经让你理解了经济和政治之间的关系,最近你表示,投资者应该更关注政治事件,这比中央银行的会议更重要。为何当下政治如此重要?

瑞•达利欧:政治有时会对经济产生巨大冲击,比如降低公司税,在市场、经济和资金流方面产生了巨大的价值,是政治改变了这一切。从左翼转到右翼、或从右翼转移到左翼,馅饼分割的方式将会改变,这就是政治。现在政治格外重要,因为存在着巨大的贫富差距,由此世界上产生了更多的民粹主义。民粹主义意味着普通人觉得当下的制度安排对他不起作用,所以政治在经济和推动市场方面扮演了更重要的角色。

《财经》V课:你提到降低公司税,这是特朗普总统的一项旗舰政策,美国经济会从他的政策中受益吗?

瑞•达利欧:这项政策将更多资源放在了公司手上,带来更多投资,这会对经济产生很大的刺激。这项政策产生于产能触碰到天花板之时。但同时减税也意味着将会有更多借贷、更多债券出售等等,由此对市场造成影响。

《财经》V课:最近桥水发布了一份关注民粹主义的报告,作为一家对冲基金,如此关注民粹主义还挺不寻常的。为什么你要写这份报告?

瑞•达利欧:我撰写了这份报告,因为我觉得我们可以从过去发生的事情上吸取教训,所以研究这些实例对我非常有教育意义。我研究了14个民粹主义的例子,想知道这通常是怎么发生的、这意味着什么,以及如何去提防它,这就是我研究它的原因,因为这会是经济的一个影响因素。

局势的紧张来源于贫富差距。你通常会发现一个强大的领导者,他代表了普遍人的价值、国家的价值,将变得更加民族主义、军国主义,为选民而奋斗。最重要的是如何解决冲突,要么是达成妥协,要么是更加两级分化。观察冲突很重要,因为它破坏了国家的效率,产生了更多自我反馈的紧张关系。当民主政治选择了专制或威权政府,因为他们希望领导者能够控制混乱的局面。

「财经」V课 | 财富精英的思享俱乐部

「财经」V课是《财经》杂志旗下聚焦于经济领域的全媒体社群产品,集视频、直播、图文、音频于一体,致力打造中产精英的知识课堂与分享社群,构建思想俱乐部。

「财经」V课每周定期更新。欢迎扫码或添加V课助手财小二(ID:caixiaoer-521),收看节目,共享知识盛宴,共探投资之道。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